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441章 道风的使命1,茅山捉鬼人第1441章 道风的使命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441章 道风的使命1
“你可知道,我师父哪里最伟大?”
  
  叶少阳定定的望着挖好的墓穴,问芮冷玉。
  
  芮冷玉一副听他说的表情。
  
  “我师父一生玩世不恭,看上去像个神棍,水陆道场、龙华会等集体活动,也是极少参加。他从来没说过什么舍生忘死、以天下为己任这种冠冕堂皇的话,甚至都没这么想过。
  
  所以很多宗师泰斗对他都没什么好感,认为他自私自利,有辱天师风范。实际上,也只有茅山自己人知道,师父一生捉鬼降妖从不手软,对待周围这些乡民的请求,表面上很不耐烦,实际上非常热心,有求必应。”
  
  两人回过头,望着送葬的乡民,有的哭的都需要人扶着。
  
  芮冷玉动容的说道:“师父是真正的得道高人。”
  
  当天晚上,叶少阳下山买了青云子最爱吃的几样菜、一壶酒,跟芮冷玉、老郭一起到坟前祭拜。
  
  活人的供奉,虽然亡灵不可能真正吃的到,但可以吸收气味,如同吃到一样。
  
  祭拜之后,叶少阳和老郭一起,坐在坟前默默喝起酒来,芮冷玉坐在一边相陪。
  
  “师父,我给你多烧点钱啊,你跟马面他们赌牌的时候,尽管输没关系,输光再告诉我。”叶少阳一边烧纸嘴里一边念叨着。
  
  老郭说道:“这没用,纸钱在阴间只能买到一些日用品,很多东西是限制交易,纸钱根本买不到,赌钱也不给用。”
  
  叶少阳惊道:“还有这个道理?”
  
  “你说呢,如果可以用纸钱无限买东西,那我们无限给师父烧纸,他不是能把整个黑市的东西都买空了。”
  
  叶少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,他走阴的次数不多,又是天师,到阴间办什么事都开绿灯,都是匆匆办了,对于那些人员组织很熟悉,但是阴间的社会情况,并没有认真去了解过。
  
  老郭却不一样,他经常跟鬼做买卖,不得不把阴司的情况都研究透了,当下解说道:“鬼市上的东西,只有普通的吃食和衣物、杂物,可以用纸钱购买,一些稀少的东西,元宝纸钱是买不到的,都是以物易物。
  
  鬼域之中,能收集的东西很多,各种野果啊,各种石头啊,都能够做成法药或魂器,在枉死城住着的那些亡灵,平时没事就去采集,拿到鬼市上去换自己想要的东西。至于那些阴神和鬼役,都是有俸禄的。师父他们赌钱,肯定赌的是俸禄。
  
  你拿纸钱跟人家赌,输了再让亲戚给你烧,无穷无尽,谁更你赌?”
  
  叶少阳一想,说道:“对呀,大帝圣旨上也说,师父是享受司主的俸禄,那是什么?”
  
  老郭吃惊的看着他,道:“你真不知道?”
  
  叶少阳耸了耸肩,“我走阴办事,都是有什么办什么,从来没管过这些,他们老找我要纸钱,我以为都是纸钱呢。”
  
  老郭一想也是,说道:“阴司诸神和鬼差的俸禄,其实是玄铁,论两算,就像我们古时候用的银子一样。”
  
  “玄铁,从矿里产的?”
  
  叶少阳就算再不懂这些,也知道阴司在鬼域有很多矿脉,大量的鬼役都在里面做工,挖掘矿藏。大多数是玄铁矿。
  
  玄铁是用来生产魂器的基础材料。像自己手中的勾魂索,就是玄铁打造。当然了,同样的材料,炼制的工艺不同,成品的质量也不一样。地狱勾魂索是用地狱烈火焚烧祭炼而成,灵力天成,对一切邪物都有压制性。
  
  除了玄铁矿,还有一些稀有材料的矿产,如紫金,水晶,寒冰等等,各有用途。
  
  这些知识,叶少阳都知道,但还是第一次听说用玄铁来当货币。
  
  “那为什么我跟那些阴神打交道,都找我要纸钱呢?”叶少阳不解的问道。
  
  老郭道:“不然要什么呢,要玄铁你又没有,纸钱虽然不值钱,但这些阴神平时又没人给他们烧纸,能弄些纸钱也是好的,毕竟谁都要过日子,能花纸钱的地方,还是花纸钱节省。”
  
  芮冷玉望着墓碑前的白幡,突然说道:“少阳,你为什么不给师父烧一对童子或者侍女什么的?”
  
  叶少阳愣道:“要那个做什么?”
  
  “师父可以把他们养成邪灵,伺候自己啊。”
  
  “得了吧,我师父不好这口。”
  
  芮冷玉瞪眼道:“你想什么呢,我说的是侍女,又不是老婆。对了啊,师父生前有过爱人吗?”
  
  “当然没有。”叶少阳拍着胸脯,“别的不说,在这方面,我师父很正派的,为了修炼,不近女色。”
  
  正说着,突然一声嚎哭,从山路上传来。两人转头一看,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,跌跌撞撞的奔来。
  
  “张奶奶!”叶少阳一眼认出来者,大吃一惊。
  
  这个张奶奶是茅山镇上一个寡居的老太太,早年卖烧饼,对道教信仰虔诚,经常上山来烧香。
  
  叶少阳对她的印象就是人好,和善,小时候自己每天下山上学,路过烧饼摊,都被被她塞两个烧饼,从来也不收钱。
  
  张奶奶扑到青云子坟前,一通大哭,嘴里还嚷嚷着:“青云子啊,你就这么舍我去了啊,你死前为什么也不来看我一眼,你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吗……”
  
  叶少阳跟芮冷玉震惊的互相看去,听这话音……两人有情况?
  
  叶少阳急忙把张奶奶扶起来,一通安慰,张奶奶总算是缓和下来。
  
  “张奶奶,你怎么大半夜的来祭拜他啊?”叶少阳很不解,白天葬礼上她可没来。
  
  张奶奶哭泣着说道:“我白天不来,是怕自己受不了刺激,我要一个人过来跟他说说话,不能让镇上的人听见……免得传出去不好。”
  
  叶少阳再度震惊,喃喃说道:“你们之间……有什么传出去不好的事?”
  
  张奶奶抹着眼泪,望着芮冷玉道:“这是你媳妇吧?”
  
  “呃……你就当她是吧,反正是早晚的事。”叶少阳偷看了芮冷玉一眼,芮冷玉当作没听见。
  
  张奶奶上下打量了芮冷玉一眼,把叶少阳拉到耳边,说道:“好福气呀大阳。你媳妇屁股大,能生男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