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540章 道化虫3,茅山捉鬼人第1540章 道化虫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40章 道化虫3
叶少阳道:“这也是有几个原因的,最重要的一条就是,道化虫只能对活物使用,就像寄生虫一样,必须在活物存活的情况下,它才能得到足够的养分来生存下去。因为有这点,所以道化虫实际上应有范围很小的。
  
  还有就是这算是道门上古绝学,只有掌门宗师级的道士才会,而且用符咒创造邪灵,本来就有违天道,所以正修的道士,能不用道化虫就不用,当世更是少见,几乎等于是一门被放弃的法术。所以我一开始也往这方面想。”
  
  芮冷玉完全听懂,望着阿呆身上的钳虫,说道:“那这个钳虫,是谁放到他身上的,又是为了封印什么呢。”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深吸一口气道:“总不可能是用来封印他本人吧?”
  
  “道化虫也分很多种,跟灵符一样,不同画法,效用也是不一样,想知道这个道化虫的效用,我得先看到符文。”
  
  说完,叶少阳叫来瓜瓜,让他再进阿呆的身体,看一下钳虫四肢和口器组成的“字”,究竟是什么。
  
  见瓜瓜有些踌躇,叶少阳划破指尖,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条镇魂道纹,说道:“你快去吧,这次那漩涡要是能再吸收你的修为,还真是邪了门了。”
  
  瓜瓜听他这么说,顿时有了信心,再度钻进了阿呆的体内。
  
  三人静静的等待着,过了好一会,瓜瓜再度弹射出来,白了叶少阳一眼道:“你不知道那漩涡的力量有多强,有你的道纹,我还是差点被吸走修为。”
  
  叶少阳惊道:“不会吧?”
  
  居然有人可以造出这么强大的道化虫?是谁干的?
  
  瓜瓜道:“你快给我找个东西,我画给你看,免得一会我又忘了。”
  
  叶少阳从背包里找出一张黄裱纸和朱砂笔给他,瓜瓜凭着记忆,一边想一边画,总算完事之后,叶少阳一看,顿时晕了,在他头上敲了一下,“你这画菊花呢!这么多道道!”
  
  “呃,可能有的位置有点不对。”瓜瓜也很有点不好意思。
  
  叶少阳把黄裱纸拿起来,离远了端详,总算从一堆杂乱的线条中分离出一个图案,在黄裱纸上画出来,按照灵符的规律补全了,给瓜瓜看,“是这样子吗?”
  
  “对对,就是这个样子!”
  
  芮冷玉和老郭一起凑上来看,芮冷玉不懂道符,看不出端倪,老郭盯着看了一会,失声道:“这是我茅山符!”
  
  虽然同属道门,但不同门派之间,画符的手法也是有着细微的差别,老郭虽然是外门弟子,但也能够一眼看出,这道符与茅山灵符上线条的规律走势,大致契合。
  
  “不过,我没见过这种符,应该是内门的符文吧?”老郭问。
  
  叶少阳摇摇头,“我跟你一样,从来没见过这种符。”
  
  “怎么可能!”老郭叫起来,“茅山的符,怎么可能还有你不会的?”
  
  “有两种可能,一是师父没传给我,倒不是他不传,而是茅山上有很多符印秘籍,师父也是从上面学的符印术,他擅长打卦画符,钻研的久,而且他活的也比我久,比我会的多的多。那些书我也都翻过,我只学了部分比较实用的符印,还有很多平时用不到的,没那个耐心去学。”
  
  叶少阳看着黄裱纸上的符印,道:“还有一种可能……这个符不是我们南宗的,而是茅山北宗的,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更大,因为以师父的性格,不太会用道化虫这种有违天道的符印。”
  
  老郭一听,也是点头说道:“你这么一说,还真有可能,北宗都是鸡鸣狗盗的邪修之徒,跟南洋降头师一个水平,这事还真没准是他们干的。”
  
  芮冷玉道:“既然知道是道化虫,你直接解开了就是,是谁下的咒,有这么重要吗?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很重要,因为……这个道化虫,我解不开。”
  
  “以你的法力,解不开这个?”芮冷玉有些吃惊。
  
  “跟法力无关,你没看这道化虫跟他的身体已经长成一体了,我怕把道化虫除掉,他人也死了,解铃还需系铃人,必须得有画符的那个人自己才知道怎么解开。”
  
  叶少阳瞥了正在倾听他们说话的阿呆一眼,把芮冷玉拉到卫生间,关上门,低声说道:“这个家伙来历非凡,听瓜瓜的叙述,我猜测这个道化虫存在的目的,是为了吸取他体内的修为,说白了,是一种对他的封印。
  
  如果盲目弄掉道化虫,修为流失,我怕误伤他,如果把修为还给他……万一他是什么了不得的邪物,咱们可就闯了大祸了,再想收服他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  
  芮冷玉沉吟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可是看他的样子,不太像那种凶残之徒。”
  
  “那是他修为都被道化虫吸走了,记忆也失去了。”叶少阳道,“我们一定要找到给他下咒的那个人,搞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,然后再做打算。”
  
  芮冷玉点点头,“听你的。”
  
  随即想了一下,道:“他是在灵修会的总坛被发现的,只有这一个线索,我一会跟师父说一声,让他找人再去调查一番,你这边怎么办,要回茅山翻阅符印的秘籍,确定符印的来历吗?”
  
  叶少阳挥手说道:“我哪有这工夫,眼皮子底下还有一件事等着我办的,想知道这道符的来历,这个容易,直接找我师父来确认一下就行了。”
  
  “你师父,不是已经……”
  
  “他还在阴司,受封阴神了,我请他上来就是了,正好我也好久没听他唠叨了。”叶少阳笑起来,突然又皱起眉头,嘀咕道:“就是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来。”
  
  仔细一琢磨,这里是酒店,不具备请神的条件,叶少阳决定回家之后再说。
  
  “他怎么办?”叶少阳指了指阿呆,问芮冷玉。
  
  “他现在也没什么危险,就跟我们一起回家,暂时住在我们家好了,反正家里空房那么多。”
  
  叶少阳挠着头:“跟我们回家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