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429章 相聚皆是缘,茅山捉鬼人第1429章 相聚皆是缘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29章 相聚皆是缘
所有人都站起来,跟着行礼。
  
  这是法术界最大的损失。
  
  谁也没有想到,他会死在青云子的手上。
  
  “快看!”
  
  有你尖叫了一声,手指指向山顶。
  
  只见九层高的万妖塔,正在缓缓的倒下。
  
  “怎么会!”叶少阳喃喃说道。
  
  “这座塔,与镇妖灵石一样,内部早就腐朽了,是靠着符阵的力量支撑,现在符阵毁了,里面的邪物也走光了,自然不能再存在。”
  
  青云子一只手扶着胸口,转头看去。
  
  困着道风的那只火渊邪尊,在无极天师死后,发出一声悲鸣,心神不稳,道风趁机将他震开,本想擒住他,结果火渊邪尊只是望了一眼无极天师消失的方向,长鸣一声,直接破开虚空,钻进了鬼域。
  
  青云子看到这一幕,恍然大悟:这根本就不是像无极天师说的那样,是一只未被降伏的邪物,而是他的忠实仆从。
  
  无极天师那么说,跟他后来利用火渊邪尊困住道风、说那些狠话一样,都是为了让人误以为他要对付道风,其实是在算计叶少阳。这是一个声东击西的计策,被无极天师运用到了极点。
  
  道风飞到叶少阳一干人身边,低声道:“还不趁乱离开!”
  
  叶少阳这才回过神来,背起青云子,施展出天罡步,飞速朝山下奔去。
  
  万妖塔即将倒塌,所有人都在躲避,没几个人注意到叶少阳的行动。
  
  苏沫注意到了,要来追叶少阳,被无念天师按住了肩膀。
  
  “今日之事,已成定局,将来你再去找他们便是。悬空观没有了,你们记住自己是悬空观弟子吧。”
  
  说完,将一个东西塞到苏沫手中,苏沫低头一看,是一口小钟,也可以说是铃铛。
  
  “这是你师公的本命钟铃,你留着,将来见到他们再用,斩杀转世鬼童的事,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  
  无念天师说完,再次看了一眼倒下的万妖塔,就地破开虚空,遁入地下。
  
  他本是无极天师所渡化的一只妖,因为无极天师的存在,才一直留在人间,帮助他经营悬空观。
  
  现在无极天师已死,他也没有心思在留在人间了。
  
  至于无极天师未竟之事,也应该由代表悬空观传人的苏沫等人去做。
  
  “在人间逗留几百年,我也该去我该去的地方了。”望着酆都城的城墙,无念天师默默想到。
  
  “天师慢走!”
  
  无念天师回头一看,是从前被无极天师渡化的那些邪物,也都下来了。
  
  他们体内的妖气,都被无极天师渡化干净,道法的观念很深,也没有去想怎样报仇之类的,跟无念天师的想法一样,只想了却尘缘,去印证因果,于是结伴同行,一路唏嘘,怀念着几百年来的悬空观的时光。
  
  叶少阳背着青云子,一路狂奔,其余人殿后,一路跑到码头上。
  
  码头上停着几只游艇。
  
  叶少阳跳上了一个,把青云子刚放下,岛上突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  
  转头看去,尘烟漫天,到处都是崩毁的石块,人群四散奔逃,没有人来管他们。
  
  上古邪神也逃了拖来,被道风直接支使去了鬼域。
  
  “万妖塔没有了……”叶少阳喃喃自语。
  
  “别管这个了,谁会开游艇!”四宝问道。
  
  “我来试试,我以前见别人开过。”
  
  芮冷玉研究了一会,发现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:没有钥匙!
  
  万般无奈之下,叶少阳只好又激活了橙子的魂印,等了一会,橙子从水里钻出来,一目扫去,惊讶的说道:“这么多人都在啊,啊,爷爷你也在,爷爷你受伤了吗!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先别管这,帮我找一些鲛人来,把船弄走。”
  
  橙子立刻用尾巴拍打水面,用鲛人的语言唱起歌来,召唤着同类。
  
  “师父,你怎么样?”趁这时间,叶少阳探寻着青云子的伤情。
  
  青云子躺在船舱里,轻轻摇了摇头,虚弱的说道:“我兜里有花生米,给我拿出来。”
  
  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别吃了。”叶少阳嘴上这么说,心中一块石头也落了地,老头子还惦记着吃花生米,说明没有大事,至少死不了。
  
  道风看着青云子的表情,却是有些疑惑,但也没有多说。
  
  “道风,我真以为你有什么妙计呢,原来每次都是叫人。”叶少阳望着道风,嘲讽道。
  
  他指的是道风几次脱困的经过:第一次在万妖塔里,道风看着已被逼入绝境,去突然放出十二门徒,将形势翻转,之后一次脱困,又拉出杨宫梓。
  
  直到不久前这一次与群法死磕,也是放出了血海万魔幡中的无数阴灵……
  
  “十二门徒,只剩下一人,血海万魔幡中的血鬼也全放了出去,只能重新祭炼。我也是损失惨重。”
  
  叶少阳一听,纳闷道:“你为什么不让小马、建文帝他们上来帮忙,还有你那徒弟。”
  
  “不能让他们出事。”道风的回答很简洁。
  
  “十二门徒就可以出事?”
  
  “当然,他们只是我的奴仆,若是死了,无非是再找一批,没什么要紧。”
  
  看着道风轻描淡写的样子,叶少阳无奈耸了耸肩,道:“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枭雄了,不过还好,你没把小马他们也当成你的奴仆。”
  
  等了几分钟,有三只鲛人从远处游来,橙子交代了他们任务,然后有些为难的对叶少阳道:“老大,我那边正在办差,怕你有事,所以赶来看看,你这边要是没什么事,我想先走一步,忙完了再来看你……”
  
  叶少阳一听,顿时有些自责:如果不是真正紧急的差事,橙子绝对不会这么说。
  
  “你早说啊,早说你直接回去就好了,快走吧。”
  
  “嗯嗯,再见爷爷,道风哥哥,四宝哥哥,两位嫂子,还有这个小帅哥。”橙子把所有人都叫了一遍,摆了摆手,一头扎进水里。
  
  “少阳,我也走了。”
  
  橙子前脚刚走,四宝跳下船,站在码头上说道。
  
  “你去哪?”
  
  “我要去见我师叔,请求他处置。”四宝苦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