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52章 风之谷1,茅山捉鬼人第1052章 风之谷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52章 风之谷1
慕清雨接着说道:“从刚才她引你入陷阱来看,她肯定是被人当成傀儡了,没有自己的意识。”
  
  叶少阳心下一沉,道:“不会吧,那为什么她还知道我是谁,还求我松开她的本名冰蚕?”
  
  “记忆,应该还是存在,只是神识消失,她哀求你的那些话语,也是别人操控她说的。”
  
  慕清雨看着他,有些担心的说道,“少阳哥,你那朋友已经死了,现在复活的,只是借用了她的神识和元魂,已经不再是她了。就像……”
  
  想了想,道:“就像人死后捐出器官,在别人身上还能存活,但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。”
  
  叶少阳艰难的叹了口气,“其实,我当时就想到了,如果是真的小慧,是不可能引我进陷阱的。”
  
  小慧曾经为了救自己而魂飞魄散,又怎么可能害自己呢?
  
  慕清雨道:“你当时如果不松开那金翅蝴蝶,她就走不了,你可以过去抓住她,顺藤摸瓜,或许能调查出真相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她说的,自己全知道,当时也是犹豫,但最后还是看不下去小慧受苦的样子,一时不忍心……
  
  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,感觉实在复杂,自己不知道覃小慧为什么会成无盐鬼女,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操控她来对付自己,唯一知道的就是:
  
  这件事多半跟大巫仙家族有关,意外也好,阴谋也罢,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大巫仙家族,弄清事情真相。
  
  想到这,叶少阳朝慕清雨打听起关于大巫仙家族的情况。
  
  “大巫仙家族,是一个隐修门派,非常神秘,我只听过传说,从来没有接触过,你问我也是白问。”
  
  慕清雨的话,令叶少阳感到失望无比,不过停了一会,她又补充道:
  
  “巫师是分地盘的,这十八寨是我哥的地盘,假如大巫仙家族真的来到这里,我哥一定有办法查到他们的踪迹,我们先赶尸回去,等我哥到家,你可以请他帮忙。”
  
  叶少阳答应下来,按捺住激动的心情,不再胡思乱想,跟慕清雨和吴瑶一起回去之前停尸的地方。
  
  这一连串发生的灵异事件,已经把吴瑶完全吓傻,此时一脸懵比,紧紧跟着二人,寸步不离。
  
  “对了,那口碗棺!”叶少阳一拍脑门,提议再去看看那口碗棺,三人来到山顶,发现停放悬棺的山洞还在,但是碗棺已经不见了。
  
  慕清雨道:“我说吧,碗棺是会跑的。”
  
  “你之前说,七层碗棺,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就是一共有七层碗,层数越多,里面的邪物就越厉害。”
  
  叶少阳沉吟了一下,问道:“这里面的邪物,是小慧吗?”
  
  “应该不是,碗棺都是古时候的东西,里面的邪物至少也有几百年修为,也许我们看到的这个,里面的邪物已经不在了,无盐鬼女只是占用了碗棺的血巢。当然,这一切可能都是巫师所为,不是她本人的意图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  
  眼下之际,也只有先回十八寨,等慕清风回来,再跟他打听大巫仙家族的下落……
  
  下山路上,叶少阳想起之前慕清雨跟覃小慧斗法,从体内飞出的那个大白蛾子,询问她那是什么。
  
  慕清雨迟疑了一下,表示那是自己的本命蛊虫。
  
  苗疆巫师,不分黑白,都会养一只本命蛊虫,一切巫术,说穿了都是借助蛊虫的力量来完成的。
  
  养蛊不光能做坏事害人,还能做好事,例如调配巫药,占卜驱邪,都需要驱使蛊虫来进行。
  
  慕清雨养的是巫术中最厉害的金蚕蛊,八分成形,已经能化蛹成蝶,不过想要达到圆满,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修炼。
  
  “我是个业余的。”
  
  慕清雨不好意思笑笑,“我修炼金蚕蛊,是靠哥哥帮忙,我们家有家传的养蛊术,也算是秘法了,所以修炼起来比较容易,不然以我这半吊子水平,进展哪会有这么快?”
  
  “你哥哥……本命蛊虫是什么?”叶少阳本是随口一问。
  
  慕清雨抿嘴笑起来,“这是秘密,是一个巫师最大的底牌,一般绝不让人知道的,别人知道你用的什么蛊,想要对付你,就会很容易。你是我自己人,我才告诉你的。”
  
  转头对吴瑶说道:“我们也算患难一场,我不防着你,你也要为我保密。”
  
  吴瑶点头说道:“我的命都是你救的,放心吧。”
  
  三人一路下山,回到停放尸体的地方,幸好这些尸体都在,一个不少。
  
  慕清雨在斗法中伤到了,坐下养息了一会,然后作法赶尸,朝十八寨而去。
  
  鬼域,荫水河北岸纵深数百里。
  
  一座白雾弥漫的山谷间,鬼影重重,在山谷间来来回回,不断喷吐鬼气,在山谷间布置禁制。
  
  到处鬼声啾啾,一派死相,就算是阴司地府,也没有这种怪异的气象。
  
  山谷深处,一座山上,耸立着一座建筑,红墙青瓦,造型古朴,如同人间的道观庙宇一般。
  
  一行人站在门楼下,仰望着上面的牌匾。
  
  道风一人站在前面,身穿一件万年不换的青衫,提打神鞭,一头长发按照道家装扮,在脑后打结,然后垂下去,在阴风中轻轻飘动。
  
  瓜瓜偷偷摸上山,化作十二年蝉真身,收敛气息,趴在一片草叶上,睁大眼睛望过去。
  
  见道风身后还站着一排四人:左手边第一个是老熟人陈露,边上是一对现代打扮的男女,挽手站在一起,应该是情侣一对,男人的右边,站着黄袍加身的建文帝。
  
  这四人身上散发出两种不同颜色的气息,瓜瓜分辨了一下,陈露和建文帝是鬼,另外那对情侣是邪灵,邪气浓郁,一看就是硬茬子,尤其是那男的,看上去修为深不可测。
  
  瓜瓜自认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  
  这四人身后,还站着一排穿黑袍的人,都没有面目。瓜瓜不止一次见过,知道它们都是道风不知道从来收的小弟,其中最左边那个邪气最浓郁的,应该就是上古邪神。
  
  (停电了,笔记本即将没电,只好先把写好的发上。剩余一章来电再写,放心这一章不会少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