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42章 又多了一个1,茅山捉鬼人第1042章 又多了1个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42章 又多了一个1
    “喂,谁告诉你我是游客了!”张小蕊双手叉腰,神态很是蛮横,倒把小道士吓了一跳。火然????文  w?ww.
  
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不认识我?我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把捂住她的嘴,在她耳边说道:“你这么横干什么,我不是跟你说了,先别挑明身份,咱们来个微服私访,看看小苏把山门管理的怎么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哦,我一时激动,忘了。”张小蕊吐了吐舌头,冲小道士笑了笑,刚要开口,小道士疑惑道:“你们不是游客,那就是本地百姓前来听道场的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立刻用当地话说道:“是的是的,我就是山下李嘴村的,听说今天有道场,就过来瞧瞧,不知今天是什么道场?”
  
      小道士听他说本地话,并说出了本地村名,不再怀疑,说道:“今天是九月初一,南斗星君降临之日,代掌教道灵子道长主持祈福大会,就在后山广厦大殿外,吉时快到,两位快过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施了一礼,为他们指了方向,然后就走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道灵子,什么鬼?”张小蕊眨巴着眼睛问道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,“不许胡说,道灵子肯定就是小苏的道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哦,那个……我突然想到,师父,你们不都有道号吗,师祖也有,你跟道风为什么没有道号呢?”
  
      “谁说没有。道风子,就是他的道号。他无父无母,从小也没名字,我师父给他取名道风,既当名字,也是道号了。”
  
      张小蕊恍然大悟,喃喃道:“道风子,道灵子,那师父的道号也叫道什么子了?我怎么从来没见你用过啊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又不在山上坐宫,用道号干什么!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告诉我,你叫什么?道傻子,稻谷子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又敲了她一下,斥道:“谁告诉你我一定要叫道什么子,你师父我道号就叫少阳子!”
  
      “呃,少阳子……听上去不错啊。”张小蕊挽住他的胳膊,央求道:“师父你也给我取个道号吧,要霸气一点,又柔情一点的,嗯,最好一听就让人记住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两人赶到后山广厦大殿外面时,道场已经开始,正中间摆着法坛,供奉着三清神像,法坛前方,摆着一块四方宽布,中间是太极双鱼图,四周用铜壶镇压,为龟、鹿、鹤、马四种形态。
  
      苏钦章头戴法冠,身穿一件天蓝色流云镶边的道袍,手持法帖,站在法坛前,正在朗声诵读道经,前方用红色绒布地毯铺成一条路,两边各站一排小道士,身穿黄色镶黑边的道袍,一排敲锣,一排击磬。
  
      四周围聚着几十个乡民,鸦雀无声,在引领道士的指点下,挨个来到法坛前祈福烧香,完毕之后,苏钦章便用左手三指头,从法坛的香炉里捏出一撮香灰,在香客的眉心处点一下,为三清赐福,能免祸消灾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再三嘱咐张小蕊不要说话,然后带她钻进了乡民中间,假装看热闹。
  
      “师父,你不是说茅山传人就你一个吗,这些道士都是哪来的?”张小蕊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瞥了一眼周围的人,幸好击磬和敲锣的声音很大,这些人又全神贯注地望着道场那边,没人注意到张小蕊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让你闭嘴的!”叶少阳在她头上又敲了一下,突然想到一个有趣的问题:自己平时并不喜欢敲人的啊,而且也不敲别人,为什么见到张小蕊就想敲脑袋,难道因为是在自己徒弟的缘故?
  
      勐然想到,以前青云子也喜欢敲自己的脑袋,看来这八成是潜移默化的结果,成了茅山师徒的传承。
  
      “那疯子走后,内门是只有我一个,外门弟子当然是有的,不过以前也没这么多。”叶少阳伸头打量了一下,很多都是生面孔,估计是苏钦章新收的弟子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观察着苏钦章在道场上的一举一动,感觉举止之间,已经有一些宗师的气度了,心里挺满意。这时候听见前面几个大婶聊天,一个说道:“道场完了,是要释梦吧?”
  
      “释梦是明天,以前是半个月一回,现在改成每周一回,这位继任的道长可真是勤奋。”另一个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以前青云子道长总不在山上,说是半个月一回,有时候两三个月一回,来了找不到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别这么说,青云子道长虽然懒,但那是真有法力,不管是释梦,还是治中邪之类,那都是一算一个准,这位道灵子道长还是差一些的哦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当然了,青云子是师父,这位是徒弟,自然不一样。”
  
      另一个说道:“徒弟跟徒弟也不一样,以前少阳那小子,我看也比这位道长厉害许多。”
  
      一句话引起周围群众的共鸣,纷纷讨论起叶少阳,一个大婶说道:“要说少阳,是我看着长大的,这小子虽然调皮捣蛋,跟他师父一样没个正经,还总喜欢调戏小姑娘,不过本事是真的不坏,不比他师父差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听声音就知道是在景区卖烧饼的刘姨,实在忍不住,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,小声说道:“我说刘姨,您这是损我呢还是损我呢。”
  
      刘姨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顿时笑逐颜开,“哎呀,少阳!真的是你,你啥时回来的!”
  
      周围几个乡民也认出他来,这些人都是看着叶少阳长大的,在他们心中,根本没把他当成高高在上的得道高人,而是像自家村里孩子一样的后生晚辈,立刻亲热地聊了起来,随后有人注意到张小蕊的存在,立刻当成了是他媳妇,各种讨论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连辩解的机会也没有,只好任凭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乱说。
  
      等他们说够了,叶少阳方才打听苏钦章最近在山上的一些作为和作风,普遍反映都很不错,比以前青云子和他在山上的时候勤奋很多,叶少阳听了之后,心理也有数了,等道场做完,叶少阳亲热地跟乡亲们道别,答应他们会住些日子,得空去他们家里转转,这些乡民才依依不舍地离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