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377章 闭口禅2,茅山捉鬼人第1377章 闭口禅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77章 闭口禅2
四宝眼皮一翻,“你以为呢,人家是当了方丈之后,有些事情不得不开口,才想到这个办法,让灵仆代替自己发声,在过于几十年,他一直都是保持沉默,一句话都没说过,这个你比得了?”
  
  “这比不了。”叶少阳连连摇头,明明会说话,却强行当哑巴,换成自己,估计一两天都坚持不下来,更别说坚持几十年了。
  
  四宝道:“不光如此,起初,方丈为了考验他的定力,暗中授意沙弥比丘,每个人都拿他当哑巴,跟他做对,故意误会他、曲解他的意思,等他辩解……在这种情况下,他愣是坚持住了,被人误解的时候,也是默默承受,没跟人辩解过一句,这种定力,你有?”
  
  叶少阳再次摇头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  
  他想起《道德经》上的一句话:夫唯不争,天下莫能与之争。
  
  意思就是只有当你不争的时候,没有人能够跟你争。
  
  道理虽然简单,也令人向往,但几乎没人能做到。
  
  尤其是被人误解的时候,明明可以为自己辩解,却要忍气吞声,这种隐忍,而且不是一次两次,是长期的,这个谁能受得了?
  
  四宝苦笑起来,说道:“我本来以为师父闭关之后,会让我当方丈,当时还想着,如果不是我,别人我肯定不服,结果选了萧遥飞,我也就没话说了,对这个牛人,我是真心服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你想当方丈?”
  
  “不想,嗯,但不想归不想,要是看到方丈给了别人,我心理还是很不服气的,这种感觉你懂吧?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。
  
  “这就是嗔念。我六根未净,不适合出家。”
  
  这时候,两人穿过建筑群,信步走到了海边,在一块礁石上并肩坐下,吹着海风,望着湛蓝色的海面,像一块没有心事的镜子。
  
  叶少阳道:“你知道自己不适合出家,为什么不还俗?”
  
  四宝嘿嘿一笑,“还俗还是出家,也不过是个仪式而已,在乎那个干什么?”
  
  沉吟片刻,叶少阳道:“接着说那个牛人,照这么看,从一开始,这个人就是重点培养对象吧?”
  
  四宝道:“是也不是,他少年时候拜入五台山,是奔着学法术来着,我师父看出他天赋极高,于是代师收徒,但是他性格很急躁,又不看佛经,师父怕他最终误入歧途,才让他修闭口禅,用以静心。
  
  本来以为他最多坚持个一年半载,就会放弃,没想到这家伙自有一股傲气,一直坚持下来,也算是奇迹了。
  
  在他修闭口禅第十年的时候,师父将他带到内门,在五台山后山清修,之后直到就任方丈,一直没下过山,也没跟人交过手。所以在法术界没有任何声明,但是不代表不厉害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。这种人,是法术界的隐修派,数量不多,但一直都是有的,他们平时不跟人动手,也不捉鬼降妖,但是从来没放弃过修炼,相反比一般人还要刻苦的多。
  
  他们修炼的目的,往往是有一种天降大任的担当,当真正遇到重大事件时,才会出手。
  
  道门当代最典型的这种人,就是道渊真人,前半生在龙虎山后山清修,没人知道他是谁。
  
  直到有一天,有从太阴山来的大妖进犯玲珑塔,想要放出被关在里面的邪物,龙虎山弟子拼死抵抗。
  
  但大妖有备而来,发动突袭,龙虎山弟子死伤无数,眼看山门就要失守,道渊真人站了出来,一人连斩数只大妖,为同门赢的时间布阵,最终化险为夷……道渊真人一战成名,成为法术界的泰斗级人物……
  
  四宝接着说道:“别的不说,他最好别逼他开口,他修了二十三年的闭口禅,一旦开口说话,必然石破天惊。”
  
  叶少阳思考着“石破天惊”四个字的含义,喃喃道:“这的确伤不起,苦修二十三年,突然爆发……”
  
  四宝道:“是啊,就好像单身三十年的老处男突然找到女人,天雷勾地火,必然一发不可收拾。”
  
  “卧槽,你是和尚,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污秽的话!而且对方是你师叔,你这可是亵渎长辈!”
  
  “心无尘埃万事轻,真正的修行之人,反而不在乎这个。”
  
  叶少阳疑惑的看着他,“我怎么觉得你这句话像是借口呢,干了一切坏事,都可以套用这句话。”
  
  听四宝把情况整个说了一遍,叶少阳大致明白了:悬空观组办龙华会的目的,就是为了对付道风,这个所有人都知道。自己一旦赶来,一定会为了道风出手,这个所有人也知道,毕竟当初诛仙阵中,自己这么干过一回了。
  
  “说句实话,我师叔他们,根本就不怕你搅局,就算你现在牛逼了,也不可能以一敌众吧,何况这次来的都是隐修级别的宗师,你如果敢对他们出手,一定被轰得渣都不剩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知道四宝说的没错。
  
  “所以,我师叔他们,跟你师父商量之后,决定就不让你来了,免得到时候你真的替道风出头,会成为法术界的罪人,而且很有可能死在当场。所以干脆把我也圈禁起来,让我没有办法对你通报消息,把你引来。”
  
  说到这,四宝骄傲的笑了笑,“可是除了方丈师叔,山门上下没人能困的住我,师叔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着我,所以干脆画地为牢,派两个沙弥守着,我一旦出来,就要接受门规惩罚。这下你明白了吧。”
  
  叶少阳长出了一口气,道:“就是说他们这么做,其实是为了保护我,不是害我?”
  
  “当然,不然我怎么会等到现在。”
  
  叶少阳盯着他,笑道:“你既然明白他们的苦心,为什么还要通知我过来?”
  
  “因为,也不想让你留下任何遗憾。”
  
  四宝也转头望着他,面色凝重,“我知道,你跟道风的情分,更不用说他几次三番救你,他如果遇险,你绝对不会旁观。如果他在龙华会上死了,而你却因为能来没来,错过了,你一定会遗恨终身,从此道心有愧,修行之路也就毁了。
  
  所以,我宁愿让你冒险、背上骂名,也得想法设法帮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