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398章 全家吃海鲜1,茅山捉鬼人第1398章 全家吃海鲜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398章 全家吃海鲜1
师徒二人跟几个门派的掌教、长老一类的都见面,双方都很客气,也绝口不谈龙华会的事,就是瞎扯一通,什么都聊。
  
  叶少阳陪着青云子走访了一天,又去海边转了转,中午回去吃饭的时候,青云子问叶少阳:“你觉得这些人怎么样?”
  
  “什么怎么样?”
  
  青云子笑道:“不敢说全部,至少有一半宗门,都在等着看茅山的笑话。他们一向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茅山每一代只有最多两个弟子,却能死死占据‘南北二宗’之一,他们并不知道,茅山真正强在什么地方。”
  
  叶少阳认真听着。
  
  “他们一直在等着我们倒霉,后天的龙华会,他们都在等着……”青云子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等着道风死,等着看老子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  
  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,在叶少阳心中弥漫开来。
  
  整个下午,师徒两人把蓬莱岛逛了个遍,在岸边闲逛的时候,发现了几只海胆和螃蟹,青云子突然来了兴致,招呼叶少阳捡海鲜,自己去悬空观要来一口锅,用树枝架在沙滩上,倒上清水,打算煮海鲜吃。
  
  可能是因为海鲜从来没人捕捞的缘故,岸边多的是爬虾、螃蟹、海胆之类。青云子在一旁指挥,让叶少阳m.+ulu+捡了很多。
  
  有好东西不能忘了分享,叶少阳让青云子等着,自己去找四宝。
  
  四宝一听说有海鲜吃,兴奋的立刻流口水,结果一想到自己师叔就在岛上,这样近的距离,要是被发现,基本上就可以告别宗门了。
  
  “怕什么,他又不知道,哪这么容易被发现啊。”叶少阳进一步劝说。
  
  “不不不,这就像是小媳妇在丈夫眼皮底下**,就算不被发现,我也担心的要命,哪里有心情吃。我不去了。”
  
  “我靠,你这比喻,瞬间使人想起了岛国片啊。”
  
  劝了半天,四宝就是不去,叶少阳也只好作罢,一个人回到海边。这时候天已经黑了,火堆在沙滩上非常的明显。叶少阳一路走过去,定睛一看,顿时惊呆了:
  
  走之前火堆前还只有青云子一个人,现在多了好几个。
  
  叶少阳一个个看过去,苏钦章、道风、杨宫梓……芮冷玉!
  
  这不是做梦吧?!
  
  叶少阳一步步迟疑的走过去。
  
  突然一个东西砸在头上,掉在脚面上,立刻爬走了,居然是一只龙虾!
  
  转头一看,青云子卷着裤管站在海边,手里提着一大把海藻,“愣着干什么,这边有不少海白菜,你去弄一点来吃,对了,岩石上还有不少海蜇,可以刮下来一起煮汤喝,快点!”
  
  “这……”叶少阳望着面前几个人,“他们是你变出来的?”
  
  “你变一个我看看!”
  
  苏钦章笑道:“二师兄,我跟二嫂刚刚登岸,就过来找师父了,你刚刚不在。”
  
  芮冷玉朝叶少阳看了一眼,表情很恬淡,只是告诉他:我来了。
  
  叶少阳搓着手走过去,看着坐在火堆前的道风和杨宫梓,喃喃道:“冷玉来了我能理解,这两位……”
  
  “我们也是刚到,”杨宫梓说道,“龙华会快开始了,我们也要来踩踩点。”
  
  “可是……你们不怕被人发现?”
  
  杨宫梓嫣然一笑,“大家彼此都知道,决战是在龙华会上,提前动手,对谁都没有好处。”
  
  “而且我在附近插了五行旗,没人会闯进来的。”青云子说完,指挥苏钦章,去找悬空观的人要一些餐具过来,外带一桶清水。
  
  在这种地方,跟道风等人在一起吃海鲜……叶少阳还是有点接受不了眼前发生的事,凝视着道风,说道:“你来干什么?”
  
  “吃海鲜。”
  
  “你已经死了,鬼不能吃东西。”
  
  “那就看你们吃。”
  
  叶少阳还想说什么,一道灵光,从背包里射出来,落在地上,形成一道人形。
  
  “道风!”
  
  没等道风回过神来,陈露整个人已经扑进他怀里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起来。
  
  叶少阳看着道风那一张面瘫般的脸上,露出奇怪的表情,忍不住大声笑起来。
  
  杨宫梓的脸色,立刻变得很难看。
  
  “行了,你起来吧,你先起来行吗?”道风挣扎着,把她推到一边去,说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  
  “没事没事,就是想你!”
  
  道风嘴角抽动了一下,道:“我师父他们都在这,你安静一点吧,不然我把你关进玉符里。”
  
  陈露撅着嘴巴,老大不高兴,但也不敢再放肆的吃他的豆腐了,依偎着他坐下来,时不时摸一下他的手,道风也不理她。
  
  苏钦章怀里抱着一大捧东西走来。
  
  然后一群人在一起煮海鲜,都很默契,只讨论吃的,别的一概不说。
  
  一锅海鲜捞出来之后,一干人蘸着苏钦章要来的醋,直接吃了起来。
  
  水煮海鲜,最纯粹的吃法。
  
  道风、杨宫梓和陈露三人吃不了,也不断对着海鲜吸气,表情也很陶醉,跟吃下去差不多。
  
  青云子什么也不说,一口气猛吃,不时喝一口苏钦章要来的酒,是悬空观自己酿的高粱酒,装在坛子里。以青云子的身份,找悬空观要点酒喝,自然是没问题。
  
  叶少阳让青云子给自己倒了点酒,没事也喝几口,看着坐在火堆边的青云子和道风,心中很是感慨,说道:“我记得小时候,我们三个一起去开光,在山里经常就这么吃,要么煮东西,要么弄来野味烧烤。”
  
  道风道:“茅山的锅,我背了十年。”
  
  青云子哼了一声道:“你就不错了,你这人假干净,哪次捉到野味不是为师我来开肠破肚。”
  
  “我最可怜,每次添水捡柴火什么的脏活累活都是我的。”
  
  道风道:“你吃得也最多。”
  
  叶少阳和青云子大笑起来,连道风嘴角也露出微笑。
  
  “对了师父,还有这个呢,我在码头专门给你买的。”苏钦章拿出一个纸包,是一只烧鸡。
  
  青云子撕了一只鸡腿,却递给芮冷玉。
  
  “谢……师父。”芮冷玉接过去吃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