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90章 神秘的妖兽1,茅山捉鬼人第1090章 神秘的妖兽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90章 神秘的妖兽1
老教授走上来,道:“使不得,这些都是文物,有着相当的考古价值,我们又不是盗墓贼,怎么能擅自开棺。”
  
  叶少阳沿着棺盖下沿摸了一圈,道:“别担心了,这棺材打不开。”
  
  “打不开?”老教授一愣,也蹲在棺材下面,用头灯朝棺盖和棺身连接处照去,顿时明白了,倒吸一口气,道:“怎么会这样!”
  
  棺盖与棺身的连接处,被一种好像胶一样的东西粘住了,摸起来手感坚硬,从某种程度来说,这种胶比棺材钉还好用。
  
  棺材钉不管过多少年,都可以起掉,但是用胶粘合,除非把棺材砸开,不然没法开棺。
  
  “这棺材又是铁桦木的,几乎砸不开……”老教授也想到这些,不可思议的叹道:“难道这些棺材用铁桦木打造,就是为了后人打不开吗?”
  
  “天下没有打不开的棺材。”叶少阳道,“也许用胶封口,是为了密封。”
  
  “密封……”老教授狐疑的看着他,“为什么要密封?”
  
  “可能是某种邪术,需要密封养气,为里面的东西提供生存环境。”叶少阳道,“我猜的,想知道真相,就只有开棺了。”
  
  老教授犹豫起来。
  
  张主任说道:“我同意开棺,不过要先向组织申请。”
  
  老教授点点头。
  
  叶少阳也没坚持当场开棺,而是提起三色莲花灯,继续往前走,毕竟洞穴还很长,先到里面看看再说。
  
  众人面面相觑,犹豫再三,还是跟了上去。
  
  穿过悬棺墓葬群,前方洞穴越来越窄,最终收缩成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洞口,往下是一道斜坡,头灯照下去,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空间。
  
  身边无风,但是三色莲花灯的火苗一个劲的往里面窜,说明里面不是阴巢就是尸穴。
  
  “叶先生,这里不能去了。”罗泽豪这时提醒道,“这里只有里翁下去过,他说里面有很可怕的东西,让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要进去。”
  
  “我来就是干这个的,我下去看看。你们还是不要跟着的好,万一有什么情况,我没法照顾你们。”
  
  张主任有些不服,但是想到之前的哭声,立刻就怂了,秋玲等人也是,犹豫起来。
  
  “你们回去吧,我跟这位小师父一起下去看看。”
  
  老教授说完,手伸进自己脖子里,摸出一个乌黑发亮的挂坠,冲叶少阳说道:“我有这东西,应该没问题吧?”
  
  叶少阳走过去,拈住那个小东西一看,是一个钩子形状的小物件,散发着灵力。
  
  猛然想起这东西老郭和四宝都有,顿时一愣,道:“摸金符,你是摸金校尉?”
  
  老教授摆摆手,“我是搞考古的,经常出入古墓,你说的摸金校尉,我的确认识几个,这摸金符就是他们送的,这东西能辟邪。”
  
  叶少阳耸耸肩,道:“那要看对方是什么等级。”
  
  他既然有摸金符在身上,说明是懂一点灵异方面,这样的人比较听话,不会捅娄子,于是把他带上。
  
  其余人返回。
  
  叶少阳带着慕清雨、罗泽豪,还有那个老教授,一起走过了那道仿佛石门的所在。
  
  那老教授对叶少阳多了几分好感,主动跟他聊起来,叶少阳也记住了他的名字:石磊。
  
  这得是命里多么缺土,才敢取这么样一个名字。
  
  顺着一道斜坡下去,下面的空间越来越大。
  
  三色莲花灯的火苗,变成了纯红色,显示妖气浓郁到了极点。
  
  四人用手电朝不同方向照去,发现他们逐渐走进了一间巨大的石室,至少能容纳千儿八百人。
  
  “这是什么?”
  
  慕清雨突然用手电照着脚下,有一条笔直的槽口,好像是一道长长的虚线。
  
  手电移到旁边,在这条槽口的旁边,还有着数不清的凹槽,围成一圈,中间是一个圆形凹槽,使眼前这幅画面看上去,仿佛一轮太阳,四周那些凹槽虚线,都是这轮太阳射出的光线。
  
  叶少阳俯身检查了一番,发现这些凹槽都是刻在岩石上的,虽然相比那些峭壁上的悬棺,建筑难度不大,但也是一个挺浩大的工程。
  
  最关键的是:这副图画是做什么用的?
  
  “这个一种朝拜太阳的图腾……”老教授喃喃说道。
  
  “我在楼兰古城,也见过跟这一模一样的东西,当地叫太阳墓,是什么人所建,一直都有争论。不过那个太阳墓是用木桩打在地基上的,射线的轨迹,却是一模一样,都是这种虚线。”
  
  老教授看了叶少阳一眼,“我对图腾文化略有研究,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我对太阳墓的研究结果?”
  
  “没兴趣。”
  
  老教授话都到嘴边,哪想到对方这么干脆就拒绝了,有些尴尬和诧异。
  
  “抱歉,我只是个道士,对这些没有兴趣,我就想知道,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?”
  
  “祭祀的一种图腾。”
  
  老教授弯腰抚摸地上的岩石槽口,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应该是用来血祭的,你们看,两条‘虚线’中间,还有一个圆孔,应该是血槽。
  
  这样一来,用来祭祀的血,可以通过槽口,流淌到中间那个‘太阳’的位置。”
  
  老教授说着,朝着中间走了过去,用手电照向图案正中间的那个太阳,当场怔住了。
  
  叶少阳三人也走过去,往中间那个“太阳”看去,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在岩石上雕刻的凹槽,而是一口深不见底的井。
  
  井很宽,直径至少有五米,手电照下去,什么都看不见。
  
  叶少阳把三色莲花灯凑上去,刚到井口,烛光跳动了两下,灭了。
  
  “这是怎么了?”慕清雨喃喃问道。
  
  “妖气太强,完全压住三色莲花灯的灵力。”叶少阳暗暗吸了口气,类似的事情,他曾经也遇到打过一回。
  
  那一次,自己的对手,是修罗鬼母……
  
  难道这井里的东西,能跟修罗鬼母相提并论?
  
  不不不,这绝对不可能!
  
  叶少阳感到头皮有点发炸。
  
  “咦,你们看这是什么?”罗泽豪惊奇的叫起来,用手电照向光滑的井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