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38章 回到茅山2,茅山捉鬼人第1038章 回到茅山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38章 回到茅山2
    叶少阳只好答应下来。
  
      芮冷查到了第二天早上有一班飞机,立刻定了票。
  
      本来叶少阳想好了,利用这个难得的闲暇,跟她浪漫一下,去看场电影,再去个有情调的地方吃点东西,气氛如果延续到回家之后,没准自己今晚还有机会……结果因为出了这件事,一切计划也都泡汤了。
  
      为了明天能够早起,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去了,然后芮冷玉收拾好自己的行李,早早地休息了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叶少阳送她去机场,想到又要分别,心里很是不舍。进入候机厅之前,芮冷玉主动亲了他一口,多少算是给了他一些安慰。
  
      回到家中,叶少阳发现老郭居然地主似的躺在自家沙发上,两条腿伸到茶几上,手里捧着一碗茶,对面电视正在播放不知什么演出,一群穿着紧身皮衣短裤的小姑娘大跳热舞,老郭看得两眼放光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我家,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叶少阳一时间没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老郭眼珠子动也不动,说道:“瓜瓜给我开的门,我来你家,当然是找你有事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正好,我找你也有事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走过去,一脚踢开了茶几,老郭两腿悬空,无处着力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“哎呦!小师弟,你你你疯了!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只手提着他衣服的后领,从他手里把茶杯端过来,笑眯眯地说道:“说吧,干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郭嘴角抽了抽,随即讪讪一笑,“那个,你知道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我来问你?”叶少阳喝了一口他泡的茶,浓的发苦,一看杯子里茶叶比水都多,真是拿自己的东西不心疼。
  
      老郭嗫嚅道:“那个,我是约过冷玉,不过她也没去不是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口茶水喷在他脸上,大叫起来:“你说什么,你约过冷玉!!”
  
      老郭额头上挂着几枚茶叶,可怜兮兮地望着叶少阳,说道:“那时候她跟你还没成一对啊,还是我介绍你们认识的你忘了,之前她来我这里买过几次法器,有时候跟我聊一会,我以为她比较仰慕我,就约过她几次吃饭,结果她没去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彻底无语了,没想到自己审问之下,居然审出这件事,抓住他的领子,严肃认真地说道:“你喜欢冷玉!”
  
      “哪有!我是难得见到一个法术界的美女,想试着约呗,哪有什么复杂的想法,她拒绝了,我也就没这心思了。更不要说她后来跟你成了一对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无奈地摇了摇头,损他道:“你也真敢啊,对冷玉都动过念头,别说你这么老,就算你跟我一样年轻,还没我十分之一帅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滚,我年轻的时候,也是玉树临风。”老郭说着,把脑袋偏了偏,对着电视背景墙上反光的地方照了照,叹道:“当然了,我现在的确是变了一点,不过她老是请教我问题,我以为是仰慕我这种老前辈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仰慕前辈,呸!你得亏没去当老师,不然就你这样的,估计现在早去蹲号子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挠了挠头,说道:“这件事原谅你了,不过我很纳闷,这么久远的事,你是怎么想到的啊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个,我就这件事算是背叛过你啊,别的都没有,你不正好是送冷玉走吗,我以为她当趣闻告诉你了,所以你来兴师问罪啊。”老郭显得很委屈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这事!”叶少阳干脆直接说道,“我让你给崔府君和徐文长送礼,烧一些字画给他们,结果你烧了个赝品!你这还不如不烧。”
  
      老郭一听是这事,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,抓着叶少阳的手,讪笑道:“不是我不帮你啊,实在是真迹太贵,烧不起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也不能烧赝品啊,你这不是害我吗!多贵啊,咱们就豁出去一把,只要人家开心。”
  
      老郭脖子一缩,“那你豁吧,唐伯虎的画,最便宜的也不贵,就是上百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上百万,那就……上百万!”叶少阳跳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废话,就算拿得起钱,也是有价无市,没地方买呢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当场就蔫了,上百万……自己见都没见过那么多钱,就算有,拿去买一幅画,然后烧掉送礼,就是把自己打死也干不出这事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非得是唐伯虎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吴道子的?那更贵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挠了挠脑门,“没有便宜的?”
  
      “便宜的多了去,几百几千都有,关键是徐公那样的大家,你给他看那种档次的,只会污了人家的眼睛,你还不如烧赝品呢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想也是,这可真够难为的,仔细想了想,一拍大腿。“有了,古人的咱们烧不起,咱烧现代人的。”
  
      老郭道:“现代大家的作品也不便宜啊,南张北齐的画作都是天价,而且张小千那厮,因为破坏敦煌壁画,被罚在活大地狱受刑,徐公想看他的画,直接去活大地狱就行,找你干什么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不找名家,你帮我找一个美术学院的,学国画的,画的有个差不多就行,买他几幅画,烧给徐公,就说请他指点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郭是何等聪明人,一听就明白了,说道:“你是说,想激发徐公传授技艺的那种情怀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,你想,人成了鬼,画画之类的,跟人握笔的感觉完全不同,而且丹青材料也不同,虽然可以用鬼域的东西模拟,但毕竟不一样,尤其是对这些大家来说,细微的差别一定也让他索然无趣,又无处排解,所以如果能给他找个阳间的徒弟,名义上请他指教,他或许会很开心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郭道:“不如你自己画画找他指教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两眼一翻:“就我这种水平,你让人家徐公当初级教师吗?这个事交给你,你最找个最好是崇拜徐公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画国画的,就没有不崇拜徐公的,行我去美院找个有水平但还没成名的学生,画作肯定也不贵,这事不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