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340章 八块腹肌,茅山捉鬼人第1340章 8块腹肌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40章 八块腹肌
“呃……”被一头巨大的蟒蛇舔脸,这种感觉很不舒服,叶少阳抹了抹脸上的口水,说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  
  小白化成人身,喘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姥姥手下好多啊,杀都杀不完,不过修为都不咋的,我们掌控了局面。”
  
  “那就好,你们尽快搞定,去帮道风,我去追九尾天狐了!”
  
  “嗯嗯,老大放心!”
  
  叶少阳这时又看到瓜瓜,把他叫过来嘱咐一番,然后径直从一队妖兵中冲杀过去,继续追赶九尾天狐。
  
  “这边让哥哥他们挡着,我们去帮道风怎么样?”小白对瓜瓜提议道。
  
  瓜瓜挠着后脑勺,为难地说道:“那个姥姥够厉害的,咱们去了不是对手吧,再说老大让我们留在这……”
  
  “你呀,不知道老大的心思,道风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老大会心疼的。”
  
  瓜瓜“切”了一声,上下翻着眼睛,说道:“我看是你心疼吧!”
  
  小白一瞪眼:“你去不去,不去我自己去!”
  
  说完纵声上山。
  
  瓜瓜犹豫了一下,担心她一个过去有危险,反正这边有小青等人罩着,情况也稳定,于是跟在她身后上了山。
  
  还没到山顶,就看到两道冲天灵光交织在一起,互相碰撞着,只有一束黑光充满了戾气,另外一束金光则祥和很多。
  
  瓜瓜盯着那束金光,喃喃道:“道风看上去不妙啊。”
  
  两人冲到山顶,见到斗法的双方,顿时惊呆了:
  
  那一抹金光,居然是从老太婆的身上发出的!黑色戾气才属于道风!
  
  道风面目狰狞,神态陷入一种癫狂,浑身鬼气萦绕,出手迅捷而又霸道,宛如魔神附体,不,应该说,他自己就是一尊魔神。
  
  反观姥姥,脸上却是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的神色,操控着祥和的金色佛光,如同一尊洪荒神尼。
  
  “怎么会这样!这到底谁是法师,谁是妖啊。”瓜瓜大跌眼镜,惊叫起来,转头去看小白,整个人趴在草丛里,双手托着下巴,一副花痴的样子望着道风。
  
  “喂,你听到我说什么没有?”瓜瓜质问道。
  
  “什么?”
  
  小白完全不理会他说什么,舔了舔嘴唇,赞道:“哇,道风大大有八块腹肌,我回去要告诉小鱼!”
  
  “告诉小鱼干什么?”瓜瓜不解。
  
  “她喜欢看汉子的腹肌。如果是老大或者道风大大,自然就更棒了。”
  
  瓜瓜皱起眉头,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你跟那丫头好像没怎么一起呆过吧?”
  
  “我们私下讨论过道风大大,还有老大的身材!”
  
  “我靠,一对色妞!”瓜瓜突然想起什么,“小青有没有肌肉?”
  
  “没有,他是小受,你对他有兴趣我可以帮你去说。”
  
  “不可理喻!”
  
  瓜瓜不再理她,视线在周围扫了一遍,发现坐在一旁调息的广宗天师,立刻上前询问情况。
  
  广宗天师摇了摇头。
  
  之前施展上洞封妖术,已经耗费了大量的法力,之后又被苏醒过来的九尾天狐近距离冲撞了一下,体内罡气溃散,实力大减,就算现在上去帮道风,也只能做炮灰,索性就在一旁调息休养。
  
  从袖子里拿出一只长条的东西,交给瓜瓜,说道:“把这个给道风,关键时刻能击杀姥姥!”
  
  瓜瓜接过去一看,这东西上宽下窄,看上去像一块令牌,两面都油光发亮,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,不由问道:“这是什么?明教圣火令吗?”
  
  最近总看古装剧,倚天屠龙也没少看。
  
  “这是我祭炼了上千年的燧石,名曰黑色火种,上面刻着定火符,灵力极强。姥姥本为九叶菩提子,本尊为木,用火来对付她,有压制的效果,不过得关键时候祭出,方能一击必杀。”
  
  “知道了。”
  
  瓜瓜说完,手里捧着黑色火种,朝道风飞过去。
  
  “道风大大,接宝贝了!”
  
  结果道风没听见,对面的姥姥却听见了,手臂一抬,一道佛光射了过来。
  
  瓜瓜举手反击,与佛光相接。没有想象中的力道,佛光突然散开,化作一阵佛音,在瓜瓜耳边激烈的回响起来,仿佛有无数个人在一起诵经。
  
  这佛音在佛教徒耳中听来,有如甘霖雨露,十分受用,但对于邪物,都有一种极强的压制,如同噪音。
  
  瓜瓜是鬼域之魂,对福音的排斥感更甚,登时觉得仿佛有一万只苍蝇在耳边飞来飞去,嗡嗡乱叫。
  
  这种感觉,似乎要将脑袋撕裂一般。
  
  “风雷火急,诸般无效,太乙三清诰命,急急如律令!”
  
  瓜瓜咬破手指,对前面甩去,大叫一声:“遁!!”
  
  佛音破碎。瓜瓜急忙一溜烟跑远,回到小白身边,往地上一躺,不住喘着粗气,心想得亏自己老大是叶少阳,自己也算是皈依了道教,平时跟在后面,多少也学了一些道门咒语,方才情急之中想起破音咒,才有幸回来,不然再听下去,只怕是神识都要被扯裂了。
  
  “老二你没事吧。”小白关切地询问道。
  
  瓜瓜一听,顿时有点尴尬,这句话听着像是问自己老二有没有事……
  
  “就像被大锤在脑袋上砸了一下,现在还嗡嗡响。”瓜瓜用力摇了摇头,把黑色燧石塞给她,“你去吧,你不是喜欢道风吗,你表现的机会到了。”
  
  “我对他的喜欢,是仰慕啊,哪里有你想的这么俗。”小白瞪他一眼,结果燧石,走了两步,一想起瓜瓜之前中招的样子,又退缩了,对瓜瓜说道:“你替我挡着,我来把东西交过去。”
  
  瓜瓜一听,立刻摆手后退,那种意识被扯碎的感觉,他可不想再经历一回了。
  
  但是耐不住小白软磨硬泡,只好答应下来,幻出蝉虫真身,朝着姥姥飞了过去。
  
  翅膀扇动之间,也聚拢了一股强大的阴气,绕到姥姥的背后,想从后面偷袭。
  
  距离目标还有几米远,瓜瓜祭出了针管形状的口器,将鬼气汇集,对着姥姥的后脑就刺。
  
  那一头树枝般的乱发突然打开,后脑勺居然是空的,一股血浆从里面喷出来,化作雾气,将瓜瓜瞬间裹住,朝他口耳鼻中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