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048章 沙民事件2,茅山捉鬼人第1048章 沙民事件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048章 沙民事件2
    叶少阳摇摇头,老郭却立刻说道:“知道,网上有华夏国十大灵异事件,第一个就是双鱼玉佩,说是跟沙民事件有关,僵尸什么的。我以前挺有兴趣的研究过,不知道是真是假,正好你老哥在这,给我透露透露?”
  
      曹宇拿出一包香烟,分给大家抽,只有老郭接了。
  
      曹宇自己点了一根,深吸了一口,说道:“网上那些资料,我也大部分看过,虽然是捕风捉影,不过有些事情的起因,还是符合真相的,毕竟那么大的事情,就算是想要隐瞒,也不可能完全捂的住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老哥你就别卖关子了,给我们透露透露,当然,那些真正机密的东西,你可千万别说,我们也不敢知道。”秘密知道的越多,对自己越没好处,老郭这点觉悟还是有的。
  
      曹宇道:“真正的绝密档案,我也接触不到。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一件事:沙民事件是真的,不过当时被围攻的不是什么气象站,而是一个官方设立在罗布泊的物资转运点。
  
      这里要解释一下,因为罗布泊一向是科考和探险的重点,因此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组织,每年前往罗布泊的团队络绎不绝,而戈壁沙漠大部分是无人区,补给很不方便,因此在沙漠里,有很多官办或民间的补给点。
  
      我们部门在楼兰遗址中间,也有几个这样的补给点,同时负责监控。当年出事的,就是我们的一个补给点,情况是这样的,当时罗布泊里发生地震,我们请了一队地质学家前去考察,发现地震在干涸和罗布泊湖底,产生了一道裂缝,在裂缝的位置,出现了局部的极夜现象,伸手不见五指,其中怪声迭起,似乎地下藏着很多怪物……
  
      科考队也不敢下去探查,于是暂时退到补给点,汇报情况,组织下一步行动,就在补给点等待的过程中,科考队遇到了袭击,根据当时幸存者的讲述,当时袭击他们的是一群浑身都是沙子的人,枪打在身上,立刻就碎了,化成流沙,然后重新汇聚成人的形状。
  
      而且不光是这种未知生物,当时现场还发生了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神秘现象,据说当时整个补给点附近几公里范围内,天完全黑透了,怪声迭起,怎么说呢,就是民间说的‘鬼哭狼嚎’吧,信号也切断了。
  
      这些未知生物补给站的人进行疯狂攻击,巧的是补给站附近几公里之外,当时驻扎着一个民间的探险队,补给站只有一个人逃出来,前往探险队球员,探险队通过无线电报警,但因为路途遥远,等到官方的特警感到的时候,看到了一副十分可怕的画面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曹宇面上流露出一丝复杂而恐惧的神情,“我当时还是部门里的文职,负责科考项目的,跟特警们一起驻扎在玉门关,当时我也是第一批赶到的,那个画面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等人都睁大眼睛望着他,等着他往下说。
  
      曹宇用力吸了几口烟,说道:“我们当时看到,探险队的成员,一个个都趴在地上,互相撕咬,像野兽一样……被咬伤的部位,流出来的不是血,而是绿色的液体。最要命的是,这些人的身体都七零八碎,肠肚内脏都流出来,从医学的角度来说,人这样绝对已经死了,还有一个只剩下头颅和脖子,依然在撕咬别人……
  
      叶先生,诸位,也许这画面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,但我们都是普通人,看见这一幕,那种震撼,根本没法说。”
  
      曹宇把烟头塞进自己的烟盒里,然后拿出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闹补了一下那个画面,也是觉得很恶心,人咬人,人吃人,这种事情就算对法师来说,也实在有点重口味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人当时已经不是活人了,”四宝说道,“流绿色的血,说明他们已经中了尸毒,成了僵尸第一种形态活死人,至于你说的那些沙子组成的人,我就不知道了,从没见过这种形态的邪物。”
  
      四宝说话时,目光瞟向叶少阳和老郭,两人都不说话,跟他一样,也是第一次听说形态这么离奇的邪物。
  
      “后来怎么样了?”老郭问。
  
      曹宇道:“他们发现我们之后,停止互相撕咬,开始攻击我们,咬伤了一个特警。我们没有别的办法,临机决断,只有用枪扫射,打在身上,他们居然死不了,只有脑袋被打开花之后,他们才彻底不动。
  
      我们控制了一个会动的头颅,拿回去研究,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,他已经死了,大脑也没有任何活动……不过仍然可以做出表情,但是无法跟人交流,并且具有攻击性……那个被咬的特警,后来也变成这样。当时有生物学家说,这是一种未知的病毒,能破坏人的中枢神经之类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郭噗嗤一声笑出来,“曹老哥,我们法师,从来不反对科学,不过很多事情,强行用现有的科学来解释,会让人感觉很可笑的。”
  
      曹宇点点头,道:“那是二十年前了,当时环境跟现在不一样,我现在不就来找你们了吗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后来呢,这些事情你们都是怎么知道的,你不是说人都死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就是那个幸存者,他命大活了下来,按他自己的说法,他脖子上戴了一块祖上传的玉,那些沙子组成的人,似乎有些顾忌那东西,这才让他逃了出来。而且探险队当时也有人逃走,情况就是这样走漏出去的,这就是真正的沙民事件,不过网上关于事件真相的猜测,都是后人想象的,因为真相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曹宇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本来只是一次地质考察,没想到发生了这种可怕的事情,官方成立了专案组去调查,因为这一切都是地震产生裂缝之后才发生的,所以我们去湖底调查那个裂缝,结果……裂缝已经合起来了,一点线索都没有了。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