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34章 怒斗河神1,茅山捉鬼人第1034章 怒斗河神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4章 怒斗河神1
回忆了一遍梦中的清醒,显然,那个黑衣女鬼就是慕清雨的母亲,她为什么会上自己?
  
  自己毕竟刚来,也没跟人斗法过,她怎么知道自己是法师?
  
  不过最关键的问题还是:她为什么要让自己带慕清雨离开?
  
  叶少阳仔细回忆慕清的一举一动,并没有被人胁迫的感觉啊。
  
  这种可能性,完全没有……
  
  换句话说,她是完全自由的一个人,想去哪里都可以,为什么要让自己带她走?
  
  叶少阳想了很久,还是想不通。
  
  这时候瓜瓜推开门进来,四仰八叉的往床上一躺,喘着气道:“累死宝宝了。”
  
  惊魂铃突然“叮铃铃”的响起来,叶少阳猛然起身,警惕的朝窗外望去。
  
  “不是外面,是我身上。”瓜瓜抓住惊魂铃,用力摇了一下,“别吵了。”
  
  惊魂铃好像有灵性一般,认出瓜瓜,立刻停止响动。
  
  叶少阳凑到瓜瓜身上闻了一下,果然是有一丝邪气,瓜瓜是他鬼仆,认主之后,叶少阳的一切法器对他都没有伤害,惊魂铃也不会对他示警。
  
  在叶少阳询问下,瓜瓜讲起自己在外面的经历,一句话:被邪灵袭击了。
  
  “三个黑黢黢的小孩,应该是邪灵,但又不是普通的邪灵那么简单,我说不好,估计是受巫术控制的,围着我就打,被我干掉两个,跑了一个,这不,身上沾了一点他们的邪气。”
  
  叶少阳听完,纳闷道:“你是不是闯到哪个巫师家里去了,遇到守门家鬼什么的?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我去了山里转悠,那三个家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,一直跟着我,我特意杀了两个,留了一个,本想跟踪过去寻找它们主人的,结果跟到镇上跟丢了。”
  
  叶少阳心下一沉,这么说,这是有预谋的!
  
  这还真特么怪了,自己在这又没有仇人,什么人要针对自己下手?
  
  叶少阳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阴鸷的脸孔,慕清雨的男友:宝卡!
  
  自己来到镇上之后,他是自己除了慕清雨之外打过交道的唯一的人,而且对自己抱有敌意。
  
  不过也仅仅是敌意,自己什么也没有做,他实在没有道理对自己动手吧?
  
  至少,叶少阳想不到他有什么动机要这么做。
  
  叶少阳彻底陷入迷茫,但是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:瓜瓜遇袭,似乎跟慕清雨的母亲托付自己,有着某种联系……
  
  缓缓摇了摇头,叶少阳苦笑了一下,自己此行本来目的明确,只是来找慕清风帮忙,去救张小蕊,没想到一来就陷入了一场奇怪的灵异事件之中。
  
  沉吟片刻,叶少阳对瓜瓜道:“你不要在这呆着了,我给你任务,你去鬼域……”
  
  “又去鬼域!”瓜瓜不满的嚷起来。
  
  “我白天想了好久,这件事,只有你去最合适,你没有阴司身份,小青小白和橙子都不行,他们现在是阴司正神,又又有职务在身,不方便的很。”
  
  “到底什么事?”瓜瓜听他这么一说,好奇起来。
  
  “去找道风!看看他到底在鼓捣什么,多调查一下,回来把他的近况告诉我。”
  
  虽然嘴硬,当着张某的面,不愿意承认自己关注道风的行踪,但是内心又怎么能不关心。
  
  “还有岳恒,这家伙来去无踪,怎么现在又跟那个白狐混在一起,你要是见到他,问问他。”
  
  瓜瓜一听,顿时明白了,挠着后脑勺,为难的说道:
  
  “后一个任务没问题,岳恒毕竟是自己人,不能把我咋的,道风那……我怕啊,我听说现在阴司没人敢去触他的霉头。”
  
  叶少阳瞪他一眼,“你怕什么,他又不是不知道你跟我的关系。”
  
  瓜瓜撇撇嘴,“他不是入魔了吗,万一六亲不认……”
  
  “这个,你放心,我保证他不会为难你。”
  
  对于道风,在这一点上,叶少阳还是相信的。
  
  “你这次去,还有一个重要任务,调查小马到底还魂了没有。”
  
  这件事,成了叶少阳一个心结,本来以为道风会尽快帮小马还魂,但是听说道风最近在打架抢地盘,心中不免有些担心。
  
  “就为了这一个原因,我也去了。”瓜瓜皱了皱眉,看着叶少阳。
  
  “老大,这里很危险,我走之后,那几个小鬼的主人肯定会对付你,你要小心啊。”
  
  叶少阳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,自信一笑,“你什么时候见到我有搞不定的事?”
  
  瓜瓜见他说的轻松,也就放心了,当下也不耽误时间,道了别,从窗口爬了出去。
  
  叶少阳躺在床上,用力吐了一口气,虽然自己说的自信,虽然自己是天师,与人斗法,从来没怕过谁。
  
  从胡威,到梁道成,就算是号称道门奇才的凌宇轩,一样被自己全力踩在脚下,但是……那些都是面对面的斗法。
  
  眼下自己连对手是谁、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,这种被人当成靶子的感觉,确实危险。
  
  怕的就是:对方不跟你斗法,而是要偷袭你。
  
  再说这里是苗疆,巫术一流,自己并不是很了解,对于一些奇诡的巫术,也是不敢小视。
  
  又想到慕清雨母亲的嘱托,叶少阳心中一动,拿起手机,给芮冷玉打去电话。
  
  通话中得知,张小蕊被送进医院,张家请了好几个护工,芮冷玉每天过去查看她的情况,目前没什么事。
  
  叶少阳放下心来,讲了慕清雨母亲给自己托梦的事。
  
  “你跟慕清风是朋友吧,你对他母亲的一些事,有没有什么了解?”
  
  “我只知道,他父亲是族里的大祭司,死的很早,他母亲也死的早,说是某种疾病。”芮冷玉沉吟了一下,道,“清风不太想提起他父母的事,所以我没问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他母亲生前,跟他父亲关系怎么样?”
  
  芮冷玉道:“拜托,我跟他就是一般要好的朋友,又不是他老婆,我哪里知道人家这些家事。”
  
  两人讨论了一会,也没什么好办法,芮冷玉让他见机行事,一定要小心。
  
  “苗疆巫术,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你不要大意,尤其吃别人东西的时候,千万要注意,不能随便吃,免得被下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