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604章 截教,茅山捉鬼人第1604章 截教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604章 截教

      神龛里有一尊神像,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形象,长发披肩,身穿天蓝色道袍,手里拿着一柄翠绿色把柄的拂尘,眉心处有一只朱砂色的竖眼。
  
      形象温和素雅,又自带一种不可亵渎的威仪。
  
      “这供的是谁,挺帅的。”叶少阳不由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别乱说!”小九白了他一眼,指了指神龛的下方的牌位,上面用篆字写着一行字:上清通天教主。
  
      下方还有铭牌,刻着几句判词:
  
      辟地开天道理明,谈经论法碧游京。
  
      五气朝元传妙诀,三花聚顶演无生。
  
      “通天教主?”叶少阳有些吃惊,“你们青丘山供奉通天教主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是妖族,自然供奉通天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跟他解释起来,“这里与人间人教独大恰恰相反,阐教和截教的道统齐全,只没有人教,我们妖族全都供奉通天教主。当然神迹是没有的,刚跟你斗法的黄观主,背后的沐风观就是阐教传承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疑惑道:“众阁派不是人教吗,怎么是阐教?”
  
      “人教弟子,成仙之后,没了肉身,修炼的自然是阐教法术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不由感到好笑,“他这算是哪门子成仙。”突然想到什么,“对了,我记得你之前说过,这边不少法师都是死了之后,穿越空间过来的,为什么我今天跟这个黄观主打斗,他的身体却是有实质的?”
  
      小九笑道:“任何灵体,在这里都是实质性的,就像鬼魂在鬼域里,也是实体存在,可以吃东西喝水,还可以干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哦,这样,那为什么这里还有年轻人,法力看着也不怎么样的,像这样的法师,就算死了也没机会来到这里吧?你也说过,这里没有人类繁衍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多半都是妖,还有邪灵,青冥界灵力充盈,邪灵产生的数量相当多,大部分邪灵都会选择加入门派,一来寻求庇护,二来也是为了自己修炼,修炼是他们唯一的出路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所有所思,又看了一眼通天教主的神像,虽然从小就知道“一气化三清”的说法,但还是第一次见到通天教主的神像。
  
      “三教”虽然都属于道门,法术也相近,但教义却不同。
  
      阐教的教义是“阐尽天下真理”,信奉的是玉清元始天尊,人教信奉的是太清道德天尊,也就是太上老君,教义便是“教化世人衍生万物”,截教信奉的上清灵宝天尊,也就是通天教主。
  
      大衍之道五十,天衍四十九,而遁去一,这遁去的其一,便是截教所取,演变六道。所以截教的教义便是“截取一线生机”,所以阐教有教无类,主要成为就是各种妖精鬼怪。
  
      小九突然惊呼起来:“哎呀,光顾着说话,我忘了你身上还有伤!快跟我进屋。”
  
      掀开侧室的珠帘,让叶少阳进去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进到屋里一看,里面很像是古代影视剧里富家小姐的闺房,有一个梳妆台,上面摆着一些看不懂的小玩意,还有一张非常古朴的带顶的床,上面铺着翠绿色的被褥,脑海中立刻想到两个字:闺房!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合适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呢!”小九把他推到床上去,让她趴好,柔软的床褥上透着一丝清香,叶少阳抽了两下鼻子,道:“真好闻,什么味道这是?”
  
      “床上能用什么香料,还不是人家经常睡的缘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呃,你是说,这是你的……体香?”
  
      转头看去,小九脸色微红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暗中吐了吐舌头,再闻这香味,心底不免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……
  
      小九从梳妆台上抓起一张纸,扔进一个方鼎里,纸张自己燃烧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叫人。”
  
      没一会工夫,外面走进来两个姑娘,一个是叶少阳之前见过的阿紫,另一个是穿黄衣服的,猜测就是阿黄了。
  
      阿紫冲他竖了竖大拇指,“主人之前的表现,真是让人佩服,又解气!”
  
      小九换了一副神色,命令她们取伤药来,过了一会,阿紫送来一个小瓶,阿黄拿着一条冒着热气的纱巾。
  
      “没你们的事,你们可以出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一句话不敢说,立刻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主上要亲自为他上药?”从房间出来,阿黄压低声音说道。
  
      阿紫暧昧一笑,“连自己的床都让他睡了,上药又怎么了。”
  
      阿黄怔怔发呆,随即点头说道:“也是啊,主上的闺房,还是头一回让男人进去,简直不敢想像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以后说不定会经常进去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  
      这也不知道是什么药,抹在伤口上舒服的很,不过最让叶少阳惬意的,还是小九手掌那柔软的触感,不由感慨道:
  
      “能躺在九尾天狐的床上,接受她亲自上药的,估计世上也没有几个吧?”
  
      小九动作停了一下,说道:“只有你一个,将来也不会再有第二个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动。
  
      上药之后,小九用一截纱巾给他包扎好,让他转到正面,见他脖子上还有几道伤痕,连叶少阳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,小九坐在床边,弯着身子继续给他抹药,两人的脸庞相隔最多不过二十厘米,叶少阳能清楚看到她每一根睫毛。
  
      这一张精致到极点的美貌,还有她身上那一股令人迷乱的香气,叶少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,突然一把抓住她柔软的小手。
  
      小九轻轻抽了一下,也就不反抗了,低头问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点伤没事,不用涂药了。”叶少阳凭着一股理智,从床上爬起来,起身走到窗边,用力吸了一口气,吐出去。
  
      差一点点,自己就按捺不住冲动了。
  
      小九也松了一口气,刚才突然被抓住手,还以为他是要……关键是那一瞬间,自己居然没想到抵抗!
  
      “对了少阳,你之前对黄观主到底说了什么,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败了,后来还直骂你卑鄙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你真想知道?”
  
      小九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有些羞愧地挠了挠头,“先说好,你听了之后不许打我,我当时也是没办法,不是有意亵渎你,而且我敢保证,他对你没有任何意思,纯粹是被我给气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