茅山捉鬼人第1032章 神秘的祭司家庭2,茅山捉鬼人第1032章 神秘的祭司家庭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2章 神秘的祭司家庭2
“你既然是芮姐姐推荐来的,人品肯定没问题,你就安心在我这里住,等我哥哥回来,他一定会想办法帮你。”
  
  这还像句话。不过想到自己未来日子要跟一个美女一起生活,叶少阳心中不免产生一丝旖旎的情怀。
  
  慕清雨的手机响起,拿起来看的时候,叶少阳注意到她眼中晃过一丝复杂的情绪,犹豫了一下,接听电话。
  
  “一会有人过来。”放下手机,慕清雨对叶少阳说道,眉头微微皱起来。“是我……男朋友。他人有点怪,如果得罪你,还请你看在我的面子,不要计较。”
  
  “哪里哪里。”叶少阳随口敷衍,心中很是好奇,哪有人这么说自己男朋友的?
  
  过了一会,院子里响起敲门声。慕清雨前去开门,然后领着一个小伙子进门,远远走来。
  
  叶少阳打量过去,小伙子皮肤很黑,苗人打扮,二十出头的样子,个子矮,形象非常普通,也就是没有任何亮点,眼神有点深沉,甚至有点阴鸷。
  
  是个有心机的人。叶少阳心想。这个评价,绝对不是什么褒义。
  
  “多好一棵白菜,让猪给拱了……”叶少阳带着愤然说道。这样一个形象普通的人跟慕清雨走在一起,一点也不相配,极端一点想,甚至是一种对她的亵渎。
  
  倒不是慕清雨长的有多漂亮,而是那种古风淡雅的气质,很是独特。
  
  “应该让你这头猪来拱?”瓜瓜调笑道。
  
  “滚!”
  
  瓜瓜坐在沙发上,望着对面走来的二人,低声说道:
  
  “不过确实啊,清雨姐姐,为什么看得上这种**丝呢,真是奇怪,老大,他还没你帅呢,要是非得从两个人里选一个,我情愿选你。”
  
  叶少阳一头黑线,恶狠狠的瞪过去,“我在你眼中,是不是只能跟这样的货比了?”
  
  两人进屋来。
  
  那小伙眼睛立刻锁定了叶少阳,脸上带着一抹僵硬的笑意,眼神却是有点不友善。
  
  “这位是叶少阳,我哥的朋友,过来看望我哥的,这位……是我男朋友,你叫他宝卡吧,这是他的汉名。”
  
  两人握了一下手。叶少阳感觉到他的手很柔软,尤其是手心,比一般女人还要柔软,心中一动,这也是个巫师?
  
  “欢迎来到十八寨。”
  
  三人坐下,慕清雨沏茶,兴致不高。
  
  宝卡跟叶少阳攀谈起来,询问他的来历。
  
  叶少阳见慕清雨看了自己一眼,心中会意,随口编了一个身份,应付过去。
  
  宝卡见他谈话兴致不高,也没有问太多,泛泛的聊了一会,起身告辞。
  
  慕清雨送他出门。
  
  “你怎么可以让他住在你家里……”宝卡的声音,从院子里飘来。
  
  声音很小,但叶少阳听觉超过一般人,听的一清二楚。
  
  “他是我哥哥的朋友,千里迢迢赶来,我不能失礼。”慕清雨的声音有点冷。
  
  宝卡道:“你可以让他住在镇上的旅馆,比你家里条件还好。”
  
  “我们苗寨,什么时候有让客人住外面的规矩了?你让我被人戳脊梁骨吗?”
  
  “这不同,他是汉人……”
  
  “汉人怎么了,我也是半个汉人呢。”
  
  宝卡哼了一声,“就因为这样,我才不放心你跟汉人在一起,你不要忘了,你是什么身份……”
  
  “行了,你走吧,我的事不要你管。”
  
  慕清雨把门关上,在门口站了一会,回到堂屋,冲叶少阳苍白的笑了笑。
  
  “姐姐,你男朋友是不是不欢迎我们啊?”瓜瓜以小孩子的身份问道,并不显得唐突。
  
  “不用管他,我欢迎就行。”
  
  慕清雨勉强一笑,对叶少阳说道,“你如果外出,尽量小心一点。他是族长的儿子。”
  
  叶少阳一怔,“我不明白,我又没惹他。”
  
  “他母亲,当年跟一个汉人私奔了,所以他对汉人有点仇视。”
  
  叶少阳耸耸肩,“你们镇上,不会全是苗人吧?”
  
  “汉人当然有,但跟他没有瓜葛,他也不会去惹。你不同……”
  
  叶少阳挠了挠头,想不明白自己跟他有什么瓜葛,灵机一动,难道……他是怕自己像拐走他妈/的汉人一样,把他女朋友也拐走?
  
  虽然有点荒诞,但不知为何,叶少阳确定这八成就是真相,关键是自己这么帅,他看见自己,自惭形秽,也是理所当然。
  
  “我家房间不少,不过都是没人住,最近老是下雨返潮,不好收拾,你还是住我哥哥的房间吧,现成的。”
  
  慕清雨领他走进一间卧房,一看就是男生的房间,墙上贴着几个明星的海报,最中间也是最大的一幅,是一个篮球运动员,双手高举,气势威凌天下。
  
  下面有着火焰一般的四个字:天选之子。
  
  “詹姆斯,我哥最崇拜的球星,你看篮球吗?”
  
  叶少阳摇摇头,自己可没时间看什么篮球,不过好像听过这个名字,心想这球星也是了不得,连边陲苗寨的大祭司都是他的粉丝。
  
  叶少阳就在这里住了下来,后来知道,慕清雨在镇上开了一家花店,但因为最近总是下雨,没人买花,索性关门了啊。
  
  叶少阳本想出去逛逛,但是因为下雨的缘故,也是没有办法。
  
  中午,慕清雨去超市买菜回来,叶少阳也是呆着无聊,帮他一起做饭。
  
  “你居然会做菜,而且这么好吃,真是没想到。”
  
  慕清雨尝了一口叶少阳做的糖醋排骨,大为称赞。“现在会做菜的的男孩子,好像不多了。”
  
  “我一点也不喜欢做菜,”叶少阳耸耸肩,“没办法,我师父比我还懒,从我上山之后,一直都是我做饭,慢慢就会了。”
  
  想起那段经历,叶少阳觉得搞笑又无奈:别看道风那么酷,也是个懒人,跟青云子一样。自己上山之后,就负责做饭,一开始也难吃。师徒三人都忍着。
  
  后来道风实在受不了,下山买了一大堆烹饪方面的书,强迫自己学习,比监督他修道还认真,从此之后,厨艺突飞猛进,甚至超过修道的速度。
  
  慕清雨做的菜,清淡可口,很有江南的口味,据她说这些都是母亲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