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549章 迷雾1,茅山捉鬼人第1549章 迷雾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49章 迷雾1
张小蕊站在朋友的寝室里,望着窗外的浓雾,表情很是凝重,本想给叶少阳打电话告知这件事,又怕是自己想多了,犹豫了一下,决定去校外看看,于是一个人出了宿舍,往离学校最近的一个出口走去。
  
  顺着水渠一直走,快靠近校门的时候,路边一座小楼的下面,有几道光照来照去,因为雾浓,看不见人,只能听到有几个人在说话:
  
  “没道理啊,怎么会腐蚀成这样……”
  
  张小蕊好奇,不由走了过去,一直走到跟前,才看见是几个学校的保安,用手电筒在小楼的外墙上下照着。
  
  “你们干什么呢?”张小蕊突然开口,反倒把几个人吓了一跳,见她是学生模样,也懒得搭理。
  
  张小蕊分辨了一下,正好其中有个保安面熟,白天清理下水道的时候,还一起配合过,张小蕊立刻跟他打招呼。
  
  这保安也认出是她,虽然不知道她的底细,但知道是跟刘明校长一起的,猜测是校方的人,于是用手电上上下下的照着外墙,让张小蕊自己看。
  
  外墙是水泥的,可能因为年久失修,到处都是裂缝,露出里面的钻墙,裂缝里还爬满了枯萎的爬山虎的叶子。
  
  张小蕊看了半天,道:“就是一栋老楼啊,这怎么了?”
  
  那保安说道:“可是这栋楼是去年才盖好的,之前还好好的,怎么破成了这个样子?”
  
  张小蕊怔住,如果只是靠肉眼判断,眼前这栋楼房至少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,阳台还是水泥的,样式一看就是过去的那种。
  
  几个保安也发现了这一点,讨论起来,虽然都觉得这栋楼有怪异,但是因为这栋楼位置偏,还没投入使用,平时谁也没有注意到,并不记得原本是什么样子,于是绕着小楼走起来。
  
  张小蕊发现,连脚下的小路也是斑驳不堪,石板的缝隙里长满了苔藓。
  
  “快看!”一个保安用手电指着外墙的某处,大伙立刻都把手电对准过去,是一块金属质地的楼牌,锈迹斑斑,仔细看,上面写着0号楼的字样。
  
  几个人顿时面面相觑。
  
  “我们学校似乎没有20号楼吧?我怎么不记得?”一个保安问道。
  
  另一个点头道:“没错,而且楼牌都是前年统一换的,都是黄色的金属牌,哪里会有这种。”
  
  “这个忘了换了?”
  
  “怎么可能,这栋楼去年才盖好!”
  
  这句话一出来,几个人都沉默了,有人怀疑是恶作剧。用手电照过去,从一层到五层,全都熄着灯。
  
  一个保安突然叫起来:“不会吧?”
  
  别人立刻问他怎么了,只保安愣了半天,喃喃说道:“之前我上过楼,送过东西上去,这栋楼我记着是五层来着……怎么只有四层了?”
  
  对于这栋楼的层数,其余几个保安却是没什么记忆,这时候他们也走到了楼的正面,两道铁门敞开着,里面黑洞洞的一片。有人提议进去看看。
  
  几个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进去。
  
  “我进去看看!”张小蕊说完要进去,一个小伙子立刻拉住她。
  
  “我们这么多男人,让你一个妹子进去,像什么话,你们不去我去!”
  
  说完举着手电走进了铁门。两个保安受他的感染,也立刻跟上,其余人在楼梯口前等着。
  
  看着三人打着手电一路上楼,逐个房间巡查。
  
  “太奇怪了!”一个保安趴在栏杆上冲下面喊道,“这里面好多破碎的桌子椅子,全都腐朽上霉了,好像几十年前似的!”
  
  几十年前……张小蕊到这时,才猛然间想到了什么,急忙说道:“你们下来吧,有危险!”
  
  “危险?哪里危险?”这时候三个保安已经走到了最后一个大房间的外面,推开门,陆续走了进去。
  
  张小蕊望着在房间里闪烁的手电光,祈祷千万别什么事,然而,最让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  
  一个保安在房间里叫起来:“你是谁?什么,这是什么东西!”
  
  房间里传来三个人往外匆忙跑动的声音,接着是一片惨叫……
  
  只有一个人影跑了出来,一路双手捂着脸,跌跌撞撞的狂奔下楼。
  
  楼下的几个保安立刻吓傻了,张小蕊率先回过神来,冲过去查看情况。
  
  保安冲出铁门之后,摔倒在地上,大声嚎叫着,在地上翻来滚去。张小蕊冲到跟前一看,鲜血从这保安的十指缝隙里不断流出来。
  
  “叫救护车,快快!”有人拿出手机,拨了10,半天没反应,一看手机,压根没信号……
  
  “快看!”有人叫起来,指着楼房的二楼,张小蕊抬头一看,靠近楼梯口的地方,站着一个长发的姑娘,穿着上下一色的校服,站在浓雾之中,看不清容貌,只能看见两只眼睛,像两只黑洞,瞪着自己。
  
  一阵风吹过,更浓的雾飘来,等再次能看清楚的时候,人影已经不在了。
  
  张小蕊愣了几秒钟,低头朝地上受伤的人那个保安看去。
  
  保安突然跳起来,一双手来掐她的脖子。
  
  张小蕊一惊,急忙后退。
  
  身边一个年纪大的保安也回过神来,本能地抽出警棍,对着伤者捅过去。伤者抓住警棍,用力一拉,老保安一时不察,被他拉了过去,双手立刻对着脸上插过来。
  
  老保安绝望的把脑袋转到一边,等待自己的脸被刺穿,结果几秒钟那双手也没落下来,忍不住转变看去,一张灵符贴在受伤保安的脸上,浑身一动不动,十根手指对着自己,终究没有插下来。
  
  张小蕊在一旁拍着心口,长喘了一口气,幸好,幸好,自己关键时刻记起了定尸符的画法,偏偏对方也刚成僵尸,没有任何法力。
  
  虎口脱险的老保安回过神来,震惊的望了望张小蕊,又望望那个受伤的保安,说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变僵尸了。”
  
  听见僵尸两个字,几个保安立刻动容,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  
  张小蕊让一个人拿着手电,自己小心翼翼的掀开贴在受伤保安脸上的灵符,露出整张脸。众人顿时倒吸冷气,甚至有人当场就吐了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