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117章 轮回之泪1,茅山捉鬼人第1117章 轮回之泪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117章 轮回之泪1
“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。
  
  叶少阳等人回头看去,只见一个身穿蟒服的阴神,从桂花树下面转出来,身旁跟着四个低级的功曹,其中一人拿着黄色折子,一人捧着鬼幡,上面写着“回避”二字。
  
  再看这阴神的打扮,叶少阳很快认出,这是一位巡游。
  
  萧逸云拱了拱手,道:“刘押司。”
  
  刘押司本来还昂首挺胸,带着几分官威,一看是萧逸云,慌忙拱手行礼,连道“不敢”。
  
  虽然从官职上来说,他跟萧逸云一样都是押司。
  
  但萧逸云是天子殿的人,是崔府君的私人“秘书”,阎罗王见到他也要给几分薄面,这巡游哪里敢惹他。
  
  萧逸云跟他简单聊了几句,便带着叶少阳一干人退到一边去。
  
  这时候第一批在孽镜台前照过的鬼魂,已经被押到桂花树下,刘押司道一声“天官赐福,轮回往生”,摘下一片桂花叶,交给鬼魂,便接着往前走过。
  
  “妹夫,这些鬼领了桂花叶,是要去哪?”美华问道,她生在鬼域,对阴司很多事都不了解。
  
  这一句“妹夫”叫得萧逸云满心欢喜,解释说,这些鬼魂消弭了业障,要前往六道轮回,投胎为人。
  
  美华皱眉道:“这些鬼魂,不是要喝孟婆汤的吗,到时候什么都忘了,一了百了,为什么还要照这孽镜台?”
  
  萧逸云笑道:“这不一样,大部分鬼是不用照孽镜的,但是孟婆汤只能让人失忆,但业障和戾气还在,必须照孽镜,领桂花叶,才可以消弭掉。”
  
  叶少阳望着那个姓刘的巡游,道:“不是说这里是鱼玄机负责的吗,这老小子又是干啥的?”
  
  萧逸云翻了翻白眼,道:“你还真以为鱼道长会亲自动手?她只是负责人,遇到事才出来拿主意的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这孽镜台能有什么事,岂不是一年到头都很闲?”
  
  萧逸云道:“是啊,那又怎么样,你不服?”
  
  这时候,琴声停止,叶少阳猜测估计快差不多了,于是带着大家回到小院的正面去,正遇到门打开,林三生出来,见到叶少阳,说道:“鱼先生请你进去。”
  
  “我一个?”
  
  “就你一个,走吧。”
  
  叶少阳跟在林三生身后进去,穿过院子时,小声问道:“谈的怎么样,找我干什么?”
  
  “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  
  进入里屋,叶少阳立刻看到两个姑娘,坐在木椅上面,两人都很漂亮,颜值是没得说,而且纯天然的感觉,其中一个道姑打扮,不用说一定是鱼玄机了。
  
  只是模样看上去最多不过三十岁,这让叶少阳感到有些吃惊,姣好的容颜,带着一丝看破红尘的倦意。
  
  叶少阳盯着她,突然觉得仿佛在哪里见过,尤其是那眉眼。
  
  鱼玄机见他这样盯着自己看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
  
  “见过前辈!”叶少阳回过神来,行了个标准的稽首礼。
  
  鱼玄机点了点头,上下打量起他。
  
  边上的十年有点不满,对林三生道:“林郎,这道士看着不如你实在。”
  
  林三生不好意思的笑笑,道:“他人其实很好,就是略有些油滑。”
  
  鱼玄机道:“叶天师,你所来之事,林郎方才已经说了,你们需要桂花叶,自己去取。”
  
  叶少阳道了谢,心里纳闷,这俩美妞怎么叫林三生“林郎”,想到一些古装剧,貌似有文化的男女之间,的确是这么叫的,不过应该是相当熟悉的人之间才会这么叫。
  
  林三生跟她们只是相处了片刻,难道就这么熟了?
  
  叶少阳感觉太不可思议。
  
  鱼玄机把目光移到林三生脸上,说道:“林郎可知,阎罗王为什么要让我守孽镜台?”
  
  林三生摇摇头。
  
  叶少阳想说这是闲职,快活,但是没敢说出口。
  
  鱼玄机道:“大家都道阎王照顾我,实际并不是,这孽镜台能照去人的业障,唯有像我这种业障深重,连孽镜台也是无法消除。我累世为善,本来福源深厚,可进入修罗道,只因业障深厚,无法超度,所以守这孽镜台。”
  
  叶少阳心中一动,想到这阎罗王做事也挺有深意:让一个业障深重的人,去管理孽镜台,帮助别的鬼魂消除业障。
  
  鱼玄机接着说道,“方才我听了林郎的经历,大有感触,我的情结解开了……”
  
  “姐姐……”十娘唤了一声。
  
  鱼玄机看了她一眼,笑道:“你当年为那禽兽蒙蔽,投江而死,自此恨透人生,不愿再轮回。我只问你,你后悔认识那个人吗?”
  
  十娘一愣,咬牙道:“我后悔!我恨不得生吃他的肉!”
  
  鱼玄机摇摇头:“其实,你并不后悔,如果当时你没勇气与他在一起,你从此耿耿于怀,还以为他是多么用情与你,那样才会后悔,而今你看清他的真面目,毫无留恋,你有什么值得后悔?
  
  当初为他付出一切,是你自己的选择,犯错,也要自己来承担,你有什么值得后悔的?”
  
  十娘愕然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
  
  叶少阳也是当场呆住,心想这鱼玄机也太牛比了,句句都是真言啊,不去当那些情感节目的嘉宾,或者去电台当一个知心大姐,真是埋没人才……
  
  内心给她点了一百个赞。
  
  十娘微微颔首,沉思不语。
  
  叶少阳忍不住插了一句:“大姐,鱼前辈说的对,如果你后悔,那就等于否定你自己。网上不是说吗,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,就算走不完,也是自己的选择,有什么好后悔的?”
  
  十娘疑惑道:“网上,什么网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”叶少阳刚准备解释一通,十娘已经失去兴趣,低头沉吟不语。
  
  鱼玄机道:“你自己慢慢领悟吧。”
  
  转过脸,对叶少阳说道:“我已打开心结,可以往生修罗,不过我在人间还有牵挂,需要了却之后,才好离去。所以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  
  “嗯嗯,应该的。”叶少阳态度积极,本来这就是一种交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