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55章 苦命的清雨1,茅山捉鬼人第1055章 苦命的清雨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55章 苦命的清雨1
红包打开,是厚厚的一沓人民币,叶少阳大略看去,至少有两三万。
  
  慕清雨抽出一部分给叶少阳,被叶少阳谢绝。
  
  慕清雨想到之前的约定,也没有坚持。
  
  吴瑶现在无处可去,要跟他们一起先到十八寨镇上,投奔一个亲戚,再慢慢联系自家人,想法回去,于是跟他们结伴同行。
  
  三人一起回到镇上,吴瑶告别,去投奔亲戚。
  
  叶少阳跟慕清雨一起回家。
  
  “身上又累又湿,我要好好洗个澡,上床去睡觉去。”慕清雨有气无力的说道,“少阳哥,你要洗澡换衣服吗?”
  
  “你先洗。”
  
  “一起洗吧。”
  
  到家了,慕清雨心情大好,忍不住开了个玩笑,冲叶少阳吐了吐舌头,把院门打开,笑容当场就僵住了。
  
  叶少阳走过去一看,慕清雨的男友:宝卡,就站在门后,望着他们,阴阳怪气的笑着。
  
  “两位一路辛苦,先去洗澡换身衣服吧。”
  
  宝卡故意将“洗澡”两个字说的很重,显然是拿慕清雨之前的话来嘲弄。
  
  慕清雨脸色一沉,道:“我明明锁门了,你怎么会在我家里?”
  
  “那自然有人请我来。”宝卡话音刚落,从堂屋走出来一个人。
  
  叶少阳抬头一看,是个苗族汉子,身材魁梧高大,一脸英气,正如照片上一样。
  
  不用说,自然是慕清风了。
  
  叶少阳感觉,他这副身板和气质,与清风两个字完全不搭边。
  
  “哥哥,你回来了!”
  
  慕清雨跑过来,抓住慕清风两只胳膊,上下打量了半天,道:“你没有事吧?”
  
  慕清风抬起一只大手,摸了摸她的脑袋,目光落在叶少阳脸上。
  
  叶少阳觉得,他的眼神有点不善。
  
  “这位是叶少阳天师,是芮冷玉姐姐介绍来的……”
  
  慕清雨话还没说完,就被慕清风打断,冲叶少阳点点头,“我听小玉说了,你是她朋友。”
  
  小玉……这叫的亲。叶少阳想起他那个相册,想起他对芮冷玉那近乎变态的爱情,心里有点窝火,不过还是救人要紧,于是很客气的打招呼,上前跟他握手。
  
  慕清风对他的反应,不冷不热,转头对宝卡说道:“你先回吧。”
  
  “别忘了那件事。”宝卡别有意味的看了他一眼,冲叶少阳笑笑,转身出门。
  
  “我跟小玉联系过了,她也说了你那朋友的情况,我没见到人,也无法确定她是中了什么蛊。”
  
  叶少阳忙说:“那麻烦你跟我去一趟,放心绝不让你白去。”
  
  慕清风大手一挥,有些不屑,“我跟小玉之前,无需谈钱,只要是她让我办的事,我必然全力以赴,不过眼下我离不开家,镇山神兽的事,清雨跟你说了吧,这件事还没完。”
  
  叶少阳眉头一皱,“还没完?那你怎么回来了?”
  
  慕清风卷起左腿裤管,叶少阳和慕清雨定睛看去,顿时大惊失色:
  
  慕清风的小腿肚子肿得快有大腿那么粗,上面遍布一个个疮口,已经结痂,看上去好像蜂窝煤一样,简直触目惊心。
  
  叶少阳看了这一幕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:这哥们简直太强了,这伤要是换成自己,估计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了。慕清风却好像没事人一样。
  
  慕清雨一看到哥哥伤成这样,当场就慌了,不知道怎么办好,捂着嘴哭泣起来。
  
  “已经上药了,两三天就能好。”慕清风说道,“山里面一直下雨,我这伤口不能见水,所以只有先回来养伤,好了再去。”
  
  说着看了叶少阳一眼,“这件事解决不了,我不可能离开湘西的,就算我想走,族民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  
  叶少阳皱起眉头,道:“‘这件事’,代表什么?”
  
  “不急这一会,你们先洗澡换个衣服,慢慢说。”
  
  慕清雨让叶少阳先去洗澡,自己陪哥哥在屋里说话。
  
  叶少阳洗完澡换了衣服,尤其是一双脚从胶靴里拿出来,别提有多舒服了。
  
 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,过了一会,慕清雨敲门叫自己。叶少阳出去,在堂屋看到坐在一起的慕清雨兄妹。
  
  慕清雨皮肤白皙,身穿一件古风睡衣,头发盘起,很有江南女子的感觉。
  
  慕清风是个五大三粗的苗族汉子,因为长年日晒,皮肤呈现古铜色。
  
  叶少阳没觉得这样不好,只是觉得这两人看上去压根不像一对兄妹。
  
  “哥,宝卡刚才来我家做什么?”
  
  叶少阳到的时候,正听见慕清雨这样问。
  
  “他来,一是打听我在山里的经历,二来也是谈一件事情。”
  
  “什么事?”
  
  慕清风冲妹子笑笑,“回头再说,先谈正事,你去沏茶。”
  
  然后冲叶少阳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  
  叶少阳在沙发上坐下,道:“清风大哥……”
  
  “别叫我清风。”慕清风伸手止住,“我不喜欢这么文绉绉的名字,你叫我里翁好了,这是我的苗名。”
  
  慕清雨沏了一壶普洱,慕清风亲自倒了两杯,给叶少阳一杯,然后卷起裤管,把自己一只满是伤痕的腿露给叶少阳看。
  
  “叶先生,可知道我这伤是怎么来的?”
  
  叶少阳本来端起茶想喝,一看到他的伤腿,顿时喝不下了,把茶碗放下,打量了一会他腿上的伤,道:“被什么东西扎了?”
  
  慕清风摇摇头,“是被妖虫钻进肉里,受的伤。”
  
  妖虫?叶少阳刚要开口询问,慕清风简单介绍起事情经过:
  
  前些天,他跟族里的年轻人一起来到镇山石碑被挖的地方,寻找大雨下个不停的线索。
  
  结果那座山峰被山洪冲的塌方了,露出来一个山体裂缝,下面尸气重重。
  
  慕清风一伙人怀疑下面有尸王,并且跟暴雨有关,就在旁边作法,用香火往下面熏,几天下来,没有任何进展。
  
  后来大伙都沉不住气了,由慕清风带头,进入裂缝,结果来到一条地下古墓,还没找到尸王,就被一群火蚁攻击了。
  
  当场死了几个,慕清风作法对付,拼死保护大伙回到地面,自己也被火蚁所伤,留下这些伤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