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37章 回到茅山1,茅山捉鬼人第1037章 回到茅山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7章 回到茅山1
    “砖家?”叶少阳皱起眉头,立刻想到了网上那些不靠谱的专家,例如说雾霾是因为烧秸秆引起的之类。
  
      曹宇答道:“是了,关于这个,等行动之前,我具体再告诉你吧,大概一周之后,我再联系你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也好,我正好要回茅山一趟,大概三五天就回来。”
  
      送走曹宇,叶少阳开始收拾行李,捱到晚上,跟芮冷玉一起出去,来到外语学院附近的一处野地里,布置好了引魂道,然后把之前被瓜瓜他们收进阴阳镜里的冤魂尽数放了出来,其中就有邓慧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又费了一番精力,说服这些鬼魂相信自己死亡的真相,然后等他们哭够了,再送他们进入引魂道,去阴司报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答应过你,让你去跟项小羽见上一面的,可惜很多事情生的太快,来不及放你出来。”叶少阳有些愧疚的对邓慧说道。
  
      邓慧道:“小羽学长哪里去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他……已经早你一步去阴司了,大概已经轮回了。”叶少阳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,真相是项小羽被女魃吞下之后,他也不知道会怎么样,不知道是灭魂了,还是被诅咒的力量带去了西方地狱。
  
      邓慧点点头,道:“其实我这两天在你这阴阳镜的虚空里,也想了很多,见与不见,其实也没什么意义的,他本来也不属于我,而且过去的一切都结束了,应该说,早就应该结束了。我也应该去阴司报道了。**师,谢谢你,我若轮回,来世自会谢你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她在人群中找到几个昔日的熟人,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灯火通明的外语学院,一起通过引魂道,去了阴司。
  
      “都走了。”芮冷玉望着一点点合并的虚空裂缝,心中平生感慨。
  
      “三十多年前,这些能够进入大学的,都是当时的精英,怀着理想,意气风,没想到却是这个结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叹了口气,“三十年,在时间历史上也不过是沧海一粟。”
  
      望着远处的教学楼,灯光下,映出一张张青春的脸孔,还有一些学生可能是为了准备国庆的演出,在教室里唱歌跳舞,欢声笑语。
  
      “再过三十年,这些人,也会被时间抛弃。”芮冷玉叹道,“我们也一样,三十年之后,谁又知道会怎么样,会在哪里,身边又有什么人陪着呢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拉住她的手,说道:“以后的事,谁也无法预料,我们只能尽力过好当下,这样不管将来有什么结局,至少也没有遗憾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叹道:“将来的事,谁又知道呢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感受到她语气中带着一丝悲凉之意,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:“我怎么感觉,自从你被王曼思伤过之后,好像跟以前有点不一样了,感觉……总有点伤感似的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微微低头,说道:“我自己也说不清,我隐隐约约有种感觉,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生,可能是我的错觉吧,希望是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拉着她的手,安慰了一番。芮冷玉突然转头看着他,说道:“你好像还没有猜出我在你手心留下的三个字是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叶少阳捏了捏她的手,说道,“现在还用猜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。”芮冷玉笑了笑,“我说过的,只要你猜到了,我就履行承诺。”
  
      “看样子是个好事啊……”叶少阳挠了挠头,突然想到什么,神秘一笑,“其实我早就猜到了,只是不方便说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说吧,免罪。”芮冷玉睁大眼睛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叶少阳深吸一口气,压低声音说道,“是不是……睡了你?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脸色一变,刚要作,叶少阳立刻抓紧她两只手,不让她动,“哎哎,你说过免罪的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我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!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本来也觉得不是啊,可是我们现在都在一起了,你却说那三个字还没实现,好像我跟你……也就差没睡了吧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本想骂他,却扑哧一声笑出来。
  
      月光照在她的脸上,透着一种迷人的气质,叶少阳忍不住往她面前走了一步,俯身亲向她的嘴巴。
  
  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两人商量着去茅山的事,芮冷玉一边在看手机,突然抬头说道:“少阳,我去不了茅山了。我师父病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病了?什么病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师父年轻的时候,有一次跟一个西域的巫师斗法,中了埋伏,蛊毒攻心,后来虽然治好了,但是蛊毒无法根除,只能压制,每一次蛊毒复,都很痛苦,需要人照顾,我师兄那粗手粗脚的肯定不行,只有我伺候他最好,刚我师兄微信告诉我,师父又作了,所以我必须回去照顾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叶少阳本想问是不是真的无法根治,想到一谷大师在东南亚也是第一流的法师,实力八成不在自己之下,他自己都说无法根除,估计也确实没什么办法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这么巧,这个时候作了?”叶少阳挠着头嘀咕道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不快地说道:“难道我骗你不成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看了他一眼,道:“对不起,我是心里着急,不是有意对你火。其实我也很纳闷,我师父一直在想办法克制蛊毒,也找出了一套办法。本来这几年都没作了,不知道这次怎么又作了,我得尽快赶回去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不然我就不去茅山了,我陪你一起去看望老人家,正好我从来还没拜访过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,你去了也于事无补,不要改变你的行程了呃,要说拜访,人家生病,也不是时机,将来有的是机会。”芮冷玉一边说,一边拿出手机,搜索最近一班前往厦门的飞机票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那好吧,希望老人家能尽快没事,你也早点回来,跟我一起去什么罗布泊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不打紧,他每次复,都会持续几天到半个月,才能完全恢复,如果我赶不回来,你不用等,你直接先去,等我忙好了回来找你就是了。”
  
      (的有点晚,好在也补上了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