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735章 蚂蚁啃大象2,茅山捉鬼人第1735章 蚂蚁啃大象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35章 蚂蚁啃大象2
五行尸情急中弯腰来咬,叶少阳等的就是这个机会,就势把四血化尸丸丢进它嘴巴里,右手飞快地拈出两张灵符,在它嘴上贴成十字形,顺便拔下挂在它身上的勾魂索,往后勾住一只水尸的脖子,用力一拉,借势跳上水尸的肩头,转过身,面对五行尸作法结印。
  
  “太上三清,应变不惑,诸般邪魔,四血全破!急急如律令!”
  
  五行尸体内发出一声闷响,巨大的身体颤抖起来,倒在水尸群中。
  
  众多水尸一涌而上。
  
  叶少阳急忙退了出去,落地之后,深吸了一口气,紫昆道人凑过来,问道:“解决了?”
  
  “不确定,按说吞了我的四血化尸丸,应该是妥妥的挂了。”叶少阳沉吟了一下,望着众多水尸说道:“这些怎么办?”
  
  “我的傀儡术,只能控制它们一刻钟左右,到时候还是跟从前一样,趁这工夫,咱们得把它们赶紧解决了。”
  
  紫昆道人说完,招呼几名弟子,每人都拿出一枚锋利的匕首,在上面抹上黑狗血,用符火烤干,然后走过去,对着外围的水尸,用匕首噗的刺进后脑,然后用力搅拌。
  
  水尸颤抖着发出惨叫,身体立刻软下去,身上的脓水炸开,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。
  
  紫昆道人一干人都用手帕捂着脸,去做这件事。
  
  叶少阳本想帮忙,闻到这股恶臭,实在不想过去了,任凭他们自己去干。
  
  曹宇等人见他们好像在清场,认为是完事了,这才从远处走过来,然而走到一半的时候,从水尸包围圈的内部,突然产生了一股异动,夹杂着一声高过一声的怪吼。
  
  五行尸没死?
  
  叶少阳也是惊了一下,立刻对曹宇他们挥了挥手,让他们继续回去呆着,然后用手电往水尸中间照去,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:
  
  五行尸已经站了起来,不过浑身已经被水尸们撕扯得千疮百孔,胳膊也掉了一只,伤口不再复原,汩汩地往外流淌着黑血。
  
  “噗,噗!”
  
  随着一连串这样奇怪的声音,水尸体内似乎有水泡不断顶破表皮,流出黑色的血,脸上口耳眼鼻之中,伸出了舌头一样的软肉,越来越长,每长出一截,前端立刻开叉,仿佛植物的根系,眨眼之间,便形成了一张网的形状,将五行尸的身体牢牢抓住,越裹越紧。
  
  所有人都呆在当场,如此刺激的画面,连叶少阳也从来没有见过,仿佛在上演着一场活生生的怪物进化电影。
  
  “这,这是什么鬼东西,叶掌教”紫昆道人方寸大乱,失声叫起来。
  
  “血浮屠?”叶少阳喃喃吐出这三个字。
  
  “血浮屠!”紫昆道人叫起来,双腿忍不住颤抖起来。
  
  血浮屠这个名字,对于法术界的人来说并不陌生,很多典籍里都提到过这种邪物。叶少阳记得《百邪志》中有这样的记录:
  
  血之浮屠,血精所化,以鬼为魄,以尸为根,盘根错节,状如浮屠,多达九层……
  
  《百邪志》与山海经中关于生灵的记载类似,也不知道是哪个道士写的,记录的是上古洪荒时期存在的一些形态奇特的邪物,女魃、后卿这些也有收录,不过里面有很多很奇葩的邪物,例如这血浮屠,叶少阳小时候没什么书看,把这本书一向是当成神话故事来看的,因此印象深刻,但是对于书里记录的大部分邪物,都没有当真。
  
  毕竟这些所谓的上古生灵,在之后的几千年里根本没有出现过,也早就已经被法术界遗忘了。
  
  此时此刻,看到眼前这个造型奇特的邪物,叶少阳立刻就想起了血浮屠来。
  
  叶少阳努力回忆书上关于血浮屠的记载,似乎说是上古诸神之战中,九黎尸王将臣为轩辕氏诛杀,魂魄精气和血肉化作嬴勾后卿女魃三位后来的尸王,但僵尸的尸体倒卧在昆仑神木之中,千年不腐,吸收天真地秀日经月华,滋生出血浮屠这么一个东西,屠杀无数生灵,后来为阐教金仙所诛杀……
  
  严格说来,血浮屠是妖,但因为是尸体所生,以魂魄血肉为食,不算是纯粹的妖……叶少阳记得当时看到这一篇的时候,曾经找道风讨论,道风给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:冬虫夏草。
  
  当时书上还有配图,不过是毛笔画的,跟现在的抽象画有的一比,叶少阳看着眼前逐渐生长起来的这个庞然大物,不敢决定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血浮屠,问紫昆道人:“你也听说过血浮屠是吧,我不敢确定这个是不是,依你看呢?”
  
  “是……八成就是。”紫昆道人脸色发白。
  
  “你这么确定?”
  
  “满清时期,我众阁派几个先祖曾经用血蛊尸王尝试着养过一只血浮屠,结果成了,虽然只有三层,不过十分了得……”
  
  叶少阳震惊,“你们先祖养过血浮屠?”
  
  “那几个先祖,都是痴迷法术,养血浮屠并不是为了害人,说简单点,就是想印证血浮屠是不是真的存在。”
  
  叶少阳听了这话简直无语到想笑,问道:“后来呢?”
  
  “后来养是养出来了,不过却是高估了他们自己的实力,再想灭掉血浮屠已经做不到,反而被血浮屠杀死吸收,后来据说血浮屠跑了,失去踪迹……这算是我们众阁派历史上比较反面的一次事件,所以记录的比较详细,眼前这个东西……好像就是血浮屠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合着你们众阁派还有正面事件?”
  
  紫昆道人快哭出来:“我说叶掌教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啊,这这这怎么对付,我是没办法了。”
  
  在两人说话工夫,血浮屠已经生长到了一定高度,下面的触须一样的根系不断将周围的水尸拉过来,用力绞杀,顿时皮开肉绽,尸血横流,却是连肉带血被吸了个干净。看的人心惊胆战。
  
  看着眼前这连恐怖片里都不会出现的一幕,叶少阳想到四个字:杀戮机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