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759章 右手,茅山捉鬼人第1759章 右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59章 右手
    太阴山管事的是右手,手下最得力的四个助手,便是四大罗刹,据阴司掌握的情报,四大罗刹在太阴山的实力并非最强的一个等阶,但也绝对属于上乘,而且因为是右手的助手,地位很高,甚至压过血海十八峰的若干首脑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些太阴山的高层极少亲自出现,身份也是极为神秘,就算是黑无常,也只是听说过四大罗刹的名字,知道其中有个玉面罗刹而已,却不知道原来自己与她还蹭有过一段渊源。
  
      玉面罗刹咯咯地笑起来,手下动作不停,与黑无常继续斗法,娇声娇气的说道:“说起来,本宫能有今天,也是托了八爷的福,当年若不是八爷将我捉拿,阴司又一力将我镇压在地狱受苦,我怎会对阴司绝望,之后又怎会在机缘巧合之下逃出阴司,加入太阴山。”
  
      八爷怒哼一声,“若知道你有今天,我当日就该灭了你这妖孽,你在人间为祸,残杀数百人,难道不该下地狱,天地律法,岂容你乱来!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,天地律法!”玉面罗刹狂笑起来,一身鬼气迸发而出,如同一条红练,将黑无常裹在中间,狂攻不止。
  
      “好一个天地律法,当年我遭拐卖,被山民强娶为妻,村人无一怜悯,几番逃走被抓回去,百般折磨,最后竟将我溺死在井中……我托梦给我父母报官前去,竟然全村人作伪,若当时有人揭发,肯出来作证,让他贼人一家偿命,何至于会有今天的我?
  
      天地律法,哈哈哈……八爷,我被人打断肋骨,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时候,律法何在,我在逃跑路上被抓回去,用铁索抽打的时候,律法何在?哈哈哈,我的尸体在枯井中腐烂的时候,律法何在?”
  
      玉面罗刹陷入癫狂之中,围着黑无常展开疯狂的进攻,两人对攻了一记,各自被震开。
  
      玉面罗刹对着黑无常伸出一只手,掌心里燃烧着一团火焰。
  
      “曾经我是相信过天地律法,相信上天自有公道,相信所谓的天地律法,可是最终……”玉面罗刹握紧手指,再张开时,火焰已经熄灭。
  
      玉面罗刹摇了摇头,展开了新一轮的攻击。
  
      在玉面罗刹身边不远处,一座沙丘上,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,一身银装,头发也是雪白,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,胡子拉碴,不修边幅,不过看上去却是很符合人间妹子的审美观:名副其实的大叔。
  
      大叔手里提着一只酒葫芦,不时就灌上几口,另一只手提着把一人长的刀,寒光闪烁。他一直在望着两军厮杀的战场,神情默然,一句话也没说过。
  
      玉面罗刹一边跟黑无常缠斗,一边招呼大叔:“雪魔,你还在等什么,速度动手,别忘了右军的交待,人间不宜久留!”
  
      黑无常心神一凛,雪魔……这也是个太阴山大名鼎鼎的人物,至少跟四大罗刹是一个等级的。
  
      一个雪魔,一个玉面罗刹,没想到太阴山为了这次行动,居然出动了这两位强者,看得出,他们对于白起也是势在必得。
  
      雪魔喝了一口酒,喷在自己的佩刀上,双手提刀,口中默念着咒语,用力照着白无常的方向劈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一道半月形的刀光,携带者无数雪花般的碎末,急速推进。
  
      白无常双目暴睁,停止作法,双手需花若谷,向前推出去,在身前形成一道结界,结界刚成形,刀光也赶到了,打在结界上,碎成了数不清的雪花一般的碎末,在空中纷飞,不停地冲撞着结界,发出雨打芭蕉一般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妖气,般若幻象,你是佛门之妖。”白无常目光如电地望过去,“你是提婆族还是修罗族?”
  
      雪魔微微一笑,对着前方劈出了第二刀。
  
      白无常摸出一只判官笔,直接在结界上写出符文,化作灵力,融入结界之中,傲然说道:“纵然你有逆天修为,若是能突破我这印法,七爷我这数千年也算是白修炼了。”
  
      雪魔大笑,右手抓住刀柄,在空中一转,化作金光落入自己袖子里,双手结印,操控着漫天的雪花,不断围攻白无常布置的结界。
  
      “白七爷,我知道你二位的任务就是拖住我们,你知道我们不敢在人间久留,只等徐公功成,收了白起,便可返回阴司,其实……我们何尝也不是为了拖住你们。”
  
      拖住我们……黑白无常听见这番话,心中震惊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大战,看似水火不容,其实双方都有所顾忌:太阴山受限于鬼域和人间空间的关系,不可能有太多强者能破开虚空过来,阴司也是一样,受限于天地大道,不敢来更多人,他二人和旗下的还魂司,本来管的就是在人间勾魂娶魄,因此才有资格来到人间,却也不敢久留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任务就是雪魔方才所说:尽力拖住太阴山这群不速之客,为徐文长和叶少阳他们争取时间,只要他们得手,徐文长发信号来,他们会立刻收手,毫无不留恋地回阴司去。
  
      人间,从来都不是阴司和太阴山的战场。至少现在不是。
  
      雪魔话音刚落,突然一道红光,从他身后的远处飞来,越来越大,黑白无常很快看清,这是一辆车,确切的说,是一顶轿子,四周蒙着红布,前后没有抬轿的杆子,而是四盏幽绿色的灯笼托着,鬼车前段车夫的位置,站着一个玉面小童,长的很可爱,头发挽成发髻,模样类似人间道观常见的道童,不过双眼中却是透着几分邪气。
  
      轿子巨大,前方垂着一道珠帘,能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坐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鬼车……黑白无常心头一紧,鬼车是鬼域的一种交通工具,乘坐这玩意可不是为了便利,而是身份象征,这一点是学习古代皇帝皇后的龙车凤辇,在阴司有资格做鬼车的只有崔天子和几大王爷,连他们自己都没资格坐。
  
      太阴山为鬼域******,建制处处模仿的也都是阴司,能够坐如此庞大的一辆鬼车出行的,绝不超过三五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