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36章 怒斗河神3,茅山捉鬼人第1036章 怒斗河神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6章 怒斗河神3
“现在那边有人已经集中了十来具尸体,在山上摆着,没有办法运下来,只有用赶尸术,所以昨天晚上,族长找到我,想让我去赶尸……”
  
  叶少阳总算听明白了,纳闷道:“为什么是你,难道你们族里没有别的巫师了?”
  
  “整个十八寨,只有我们一家,是合法巫师,每个寨子都有巫师,但大部分不会赶尸术,就算会,也没有资格去赶。”
  
  慕清雨解释道,“巫师在苗人中间,也是又惊又怕,一般巫师绝不敢承认自己是巫师,不然寨子里出任何怪事,都可以赖到他头上,也没人跟他交往,不敢吃他家的饭菜。
  
  只有我们祭司,是合法的巫师。我哥哥不在,这件事就落到我头上了,但我对巫术学的不深,怕应付不来,所以想找你帮忙。”
  
  叶少阳摆摆手,“抓鬼可以,杀僵尸也行,要想赶着尸体走,我们道家可没这法术。”
  
  慕清雨道:“不需要你赶,你只要给我当个助手,万一遇到尸变等突发情况,可以帮我应付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这倒是没问题。
  
  见他答应,慕清雨很高兴,说道:“你好歹是法师,有你帮忙,我就放心多了,这件事报酬也不低,到时候我俩三七分。”
  
  “全是你的,”叶少阳笑笑,“之后还要找你哥哥帮忙,算是扯平了。”
  
  慕清雨进到房后一个小屋里,开始收拾东西。
  
  这个房间,是慕清雨把房子交给自己之后,唯一上锁的房间,在整栋房子的最里面,也没有窗户,却装了一个最先进的防盗门。
  
  叶少阳猜测,这里面放的一定就是与巫术相关的材料等等,很识趣的在客厅等着,没有接近的想法。
  
  半小时后,慕清雨从里面出来,身上背着一个登山包,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皮箱。叶少阳上前主动接过箱子,拎了一下感觉很沉。
  
  两人一起出门,刚转出巷子,一辆轿车开过来,宝卡摇下车窗,看了二人一眼,道:“我送你们。”
  
  慕清雨什么也没说,拉开车门上去。等叶少阳也坐进去,汽车开动。
  
  宝卡透过后视镜看了叶少阳一眼,道:“叶先生也会法术?”
  
  “稍微懂一点。”
  
  “那就好,我还怕没人照顾我家清雨呢,辛苦你了。”
  
  两人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客气话,慕清雨始终没有开口。
  
  汽车开过小镇,上了一条山路,几分钟后,停在一条河前面,山路也到此终结。
  
  河边有个码头,有一个挺大的渡船,在河面上行驶。
  
  几个人在码头上等着。
  
  宝卡走近之后,几个人都上前打招呼,态度很是恭敬。
  
  虽说现在有镇政府了,但由于小镇偏远,苗人又比较封闭,基本上还是信服族长。叶少阳后来听慕清雨说才知道,原来现任的镇长,就是宝卡的叔叔……
  
  “怎么会有一条河?”叶少阳望着足有百米宽的河流,纳闷道。
  
  “这是山溪,夏天丰水期,河面就会很宽。”
  
  慕清雨跟他解释,这条路不是主道,而是通往山区更深处的几个村子,平时开车都从大路绕行,但是现在山体滑坡,将路面掩盖,想要进山,就只有坐船了。
  
  宝卡从车里拿出三瓶纯净水,分给叶少阳二人两瓶。
  
  早上吃的东西有点咸,叶少阳正有点渴,拧开盖子要喝,慕清雨肩上的包突然一滑,打在他手上,纯净水掉在地上,洒了一地。
  
  “我车上还有。”宝卡回车里拿水。
  
  慕清雨转头看了叶少阳一眼,叶少阳瞬间明白了。
  
  宝卡又拿来一瓶水,递给叶少阳。叶少阳拿在手里,连瓶子都没开。
  
  宝卡在一旁看着,微微一笑。
  
  船开过来,宝卡对慕清雨说了几句关心的话,慕清雨答应着,跟叶少阳一起上船。
  
  船上有十来个人,老年人居多,都是苗人,有几个跟慕清雨用苗语闲聊,不时瞟一眼叶少阳。
  
  慕清雨后来结束闲聊,跟叶少阳一起来到船头站着。
  
  叶少阳见身边无人,低声问道:“那水有问题?”
  
  “防人之心不可无。”慕清雨说道。
  
  他居然这样说自己男朋友,叶少阳皱了皱眉,道:“他是巫师?”
  
  “不是,但是他家里并不少巫师,只是没有合法身份,都隐藏起来。”
  
  叶少阳望着浑浊的河面,忍不住问道:“清雨妹子,我感觉你俩好像没什么感情似的,你如果不喜欢他,为什么要做他女朋友?”
  
  慕清雨眼帘低垂,望着河面,没有作声。
  
  “对不起,冒昧了。”叶少阳也觉得这话问的有点唐突。
  
  “我们是从小定的亲。”慕清雨淡淡说了一句。“族长与祭司家,必须有联姻。”
  
  “我妈妈强烈反对,但是没有办法,如果当时不定下这门亲,我们一家没法在镇上呆下去,这些年,都是靠族长一家照顾,直到我成年,”
  
  叶少阳闻言一惊,万没有想到,事情会是这样,迟疑说道:“那你母亲……当年为什么不搬走呢?”
  
  “祭司家不能无后,因为要继承。我妈做梦都想搬出镇子,但是做不到,当然还有别的一些原因。”
  
  叶少阳想起她母亲托梦对自己的请求,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。
  
  就在这时,只听“噗通”一声,众人惊叫起来。
  
  叶少阳循声望去,只见船尾附近的水面上,一个人在水中挣扎着,是一个苗族姑娘,口中喊着救命。
  
  有人落水!
  
  船还在开,已经拉开了十几米远的距离。
  
  所有人都聚集到船尾,令叶少阳纳闷的是,居然没一个人想要去施救!
  
  叶少阳冲了过去,立刻被几个人拉住。
  
  “你干什么!”有人用不太标准的汉语问道。
  
  “救人,什么干什么!”
  
  “从船上落水,那是河神要的祭祀哦,听天由命,这是不能救的!”
  
  两个中老年人死死拉住他。“不然会触怒河神,我们一船人都要倒霉的!”
  
  叶少阳震住,的确,有些地方是有这样的传统,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,但是……望着河水中挣扎求救的姑娘,自己又怎么能不管。
  
  “少阳哥!”
  
  身后传来慕清雨一声喊。
  
  “你也要阻止我吗?”叶少阳冷冷说道。
  
  “把手机什么的给我!注意安全!”
  
  叶少阳把手机和钱包丢给她,脱掉上衣,一个晃肩,震开抓住自己的两人,纵身跳进滚滚浊流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