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778章 千年一场空2,茅山捉鬼人第1778章 1000年1场空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778章 千年一场空2
    智深禅师轻轻吸了一口,赞道:“青丘山的碧泉水煮的茶,多年没尝过了。』』『天籁小说Ww『W.⒉3TXT.COM”
  
      小九笑道:“大师若是有空,可以时常来品尝。”
  
      在智深禅师面前,小九表现的端庄不失礼数,很像是一个大家闺秀,完全没有对别人那种高不可攀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笑了笑,道:“人间现在是什么样子?”
  
      小九想了一下,说道:“变化很大,跟千年前完全不同了,你让我说,我还真说不出,总之什么都变了。”
  
      随即叹了口气说道:“大师当年一句箴言,未能理解,却是在人间被困了千年,现如今总算明白,但是千年已过了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慢吞吞说道:“就算你当时悟出来,莫非就不会遭受此劫……所谓福祸相依,你被封印千年,却得以保全,若是不受此劫,这千年来,岂能不受别的劫难?”
  
      小九恍然,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目光从小九脸上掠过,道:“狐王,进一步说,若没有这千年封印,你岂能得到今日这份佳缘?”
  
      佳缘?小九脸色微红,道:“禅师看出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面带桃花,眉扫春风,自是情窦已开之相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偷偷瞟了阿紫一眼,阿紫想起在人间看到的那一幕,捂着嘴偷笑。
  
      小九叹了口气,“也没什么缘分吧,毕竟……我所求不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求不多,怕还要失去呢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一惊,忙问:“大师这是何意。”猛然想到什么,“大师,你这次来青丘山,怕是为这件事来的吧,求大师指点迷津。”
  
      “福兮祸之所倚,是福是祸,谁能预料?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收敛笑容,站起身来,双手合十,喃喃道:“青丘山曾于我有恩,今日特来赠一句谒于狐王:情到深处人孤独,缘来缘去总伶仃,魂飞魄散随风去,千年等待一场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道最后,语调十分悲凉。
  
      这四句诗,就算没有背后的深意,光是字面意思,已足够让人理解,魂飞魄散……一场空。
  
      小九彻底怔住。在一旁伺候倒茶的阿紫也是吓的花容失色,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过了半晌,小九回过神来,望着智深禅师问道:“大师,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,有没有办法禳补?”
  
      “天道无常,天道无情,怎能禳补?”
  
      小九道:“我听说大衍之道五十,去一而变,任何事情总有一线生机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点了点头,说道:“若是没有生机,我怎么来这一趟?话说到此,和尚我也不藏了,不久之后,狐王你面临一场抉择,生与死,如何选择,全在狐王自身,若选择生,自是逢凶化吉,争得一线生机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凝眉道:“自然是选择生,哪里会有人选择死?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摇头:“狐王,我只怕你到时候会选择死呢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疑惑不解。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双手合十,对小九微微躬身,宣了声佛号,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大师!”阿紫情急中想追出去,被小九阻拦。她知道智深禅师已经说的够多了,再问下去,他也不会说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主上……你不要多想,或许没有这么严重呢?”阿紫安慰道,然后又觉得这话没什么信服力,补充道:“就算是真的,大师不也说了,到时候还有一线生机,抉择权还是在主上自己手中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小九沉默不语,把智深禅师的四句话默默又念了一遍,隐约想到了某种可能。
  
      也许……一切都是命运注定,没有反抗的机会?
  
      小九轻轻摇了摇头,就算真的是这样,明知不可争,自己也要争一次!
  
      直升机在基地降落,下飞机之后,叶少阳和四宝登上了越野车,然后一路往东,走的还是来时的路,车到敦煌的时候,四宝要去看大佛,因为信仰的不同,叶少阳对佛门的一切自然都没什么兴趣,于是让四宝一个人去,自己继续乘车返回内地。
  
      在路上,叶少阳用车载的充电器给手机充了电,打开手机之后,看到一堆微信和短信的留言,都是周静茹、谢雨晴、张小蕊、老郭等等来的,都是问候,也没什么事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也了几条,叶少阳从头看了一下,大意就是师父病重,走不开,不能前往西域,让他完事之后跟她联系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立刻回了电话过去,刚响了一声就接通了。
  
      “少阳,你怎么样了?”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关切。
  
      乍听见芮冷玉的声音,叶少阳感到十分的亲切。“我刚从罗布泊出来,一切都好,大家也都没事。”说这句话时,叶少阳想到了吴嘉道,不过芮冷玉还不认识他,因此没有提,打算回去再跟她慢慢说。
  
      “当时不是说好了一起行动的,你怎么没来找我?”
  
      那头停了一下,道:“我师父病重,我不放心让别人照顾,就没过去找你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头一沉,道:“情况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“倒是没太大的事,你不用担心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当即提出要去看望老人家的意思,在来罗布泊之前,一谷大师就病了,当时自己有事在身,也就算了,现在事情了结,自己这个准女婿怎么也得去看望一下老人家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犹豫了一下,也同意了。挂上电话,芮冷玉给他了个地址,叶少阳乘车到乌市,开房间好好洗个澡,然后睡了十几个小时,之后让芮冷玉帮着订了机票,直飞厦门……
  
      从飞机场里出来,芮冷玉在等着他。
  
      将近十月的厦门,还是炎热不堪,芮冷玉穿了一件黑色长裙,脸上扣着一副大大的太阳镜,看上去很酷。
  
      离老远看到她,叶少阳顿时兴奋的难以自已,快步走过去,本来想跟她来个拥抱,但是芮冷玉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好,于是打消了念头,冲她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摘下太阳镜,也对他笑了笑,笑的有点勉强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怀疑她是牵挂一谷大师的病情,心情不好,也没多问,在她的带领下走出机场通道。
  
      (昨天公众号号码错了,成我个人微信了……大家别加了啊,大家搜索公众号,记得是公众号:qingziv5。文章改在今天。进入新的篇章,构思不足,所以今天两章,容我好好构思一番…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