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42章 赶尸神术1,茅山捉鬼人第1042章 赶尸神术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42章 赶尸神术1
两人用苗语交谈,叶少阳听不懂,但看两人之间很亲切,应该是熟人。
  
  慕清雨把叶少阳拉过去,互相介绍,说明来意。叶少阳得知这个苗族美女叫姚梦雪,当然都是汉名。
  
  “你好,请进。”姚梦雪用汉语跟叶少阳打招呼。
  
  进屋之后,在姚梦雪的指示下,叶少阳把肩上的姑娘放在一间卧房里,然后去隔壁换衣服。
  
  四面墙都是竹板扎成的,内外好几层,密不透风,连地面都是竹板,走起来咯吱响。
  
  叶少阳换了衣服,出来到堂屋。
  
  姚梦雪为叶少阳沏了一杯茶,亲自端到他手上。
  
  叶少阳想到她是慕清雨的朋友,应该不会有问题,也就直接喝了。
  
  姚梦雪十分高兴,似乎这代表一种信任,坐下跟叶少阳聊起来,聊到吊脚竹楼,叶少阳道出心中的疑问:
  
  “为什么主楼我明明是在斜坡上,但是从里面却感受不到一丝倾斜呢?”
  
  姚梦雪笑道:“我们这有个说法,叫‘天平地不平,借天不借地’。”
  
  不厌其烦的详细解释了一番。
  
  叶少阳认真听着,感觉这种建筑原理,虽然是为了住人方便,但也暗合了一些风水方面的原理。
  
  聊了一会,从姚梦雪口中,叶少阳得知这山村偏僻,但也有移动信号覆盖,年轻人平时也玩手机,于是互相加了微信。
  
  这时候另一间卧室门打开,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走出来。
  
  叶少阳扫了一眼,还以为姚梦雪家里人,起身刚要打招呼,才发现出来的是慕清雨,登时愣住,上下打量起来:
  
  慕清雨身穿一件黑色长衫,裤子也是黑色,头上戴着一顶五棱黑帽。
  
  “怎么样?”慕清雨冲他笑了笑,“像个赶尸匠吗?”
  
  “你要不笑还挺像,一笑起来就不像了。”
  
  “那我就不笑。”慕清雨故意绷着脸,模样透着几分可爱。
  
  叶少阳询问得知,这一身行头,是赶尸匠的专属,黑色能镇煞,而且这一身衣服是用天麻和硼砂浆洗过的,能隔绝人气,赶尸的时候能尽量防止尸变。
  
  慕清雨告知,那个被他救下来的姑娘已经醒了,让姚梦雪去找一套衣服,把她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。
  
  两人一起进屋,为那姑娘换好衣服之后,招呼叶少阳进去。
  
  姑娘已经换上姚梦雪的衣服,靠在床上,脸色有些苍白,一双大眼睛盯着叶少阳,说了一句苗语,见叶少阳听不懂,又换成汉语:
  
  “我记得你,是你救了我。”
  
  叶少阳笑笑,“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“没什么事了,就是身上有点虚。”
  
  姑娘挑起眉毛看他,“你是汉人?”
  
  叶少阳随便编了个身份,声称自己跟慕清雨是朋友,是过来旅游的,不过名字没有瞎编。
  
  在他询问下,姑娘也讲述起自己的情况:她名叫吴瑶,家住在那条山溪上游的某个苗寨,离十八寨有三十里左右山路。
  
  今天早上,她趁着雨停,到山里采地皮菜,到山溪边洗手的时候,不小心跌入水中。
  
  她也不会游泳,万幸的是,抓住了一根漂在水里的毛竹,一直顺流而下。
  
  她趴在毛竹上漂了大半天,身心疲惫,最后实在没有力气了,不小心松开了毛竹,当时正好看到有渡船开过,于是垂死呼救……
  
  “河神的传说,我也是听过的,当时呼救也是本能反应,我没有想到,你真的会救我……”
  
  吴瑶抓着叶少阳的手,内心涌动着劫后余生的激动。
  
  “你是哪个寨子的?”慕清雨问道。
  
  “小山寨。”吴瑶道。
  
  “小山寨……”慕清雨想了一下,“我听过这名字,但是没有去过,你是生苗?”
  
  吴瑶点点头。
  
  姚梦雪上下打量她,说道:“看你的样子,不像是生苗呢。”
  
  对于生苗寨,虽然位置上离的不远,但因为山路难行,和风俗上面的差异,一般生苗熟苗之间很少往来。
  
  生苗长在大山深处,种地为生,坚持传统,不上学,也不会说汉语。
  
  有些生苗寨子很穷,会下山到熟苗寨子乞讨,一般只给饭食,绝不留宿和吃饭。
  
  苗疆黑巫师,绝大多熟都出自生苗寨!
  
  慕清雨和姚梦雪生在当地,活动区域也只是十八寨,几乎没去过生苗寨,但是也见过不少,听吴瑶操着一口相对流利的汉语,言谈举止也不像是生苗,所以有些疑惑。
  
  “我们寨子很穷,我十六岁就去外边打工了,回到家中也没有半年。”
  
  吴瑶解释了一番,打消了两人的怀疑。
  
  慕清雨得知她想要回家去,想到小山寨与自己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方向,于是说好结伴同行。
  
  不过就在他们进来这一会,外面又下起了雨,慕清雨主张等等看,正好吴瑶身体虚弱,也需要休息。
  
  姚梦雪给她弄了点粥喝,让她继续睡觉,三人来到外面坐着聊天。
  
  慕清雨因为叶少阳之前那些问题,牵动心思,没什么聊天的兴致,姚梦雪便跟叶少阳聊起来。
  
  叶少阳得知姚梦雪已经嫁人了,老公在长沙打工,家中就她一个,守着几亩山田,不过最近山里暴雨,收成是无望了,她再等等,要是雨还不停,自己只好去找丈夫了。
  
  中午,姚梦雪跟慕清雨一起下厨,做了一顿地道的苗家饭菜,叶少阳吃的那个爽。
  
  吴瑶睡了一觉,恢复得不错,起来也吃了饭。
  
  外面雨还没停,但是小了很多,三人收拾好东西,穿好胶靴,谢过姚梦雪,一起上路。
  
  吴瑶比较内向,话不多,路上慕清雨打听起山里的情况,得知也很不好:由于暴雨不断,有些地势低的村子被淹掉,村民全都转移出山。
  
  她家缩在的小山寨,在半山腰上,情况略好一点,但也快不能支撑了。
  
  泥泞的山路,不可能有任何交通工具,三人就靠走的,一路上也没什么人,偶尔经过一些村寨,也基本上是人去房空,都去镇上或县城避难了。
  
  “叶大哥,清雨阿婆,我前面就不进山了,从山下绕过去,离我家也没有很远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