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385章 海滨一战1,茅山捉鬼人第1385章 海滨1战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85章 海滨一战1
“哼,不难为,差点就回不来了。”四宝无语的看了一眼叶少阳。
  
  四宝让元宝先回去,帮忙留意师叔那边的动向,自己跟叶少阳一起回到他的房间。
  
  进屋之后,叶少阳立刻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,长叹一声道:“累死宝宝了。”
  
  四宝往茶壶里倒满茶,直接端起来“咕咚咕咚”一口气喝完,冲叶少阳说道:“你认识这疯婆子?”
  
  “怎么可能!”
  
  “那她为什么见到你,一副杀父仇人的样子,立刻就上去拼命了?”
  
  “鬼知道啊,她脑子有坑。”
  
  四宝道:“那为什么一说她漂亮,她立刻就动了杀机,这不科学啊。”
  
  “神经病呗!”
  
  “不不不,一定是有原因的。或许……她以前遇到过负心汉,人家贪图的是她的美貌,最终把她抛弃了?又或者……她因为长得漂亮,被痴汉**过什么的,所以很反感别人说她漂亮?”
  
  四宝用力拍了拍手,“对对对,很有可能是这样,从心理学的角度,这叫——”
  
  “心理学你妹啊!”叶少阳白了他一眼,“她这么厉害,能有人**她,而且看她就是个法术界的武痴,白白长得漂亮,没有一点女人味,不可能有男朋友的,就算有也绝不敢背叛她,所以你猜的完全不对!”
  
  四宝托住下巴,迟疑道:“也是啊。那她为什么会表现的这么奇葩呢?”
  
  “鬼知道啊,你对她这么有兴趣,你去泡她吧。”
  
  “不去!这样的妹子我惹不起,而且洒家已经有心上人了。”四宝露出迷之微笑,“喂,你最近在石城,有没有跟小雯联系,我这没有手机,好久没跟她联系了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我跟她联系什么,我跟她又不熟。”
  
  “你跟我熟啊,她说不定可是你未来嫂子,我不在的时候,你可得多照顾她一点。”
  
  随即想起什么,嘿嘿笑道,“算了你还是别照顾她了,免得我再见到她就得喊弟妹了。”
  
  “靠!”叶少阳骂了一声,道:“别说没用的,我问你个正事,你觉得苏沫的实力,怎么样?”
  
  四宝想了一会,说道:“比法力,估计跟我在伯仲之间,不过这小妞出手太狠,手段也很特别,拼命的话,我不是她对手。”
  
  “我也没有把握能打败她。”叶少阳皱眉道,“她也就二十出头吧,真没想到,悬空观还有这样的人物。”
  
  “她是悬空四秀的老大,当然不时盖的。就算是另外三个,也要差一点的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纸盒子,上面还有一些残余的尸油,一拿出来,一股腥臭的气味顿时在屋里弥漫开来。
  
  “你把它拿出来了。”四宝在鼻子前扇了扇,凑上去观察。
  
  叶少阳道:“今天晚上的事,你有什么看法。”
  
  四宝道:“好奇葩啊,玉玑子为什么要把陈露的头发埋在悬空观的禁地?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因为那里是禁地。”
  
  “屁话。”随即想到什么,愣了一下道,“你是说,他们是故意引我们过去?”
  
  “没错,他是想制造我们跟悬空观之间的矛盾幸亏我们没杀了那些邪物,不然麻烦就大了。就算是现在,悬空观也在怀疑我们是不是故意去的,为了破坏阵眼,帮助道风。”
  
  四宝怔怔的想了一会,道:“可是,他们这么做的代价,是让我们知道了陈露在他手上,他们不怕我们去质问吗,对了,当着苏沫的面,你为什么不说这个?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你错了一点,其实,元宝的行踪并没有败露,也就是说,玉玑子那几个王八蛋,并不知道被我们跟踪了,他们是想偷偷布置好,神不知鬼不觉地引我们过去。”
  
  “怎么引我们过去?”
  
  “答案就在这个上面。”叶少阳指了指餐桌上的纸盒子,翻到完好的一面,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这上面一定有符文。”
  
  说完找出一张面巾纸,轻轻擦了一遍,把尸油擦干净,上面果然有一些用朱砂写上去的符文。
  
  四宝倒吸一口气道:“你还真神了,你怎么知道的?”
  
  “我也是突然想到的。这个纸盒子,里面放上陈露的鬼头发,然后画上符文,形成一道结界,可以隔绝内外气息,让我感觉不到她的头发的存在……
  
  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容的把纸盒子埋在坑里,等到纸盒子破裂,结界也破除了,鬼头发失去了本尊,见风就会腐败,他们还在尸油里加了某种法药,可以让头发在融化的过程中,将气息通过魂印传达给我,我感知到位置,一定就会赶过去……”
  
  四宝一拍大腿,“等你去了,鬼头发已经腐蚀了,你把纸盒子拿出来之后,会发现下面的禁地封印铁,你会以为,陈露被埋在下面!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。
  
  “然后等我打开封印,那些邪物以为我们是入侵者,就会疯狂进攻……这个不重要,玉玑子也一定知道,凭一个树妖和数十只厉鬼,还拿不住我,他要的是悬空观的人发现我们闯入禁地,并且打开了封印……就像现在这样。”
  
  四宝倒吸一口冷气,沉声道:“而且到那个时候,我们还蒙在鼓里,以为陈露是被悬空观的人封印了起来,双方产生误会,大打出手……我们就没有资格参加龙华会,也就不会影响给他们添乱了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就是这样。”
  
  “妈的巴子!这个玉玑子,且不说我们帮道风,是对是错,他们又是抓人,又是设计陷害,干的完全不是人事!”四宝骂道。
  
  把整件事又想了一遍,盯着桌上的纸盒子道:“我还有个疑问……这纸盒子又不会自己破掉,既然上面有符文,将鬼头发的气息隔绝开来,怎么才能让你感觉到呢?”
  
  叶少阳指着盒子上的尸油说道:“所以才会有尸油。纸很薄,尸油是液体,盒子埋在地下,早晚会渗透……可能连两个小时都坚持不到,到时候尸油里的尸气,会腐蚀符文的灵符,等到符印消失,结界也就破了,然后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