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337章 旖旎美梦2,茅山捉鬼人第1337章 旖旎美梦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37章 旖旎美梦2
道门封妖术有近十种,各有特点,广宗天师选择了上洞封妖术,一是九尾天狐太强,如果借助法器封印,短时间内很难完成,而且后续有被开启的风险,二来,他选择封妖而不是杀妖,也是有着更深一层的考虑。
  
  在广宗天师努力封妖的时候,在他身后,道风与血菩提,刚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战斗:
  
  道风用打神鞭打碎了血菩提的魔相,血水炸开之后,里面是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太婆,脸上长满了树瘤一样的肉疙瘩,皱纹也与人类不同,是一条条竖纹,很像是树皮的裂缝,使这老太婆看上去三分像人,七分像树,诡异之极。
  
  在经过了激烈的斗法之后,双方进入相持阶段:
  
  道风在上,左手结印,右手托住番天印,用力压在姥姥的头顶,被一对枯树枝紧紧缠住。
  
  这些枯树枝,就是姥姥的手臂和十指,死死托住番天印,并且一直蔓延到道风身上,仿佛触手,将他两条腿完全困住,并且不断往上半身爬升着。
  
  道风披头散发,衣服也开了,上半身整个露出来,伤痕累累,在后背靠近脖颈的位置,一幅太极双鱼图,不断旋转,放出一道红气,一道紫气,将上半身护住,所有树枝一旦接近阴阳二气,立刻融化成血水。
  
  不过更多的枝叶仍然不断地生出来,在姥姥的操控下向上攀爬……
  
  斗法到这个地步,已经成了一场消耗战。
  
  “你不是洪荒世界的人,甚至不是人,你究竟是谁!”
  
  从斗法到现在,姥姥已经不知道第几次问这个问题了,之前也因为轻敌,被破掉了血魔之相主要是没想到道风手中拿的是打神鞭。
  
  她也是从人间来,知道打神鞭是整个法术界最强的几样法器之一,而且封神一战之后就失传了,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在面前这个家伙手中。
  
  打神鞭传闻是星辰玄铁铸造,不在五金六属之中,对人间一切的自然之力都有克制。
  
  一碰之下,姥姥吃了个暗亏,不然以她数千年的修为,又是菩提神木之身,本身是要压过道风一头的。
  
  打神鞭在打碎血魔之后,灵性涣散,需要养气一段时间,暂时不能再用,道风这才取出了番天印。
  
  天道无形,翻手无情,番天印曾是广成子的宝贝,号称阐教无上至宝,与打神鞭是一个级别的。
  
  得到一件这样的法器,已是不可思议,同时拥有两件,就算姥姥有千年阅历,见到这一幕也忍不住骇然失色,再加上道风不是人类,却拿着两件道门至宝,种种离奇汇聚在一起,才让姥姥变身唐僧,各种询问他的来历。
  
  要是叶少阳,遇到这种情况,八成要忽悠一番,往最大了忽悠,展开心理战术,先把对手唬住再说。
  
  道风没这习惯,居高临下望着姥姥,有些不屑地说道:“你不过是一枚千年菩提子成精,树妖而已,打听我做什么。”
  
  “不过是……哈哈!”姥姥狂笑起来,“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树妖的可怕!”
  
  当下神情一变,收敛妖气,朗声念道:
  
  “深达罪福相。遍照于十方。微庙净法身。具相三十二。以八十种好。用庄严法身。天人所戴仰。龙神咸恭敬。一定众生类。有不宗奉者。又闻成菩提。唯佛当证知。我阐大乘教。度脱苦众生……”
  
  “妙法莲华经!”道风一惊,随即就明白了,这姥姥乃是九叶菩提之身,菩提为佛树,菩提子成精,自然也沾染了一些佛性,而且在九叶菩提生长过程中,也少不了被佛音熏染,所以成妖之后,具有了佛性灵根。
  
  七道颜色不一的灵光,从姥姥的额头飞出,在头顶上方三尺的地方,形成了一轮七色宝日,朝着叶少阳推过来。
  
  “会用佛门法术的妖精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道风提起一只手,推演着两枚鬼符,心中一重疑问总算有了解释:
  
  之前他一直在纳闷,这洪荒世界,鬼妖遍地,这个姥姥就是千年妖仙,想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生存下去也不容易,而她竟然存活了上千年不说,还发展出自己的一方势力。
  
  千年修为的妖仙,又擅长佛门法术,两相结合,简直就是一个变态的结合体,怪不得连九尾天狐都愿意跟她做朋友。
  
  她这修为,就算不及九尾天狐,也绝对差不了多少了。
  
  姥姥听他这么说,只当是夸奖,咧嘴得意得笑起来。
  
  道风却接着说道:“不过,很可惜。”
  
  “可惜?”姥姥皱起眉头。
  
  “你有这佛性,如果正修,一定能成为真正的妖仙,名列仙班,你却做了邪修之妖,岂不可惜?”
  
  姥姥一听,哈哈大笑起来。
  
  这时,她面前的七色宝日已经飞到道风面前。道风也将鬼符打了出去,绕着七色宝日盘旋起来,忽明忽暗,一饮一啄,一时之间也分不出胜负。
  
  两人都各自调集一身道行,对攻起来。
  
  姥姥敛起笑容,说道:“当年我为一株九叶菩提,镇压大妖,是我职责,但几十年间无人过问,我炼化妖尸,吸取戾气,却无从排解,最终自己成了妖精,开了灵智。
  
  为了避免没诛杀,我只能将一声修为转至菩提子上,瓜熟蒂落,以血菩提入妖,这才逃出来。你说这一切是我的错,可我做错了什么,我有什么选择的余地?”
  
  道风望着她,说道:“你不能选择出身,但可以选择归宿。”
  
  姥姥听了这话,沉吟片刻,不屑地笑了笑,“说这么多作甚,就算我自甘堕落,能活下去,才是胜者!”
  
  说完,继续念诵佛经,加持七色宝日的灵力。
  
  道风也不再多言,作法抵挡攻势。
  
  那边,广宗天师仍然在施展上洞封妖术,将九尾天狐的妖力一点点驱赶进她的内丹之中,过程很顺利。
  
  突然间,他察觉到什么,猛然睁开眼睛,抬头望去。
  
  叶少阳的肉身依旧骑在九尾天狐的脖子上,只是脸色潮红,呼吸急促起来,脸上似乎蒙着一层粉色的氤氲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