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594章 空界之争3,茅山捉鬼人第1594章 空界之争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594章 空界之争3
“因为我穿的紫衣服啊,主上有四个侍女,青紫黄兰,我们四个是一起修成人身的姐妹,穿不同的衣服,用以区别。”
  
  “呃,这样啊,那你有没是大名,阿紫这名字,我感觉有点别扭,总感觉自己是乔峰似的……”
  
  “乔峰是谁?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一看你就是没看过天龙八部,乔峰是一个大侠,他老婆死了,他小姨子天天跟他在一起,那姑娘就叫阿紫。”
  
  阿紫不明所以地挠了挠头,“严格说来,主上就是我的姐姐……”
  
  叶少阳顿时无语,自己胡说一通,居然占了小九的便宜。
  
  “对了,你说的其余三位侍女,都叫什么?”
  
  “跟我一样,以服色命名,阿青,阿兰,还有阿黄。”
  
  阿黄……叶少阳眼前立刻浮现出一条萌萌的大黄狗的模样……
  
  “主人别问啦,快赶路吧,翻过这座山就是界河了,我们快点去帮主上解围。”
  
  叶少阳答应一声,施展茅山凌空步,提速上山。
  
  石城外语学院。
  
  芮冷玉一行人还在花园的中间,扩大范围,寻找那块玄石的影子。
  
  芮冷玉也是懂西方法术的,跟项小羽打听了玄石的属性和定阵的理数,用自己的仪表检测了一下,结果跟他一样,能够感知到玄石的存在,甚至连位置都能确定按照这个位置,玄石早已经被挖出来了,也就是说,玄石如果存在的话,位置已经悬空了。
  
  芮冷玉望着那个理应存在的玄石位置,空空如也,甚至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,确实什么都没有,怔怔发呆。
  
  心思敏捷的她,此时此刻,也是完全没了主意类。
  
  项小羽也没了主意。
  
  众人正在踌躇,天空中飘起了雨,穿过雾气落了下来。
  
  芮冷玉伸手接了几点雨滴,看了一下,确定是真的雨,越下越大,于是招呼大伙离开花园,去附近的一座学校楼的大厅躲雨。
  
  这个时候正赶上放学,学生轰轰的从教学楼跑出去,涌向四面八方。
  
  “瓜瓜,小青,你们几个赶紧回到各自负责的范围,现在人多,一定要千万小心,别出意外!”
  
  等瓜瓜他们走后,谢雨晴说道:“我也去宿舍那边看看,让他们别偷懒,冷玉你在这等着?”
  
  “我在这等雨停,再去花园,想想办法。”
  
  “好,你注意点。”谢雨晴在她脸上捏了一把。
  
  “找死!”
  
  谢雨晴飞快地跑开。
  
  大厅里只剩下项小羽试图三人,刘明,芮冷玉还有阿呆。
  
  自打来学校见面之后,阿呆就一直跟在芮冷玉身后,像个保镖似的寸步不离。
  
  雨越下越大,一行几人站在门廊下,望着雨点从迷雾中不断落下,刘明突然问道:“雨水能把雾气冲淡吗?”
  
  “你做梦呢。”芮冷玉回道,“这又不是一般的雾,否则哪有雾气中下雨的道理。”
  
  “说的也是啊。”刘明喃喃道,随即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  
  芮冷玉的右眼皮突然跳了起来,心中一惊,不知道这是不是什么警兆,猛然想到,难道叶少阳有危险?
  
  芮冷玉的心理素质极佳,很快就冷静下来,安慰自己,毕竟是小九主动请叶少阳去的,应该不会有事,就算有什么意外,凭小九在青冥界的势力,应该也不会出太大的问题……
  
  可尽管这么想,她还是很不放心叶少阳,但是想来想去,也没什么办法,只能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。
  
  “啪!”
  
  十三枚树枝中,猛然断了一根。
  
  青云子怔怔的望着自己摆出来的课阵,一阵心惊肉跳。
  
  就在不久之前,一向心宽无忧的他,内心突然浮起了一丝警兆,这没来由的变故,让他意识到不对,随手捡起了一些树枝,插在地上,模拟十三麻衣神算课阵,推演了一下警兆的由来。
  
  树枝模拟的是十三杆麻衣旗杆,以他的法力,已经不必拘泥按照阵法要求,信手拈来,一切东西都可以用来凑阵。
  
  树枝折断,就相当于旗杆折断,是凶兆中的凶兆。
  
  “师父你在占课?”杨宫梓从树林里出来,正好看见这一幕,轻声问道。
  
  青云子脸色铁青,没有搭理。从兜里摸出几枚玉子,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九宫图,把玉子丢进去,一手掐指,一手用树枝拨动玉子,不断地往格子里填。
  
  杨宫梓还没见过青云子这个样子,登时也是意识到问题严重,站在一旁,不敢多言。
  
  “咔嚓”一声,最后一枚玉子在往九宫图里填的时候,突然甭碎,四分五裂。
  
  青云子怔怔地望着一地的玉屑,说不出话来。
  
  “师父……”杨宫梓看的也是心惊肉跳,实在按捺不住是,轻轻唤了一声。
  
  “玉子格中碎,九死一魂飞。”青云子一掌拍在大腿上,“不对不对,怎么可能来得这么快!”
  
  转过头,问杨宫梓:“道风那里怎么样?”
  
  “已炼化了两枚鬼符,还在炼化最后一枚,紧要关头。”
  
  青云子想了一下,道:“那便不是应在他身上,我知道了……”
  
  “师父,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
  青云子凄然道:“命犯死劫,十死无生。”
  
  杨宫梓呆住,失声道:“谁?”
  
  “我都死了,人间唯一留恋的,还能有谁?能让我神识有所感应的,自然是他了。”
  
  “少阳!!”杨宫梓险些站立不稳,“少阳命犯死劫,不会吧,师父你别吓我!”
  
  青云子左手反复掐算,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最终放弃,深吸了一口气,摇了摇头道:“还是不对,妈的这什么卦象,其中还掺杂了天衍之数,连我也算不准了,若不是少阳,那便是……”
  
  他目光移到地上那块破碎的玉子上,心中想到,我兜里有制钱,有石笋,地上还有石子,怎么就偏偏摸出几个不常用的是玉子?这难道也是什么兆相?
  
  猛然一惊,叫道:“玉!”
  
  界河,从山顶远远看去,像一条真的河流,但是叶少阳路上听了阿紫的介绍,知道河里的并不是真的水,而是氤氲灵气汇聚而成,如同凝固的雾气。
  
  (先发两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