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41章 慕清雨的隐忍,茅山捉鬼人第1041章 慕清雨的隐忍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41章 慕清雨的隐忍
叶少阳心中很感动,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笑了笑,说道:“你最近修为大涨啊,连妖仙都能制住,我真有点意外。”
  
  美华道:“我还没出全力呢。你上次给我的逍遥扇,我已经祭炼小成,威力真的是可怕,等我完全祭炼,真就了不得了。”
  
  叶少阳听了这话,也替她开心。
  
  “老大,我先不回去。这鲶鱼精既然有一个水鬼面首,说不定还有更多,我想搜查一下,把它洞府找出来,看个究竟,处理好之后,我直接回鬼域了。”
  
  叶少阳连连点头,内心对美华的细心大为赞赏,这件事连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  
  闲聊了一会,两人道别,叶少阳看着美华潜入水中,挥了挥手,这才上前把那个还在昏迷的姑娘背起来,招呼慕清雨上路。
  
  “真没想到,你有这么深厚的法力!”
  
  慕清雨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说了这么一句。
  
  之前装逼已经装了,这会儿又被夸奖,叶少阳反倒有点不好意思,冲慕清雨吐了吐舌头。
  
  “弄死这鲶鱼精,你们族人不会找我麻烦吧?”
  
  “你这么厉害,他们肯定不会找你麻烦,而且你是外乡人,再不济可以一走了之,我就不行了。”
  
  慕清雨黯然说道:“为了帮你,我今天算是做了不该做的事。”
  
  “帮我?”
  
  叶少阳一番询问,这才弄明白当时水鬼的头发为什么突然一松,当时还纳闷,原来是她洒了雄黄粉的缘故……
  
  也幸亏有她出手帮忙,不然自己换不上那一口气,当时差不多真要憋死了。
  
  “那些人,很让我失望,自己不去救人就算了,居然还阻止别人救人。”
  
  想到那些乘客当时的反应,叶少阳也是有点心寒,愤愤说道。
  
  慕清雨道:“也不能全怪他们,毕竟风俗不同,而且他们也是让那鲶鱼精弄怕了,生怕救人不成,反倒连累自己。”
  
  叶少阳哼了一声:“这些年来,有没有失足落水的人,然后生还的?”
  
  “当然有。鲶鱼精好歹是妖仙,总不能见人吃人,有一些人失足落水,纯属意外,跟它没关系。当然今天不是。他们也不知道你的实力,如果当时让你救人上船,可能一船人都要死。”
  
  叶少阳不屑的笑了笑,“当时这姑娘落水时,谁有知道一定是鲶鱼精作祟?换句话说,也有可能只是意外落水,可能救了她,并没有危险,但这些人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结果,不敢冒险。
  
  我也不是活雷锋,但是让我眼看着一个人去死而不去救,我做不到!”
  
  慕清雨站住,定定的打量他的侧脸,用力点了点头,“你是对的!”
  
  “你之前说,我可以一走了之,你为什么不走呢?”
  
  叶少阳捡起之前的话题,“看你一身汉服,你骨子里其实更贴近汉人,别告诉我,你喜欢苗族文化。”
  
  慕清雨低下头,黯然说道:“我想走,但我不能走。”
  
  “有人控制你,不让你走?”
  
  “没有,”慕清雨摇摇头,“我与宝卡有婚约,我要是走了,就是逃婚,在湘西,这简直是十恶不赦之罪。”
  
  叶少阳皱起眉头,“那又怎么样,反正你已经走了,让他们说去。”
  
  慕清雨冷哼一声,“我是走了,但我哥呢,他是族里的祭司,他妹子逃婚而走,更不用说我们这些年受族长家多少恩惠,这简直就是背信弃义。
  
  就算族长不追究,我哥身为祭司,在苗寨也一生都抬不起头来。”
  
  叶少阳心中一动,原来是为了这个……
  
  “你可以和你哥哥一起走。”
  
  慕清雨叹了口气,“我哥跟我不一样,他是个纯粹的苗人,有责任感,他绝对不会放弃他祭司的职责,他是不会走的,所以……”
  
  “所以你只有牺牲自己,来成全他?你将来要嫁给宝卡是吗?”
  
  慕清雨突然站住,用力摇头,眼圈开始泛红。“别说这个了,我不想说了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心中暗暗叹息:现在,一切都明白了。
  
  之前的怀疑水落石出:的确没有人控制慕清雨,也没有人逼迫她留下来,她是自由的,却永远不会离开十八寨。
  
  这种精神上的信念,就像一副枷锁,而且比任何枷锁都要有效。
  
  他也总算想明白,为什么慕清雨的母亲,想让她离开了,虽然可能还有别的原因,但至少从表面看,她是不想让女儿嫁给宝卡。
  
  可怜天下父母心,就算做鬼了,依然关心儿女的幸福,甚至不愿去投胎。
  
  她央求自己带慕清雨离开,没有提到慕清风,是因为她也知道,慕清风是属于苗寨的,他不可能走。所以她只能想法拯救女儿。
  
  可是……这么纠结的一件事情,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?劝慕清雨离开?
  
  自己不用试也知道,根本做不到。
  
 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,倒不是因为任务完不成,而是感慨慕清雨小小年纪,居然背负这么样的命运。
  
  不公平,太不公平了。但是……自己一个外人,又有什么办法来打破她的命运呢?
  
  顺着山路一直走下去,翻过一道山梁,进入一个小村子。
  
  这才是真正的苗寨。
  
  相比十八寨镇子,这个小村小的可怜,只有依山而建的一排不超过几十座房子,清一色都是吊脚竹楼。
  
  这时候虽然没下雨,但是山路泥泞,几乎没法走下去。
  
  幸好来之前,慕清雨准备了两双胶靴,一人一双,穿着虽然难受,但是走泥路却挺好使。
  
  “你包里有干衣服没有?”
  
  “有一套,我怕在外待太久,所以带了一套。”
  
  慕清雨点点头,“你身上全湿了,我给你找个地方,你换下衣服吧,正好也把这姑娘放下。”
  
  来到一座吊脚竹楼前,慕清雨上前敲门,开门的是一个苗族姑娘,二十多岁,相貌清秀,拥有所有苗族少女一样的大眼睛。
  
  两人用苗语交谈,叶少阳听不懂,但看两人之间很亲切,应该是熟人。
  
  慕清雨把叶少阳拉过去,互相介绍,说明来意。叶少阳得知这个苗族美女叫姚梦雪,当然都是汉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