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63章 可怕的诅咒2,茅山捉鬼人第1063章 可怕的诅咒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63章 可怕的诅咒2
叶少阳又把这句口头禅拿了出来。
  
  这句话实际是道风原创。
  
  小时候,每次师父警告道风,有些事你做不到的时候,道风就会说这句话,然后去做,然后就成功了。
  
  任何事情,你不试,永远都不会成功。
  
  “地头蛇,永远只是蛇,而我,是过江龙。”
  
  叶少阳又加了一句更装比的话。
  
  强行装比完毕,走出伞下,淋着雨,走进了素洁家的庭院。
  
  穿过院子,叶少阳来到堂屋门外,发现门是锁着的,心里一咯噔,莫非人不在家?
  
  要是不在家,难道自己还在这死等不成?
  
  猛然看到一间房的窗户是打开的,走过去,伸头往里看了看,漆黑一片,毫不犹豫的翻了进去。
  
  把手电打开,四周照了一下,这好像是一间卧室,但是好像没人住,屋子里又脏又乱。
  
  叶少阳举着手电朝门外走去。
  
  刚到门口,突然感到脑边气息流动,急忙往后一闪,见一道黑影,手提一根棍子砸了下来。
  
  “我砸死你!”
  
 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  
  棍棒接着打了过来。
  
  家主?
  
  叶少阳担心误伤,不敢还手,一个劲躲闪,想要解释,发现解释不清:你大半夜翻人家窗户进屋,你说你想干什么?
  
  索性也不说话,一个劲躲。
  
  他有茅山体术在身,普通人哪里打得到。
  
  对方追了半天,一下也没打中,反倒把自己累的够呛,蹲在地上哼哧哼哧的喘气。
  
  “别打了,我不是坏人。”叶少阳摆着手解释道,猜测对方多半就是素洁的儿子,自己毕竟是翻窗进来的,有点心虚。
  
  早知道屋里有人,直接敲门就好了。
  
  仔细看去,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汉子,苗族打扮。
  
  汉子也打量着他,突然摸出手机,道:“我要报警。”
  
  叶少阳一愣,万一110来了,自己擅闯民宅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关键自己根本说不清动机。
  
  “别别,大兄弟,我真不是坏人,我要是坏人,有这身手,早把你干趴下了,你看我还手了没有?”
  
  汉子愣了一下,一想也是,皱着眉头打量起他来。
  
  为表诚意,叶少阳干脆把手电扔到他怀里,让他好好照着自己。
  
  这个行为,让对方进一步放下了警惕,拿手电照了一会叶少阳的脸,道:“你不是本地人?”
  
  “不是,我是汉人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要闯进我家里来?”
  
  “这……”叶少阳摊了摊手,“说来话长,反正你相信我,没有敌意,我们好好聊聊。”
  
  汉子犹豫了一下,过去把电灯打开。
  
  昏暗的灯光,照在两人身上。
  
  叶少阳站着一动不动,诚恳的望着对方。
  
  汉子打量了他一会,相信他确实不是坏人,自己走到床边坐下,指了指边上,“屋里没板凳,你就在床上坐吧。”
  
  等叶少阳坐下,汉子冲他扬了扬手机,道:“你最好告诉我来意,不然我会报警。”
  
  叶少阳先问了他跟素洁的关系,确定是他儿子,然后想了一下,决定道出真相。
  
  一来自己还要找素洁问话,汉子肯定在场,自己什么也瞒不过,二来自己是跳窗进来的,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,肯定糊弄不过去。
  
  叶少阳把能说的事情,跟他从头到尾说了一遍。
  
  汉子听完,吃惊不已,狐疑的打量叶少阳,“你是汉人法师?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“茅山弟子,如假包换。”
  
  汉子沉默良久,咬牙说道:“那个贱人,魂魄居然还在人间……”
  
  “你说谁?”
  
  “温华娇!就是她害的我妈成了现在这样!”汉子愤愤不已,把手中的棍子扔在地上。
  
  “她倒是一死了之,我妈却成了疯子,好几年了,比死了还难受!”
  
  叶少阳一听怔住,与他攀谈起来,逐渐让他彻底放下戒心,把手机也放下了。
  
  叶少阳得知他叫成军,应该是汉名,说道:“成军大哥,关于温华娇的死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?”
  
  成军看了他一眼,缓缓说道:“都过去了,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提,你一个外人,了解这些干什么,就算温华娇那贱人真有是冤情,我也不想帮她,我恨不得她下地狱,永不超生!”
  
  叶少阳看他咬牙切齿的模样,知道这么问他是不会说的,想了想,试探道:“能不能让我见见你母亲?”
  
  “一个疯子,有什么好见的。”
  
  成军停顿了一下,随后态度缓下来,道:“她已经疯了,什么都不知道,你见也白见。”
  
  叶少阳沉吟片刻,道:“我想看看,能不能把她治好。”
  
  成军猛然转头,投来冷峻的目光,沉声说道:“不要拿我母亲开玩笑。我已经绝望了,不想再经历失望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我不开玩笑,你母亲突然疯癫,必有缘故,我猜测……或许是中了巫术之类的邪法吧,我是道士。或许有办法。”
  
  成军两眼之中,放出光来,随即又暗淡下去,摇摇头:“没用的,连里翁大祭司都治不好,别说你了。”
  
  叶少阳心中一动,循循善诱:“我虽然没把握,但我法力不在他之下,试试吧,万一行呢,反正她也疯了,情况再坏也不会比现在更坏吧?”
  
  成军沉吟不语,半晌,叹了口气,道:“你跟我来吧。”
  
  起身走向另一个房间。
  
  叶少阳立即跟上。
  
  素洁躺在隔壁卧室的床上,睁着眼睛,在灯光下,叶少阳见到她双眼中蒙着一层白膜,好像白内障一样,头发蓬乱,形容枯槁。
  
  叶少阳算着她最多不过四十多岁,可以看上去却像一个老人。
  
  对于叶少阳的到来,她视而不见。
  
  叶少阳坐到床边,抓住她一只手,用罡气感知她的身体,顿时倒吸一口气:
  
  她体内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生气,但也没有尸气,说明不是行尸。心脉之中,仿佛有一层壁障,包裹着某种东西。
  
  蛊虫?
  
  如果是蛊,还不是一般的蛊。自己对蛊术本来就不太懂,加上十八神针也不在身边,也是有点束手无策。
  
  成军看着他的脸色,暗暗叹了口气,道:“是不是没有办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