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288章 星辰陨落2,茅山捉鬼人第1288章 星辰陨落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288章 星辰陨落2
“怎么不用,御览天象渊源和诹吉述正,就是占星术修炼法门,不光道士学,和尚也一样学,不过占星术不是算命用的,是推演大事件用的,例如国运和民间生变,我又不当国师,没学过这个,我师父倒是精通。”
  
  谢雨晴道:“那咱们说的不是一回事,我说的是星座算命,黄道十二宫。”
  
  “这个的确是西方的了,我小时候没事干研究过一阵子,的确有些奥秘,不是胡说的。”
  
  “把咱们东方的八字算命,跟星座算命比,哪个更准?”
  
  “方法不一样,怎么比。对精通的人来说,都准。”叶少阳好奇的问道,“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?”
  
  谢雨晴道:“我之前把康多工厂这七个死者的资料在一起对比了一下,发现他们的生日有一个规律,就是月份是递增的,也就是说,这七个人,属于七种不同的星座,而且死亡的时间,也是按照来星座来递增的。
  
  最早死的那个,是狮子座,之后依次是处女座、天平座、天蝎座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有什么规律?”
  
  不同的星座叶少阳心中一动,猛然想起,那天晚上芮冷玉在电话里告诉自己,那个长腿没脸的鬼,很可能是一种西方的鬼,叫什么“瘦弱的人”,还让自己上网搜一下。
  
  当时因为被橙子和瓜瓜打岔,之后又走阴什么的,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。
  
  假如这个什么鬼真是来自西方,而谢雨晴发现的死者星座的规律,也正好符合西方的占星术把这两个线索连在一起看,叶少阳顿时有点震惊,莫非杀人事件幕后的邪物,真的来自西方?
  
  “你怎么发起呆了?”谢雨晴问道。
  
  叶少阳把自己想到的说了一遍,谢雨晴听完也惊讶不已,喃喃说道:“西方的鬼妖什么的,是不是跟我们这边的不一样?”
  
  “连人都长得不一样,何况是鬼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人有人法,鬼有鬼术,西方的鬼术跟我们不同,鬼妖的修炼方式也不一样。”
  
  谢雨晴追问:“那你这个东方的天师,能捉西方的鬼吗?”
  
  叶少阳想了想,道:“没捉过,不过我听冷玉说,她跟她师父倒是经常到国外去开光,那说明咱们的法术,对这些西方的鬼妖也是有效的。”
  
  西方的邪物自己只听过吸血鬼狼人什么的,自己当了二十年天师,难道这回要开洋荤了?叶少阳心里也说不上是紧张还是期待。
  
  “十二宫,到底是怎么算的,我是天平座,天上哪一颗星是天平座?”谢雨晴仰面观察星空。
  
  叶少阳也跟着仰起头,夜空晴朗无云,叶少阳在空中寻找着黄道十二宫,给谢雨晴大致讲解了一下。
  
  “除了黄道十二宫,别的星星难道都没有意义吗?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天上有二十八星宿,分列东南西北,所谓北斗七星,就是其中一组。占星术中,每一颗星的明灭升降,都是有意义的”
  
  叶少阳目光从星河中扫过,突然停止解说,望着一颗星星发起呆来,面色一点点变得凝重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谢雨晴惊道。
  
 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,叹道:“法术界有宗师要死了!”
  
  说完,仰面望天,伸出左手五指,掐算起来,过了好一会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法术界有宗师要死,而且是兵解”
  
  “你从星相还能看出这个?”谢雨晴很是吃惊。
  
  叶少阳手指着一颗星星,让她看。
  
  谢雨晴很容易找到他说的星星,因为这颗星星忽明忽暗,摇摇欲坠。
  
  “南斗管生,北斗管死,这一颗星原本属于南方朱雀之一,现在居然进了北斗星的星盘之内,摇摇欲坠,不久就要陨落,这就是死亡的凶兆!”
  
  谢雨晴道:“这是恒星吧,怎么会落呢,不科学啊。”
  
  “星星自然不会落,只是有从附近经过的流星陨落,看上去好像是这颗星落了,之后这颗星的确会消失一段时间,其实是运行轨迹渐远,肉眼看不见了,一段时间后又转回来,星辰归位,之前的兆相就过去了。
  
  星辰落,主死伤。大概再过一个月时间,法术界必然有宗师死亡!”
  
  谢雨晴听不大明白,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,知道恒星其实也是在运动的,并非一成不变。
  
  “星辰陨落,象征人死,这个我能理解,但你是从哪里看出死的会是法术界宗师呢?”
  
  “二十八星宿,各自对应不同,这颗星叫鬼金羊,与鬼有关,所以主的是法术界,能让星辰现出凶兆,死的自然是法术界的宗师级人物!而且你看到这颗星的边上,有一颗暗星,那是室火猪,与主星鬼金羊相冲,作用于它。
  
  室火猪主刀兵,现在又不是战乱,哪来什么刀兵,而且对于法术界来说,战乱就是捉鬼降妖的开光斗法,所以整个预兆就是,有法师要死在斗法之中这种死亡就叫兵解。”
  
  叶少阳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道佛二门,加上民间散修,能称得上宗师泰斗的也不超过二三十人,会是谁呢?而且还是兵解
  
  能杀死宗师的,必然都是恶鬼厉妖,难道有什么超级邪物要横空出世?”
  
  低头一看,谢雨晴怔怔的看着自己,眉头一皱,问道:“看我干什么?”
  
  “你也算是宗师吧?”
  
  叶少阳挺了挺腰板,说道:“论对法术界的作为,我什么也不算,但是论实力,不是我针对谁哎我说,你不会觉得要死的是我吧?”
  
  “当然不会。”谢雨晴摇摇头,但神色之中,还是带着担忧,叶少阳自己也说,宗师不过二三十人二三十分之一的几率,已经足够让她担心了。
  
  叶少阳笑了笑,说道: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自从我们当上法师,其实就做好了被鬼妖弄死的准备,就好像古代的将军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一样,能死在斗法开光之中,也算功德圆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