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389章 大战玉玑子2,茅山捉鬼人第1389章 大战玉玑子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89章 大战玉玑子2
四宝却连看也没看他们一眼,朝叶少阳那边的战圈走去,手里端着罗汉金身,对着那些外围的昆仑派弟子打下去。
  
  这么一来,橙子便轻松了许多,上前与叶少阳前后夹攻玉玑子。
  
  玉玑子虽然是一派宗师,半只脚已经迈入登峰造极的境界,但毕竟只是一个准地仙,单打连叶少阳一个人也弄不过,更不用说加上橙子。
  
  在两人夹攻之下,玉玑子很快就落了下风。
  
  叶少阳眼看着不出十招就能把他擒住,玉玑子将拂尘抛出去,凌空展开,拼着法器不要,硬挡了叶少阳一记,为自己赢得了少许时间,捻起一张灵符,喷了一口血在上面,以血为印,画了一张灵符。
  
  “三清敕令,推血过命,四方大帝急急如律令!”
  
  双手合十,将灵符夹在中间,用力拍了一掌。
  
  双手张开之际,灵符片片破碎,血色的灵光纷飞,组成了一个“敕”字。
  
  叶少阳一剑砍上去,居然被灵力包裹,一时难以抽出。
  
  借这机会,玉玑子拔腿就跑。
  
  “血咒。”叶少阳看着面前缓缓散去的血雾,知道这是昆仑派的密宗法术,这一口血,是外丹之血。
  
  茅山擅符,龙虎山擅术,昆仑山擅丹。
  
  别的门派炼的都是丹药,只有昆仑山炼的是真正的外丹。
  
  当初叶少阳与玉辰子斗法的时候,曾将其外丹逼出,吃了个小亏,后来拼死打碎了他的外丹,才将其杀死。
  
  玉玑子吐的这一口血,是滋养外丹的心头血,其中蕴含的罡气之强,远远超过一般法术。
  
  叶少阳之前也听说过,昆仑山的天师,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会突出心头血,用来结印画符,可以临时提高灵力,挡住强大的攻击,为自己博取脱身的时间。
  
  代价是……这一口失去的心头血,需要苦修七八年才能补的回来。
  
  也就是说,他为了保命,牺牲了七八年的法力……
  
  叶少阳心中也是感慨,不愧是道门宗师,明白舍得两个字的意义,而且毫不犹豫。只是……就算让他跑了,又能跑到哪去呢?
  
  叶少阳立刻追了上去,绕过一个浅滩,发现玉玑子并没有往悬空观的方向跑,而是沿着海岸一路飞奔。
  
  又越过了一个沙堆,眼前出现了一只快艇,正在向着这边驶来,船上坐着两个年轻的道士,正在对玉玑子招手。
  
  叶少阳恍然大悟,原来玉玑子还有后手!
  
  玉玑子接住其中一个弟子扔过来的绳子,借力跃起,跳到船上。然后船只立刻调头,朝远处开去。
  
  等叶少阳赶到跟前,船已经开走了有几十米远。
  
  叶少阳也不是超人,这么远的距离,肯定无法跳过去。
  
  “赶狗入穷巷,捕鱼用电网!叶少阳,你我之间,也只是不死不休了!”玉玑子站在船头,一只手捂住心口,恨恨的说道。
  
  “哦对了,你的鬼仆还在我手上,你放心,我也会让你尝试一下,失去身边亲人这种痛苦,不过,现在可不是时机!”
  
  想到这件事,之前的阴霾也是一扫而光,玉玑子觉得自己还是赢了,冲叶少阳仰面大笑起来。
  
  叶少阳法力再强,毕竟不会什么“铁掌水上漂”之类的轻功,看着越驶越远的船只,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了。
  
  玉玑子也是知道这一点,才故意如此嚣张,目的是刺激叶少阳,为刚才的事情找回面子。
  
  橙子冲到叶少阳身边,一把拉住他的胳膊,说道:“老大,你趴在我背上过去!”
  
  说完直接跳进水里。
  
  趴在你背上……叶少阳看着她曲线玲珑的后背,想到自己爬上去,势必又要亲密接触,摆了摆手道:“这不合适。”
  
  “怎么不合适了!”橙子很诧异。
  
  “我可不想被小白脸追杀。”
  
  橙子嗔了他一眼道:“他敢啊,你是我主人,这有什么关系,你以前也不是没看过碰过我的身体!”
  
  叶少阳嘴角抽动,道:“现在不一样了,绝对不可以。”
  
  橙子气得嘴巴撅起来。
  
  这时候更多的鲛人游了过来。橙子一声令下,让他们去追。
  
  鲛人们迅速向玉玑子的船只游了过去。
  
  橙子也跳进水里,当作指挥。
  
  船是机动船,类似游艇差不多,一旦行驶起来,速度很快。鲛人们奋力追赶,在昏暗的夜色下很快失去踪迹。
  
  四宝赶到叶少阳身边,纳闷道:“你为什么不让橙子带你去啊,不然就算追到,也未必能带的回来!”
  
  “不方便。”叶少阳望着鲛人们和船只消失的方向,说道。
  
  “什么不方便?”
  
  叶少阳简单说了一下,四宝一听就跳起来,瞪大了眼睛看他,“不是吧你!你居然也会觉得男女有别!”
  
  叶少阳狠狠瞪了他一眼道:“很吃惊吗,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色狼一个?”
  
  四宝撇撇嘴道:“反正你没少占妹子们的便宜。”
  
  “这能一样么,假如是你女朋友在这,为了追敌,你愿意让我骑在她身上,一路游过去吗?”
  
  “骑在她身上?靠,我女朋友怎么能让你碰!”四宝叫起来,停了一下又说,“这比喻不恰当,橙子是你的妖仆,你跟她之间也是没什么顾虑的。”
  
  “萧逸云是我哥们,我得替人家考虑。”
  
  叶少阳朝来的方向看了一眼,道:“鸡足山那些人怎么样了?”
  
  “都走了。”四宝道,“他们跟昆仑派也不是多密不可分的关系,都到这份上了,也没必要为他们卖命。”
  
  等待了有一会,视线之内,传来了一阵鲛人欢快的歌声。
  
  叶少阳跟四宝对视了一眼,露出笑容。
  
  无数鲛人,在海浪上漂浮,中间托着一艘船:玉玑子之前乘坐的游艇,不过是反扣在水中的,玉玑子还有三个弟子蹲坐在船底,一脸的萎顿。
  
  叶少阳一看之下,顿时大笑起来,双手拢在嘴边,冲玉玑子喊道:“喂,玉玑子师叔,你不是要走的吗,干啥又回来了,难道想清楚了,要跟我决一死战?”
  
  玉玑子低着头,因为愤怒,全身都在战栗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