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823章 小慧驾到2,茅山捉鬼人第1823章 小慧驾到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823章 小慧驾到2
    姚梦洁咬着嘴唇,犹豫了一下说道:“是的,只要度过一个月左右,我就安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,涉及到我家族的秘密,真的不能说,我承诺,等一个月之后,我源源本本都告诉你们。”姚梦洁望着芮冷玉,一脸的诚恳。
  
      这样一副模样,让芮冷玉也是没办法再问下去,耸了耸肩,开始跟姚梦洁打听她家族的谱系,然后牢牢记住,打算回去之后好好调查一番。
  
      在机场的快餐店里,叶少阳找到了覃小慧,和高高在一起,津津有味地吃着炸鸡,两个人吃的嘴边都是油。
  
      “少阳哥!”覃小慧现叶少阳,眼前一亮,急忙站起来打招呼,随便抹了抹嘴边的油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也可以吃东西?”叶少阳有点好奇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啦,遇到好吃的还是可以吃的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简单介绍了姚梦雪,大家互相打了招呼,然后芮冷玉开车带着他们去见一谷大师。车开到闹市区的时候,覃小慧让芮冷玉路过有商场或大型市的地方停下,自己去买些东西看望老人家,她虽然是冰蚕出身,毕竟也在人间呆过很多,耳濡目染的也知道一些礼节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客气了一下,也没有坚持,放慢车,寻找合适的商业场所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不就是个市吗,停车进去看看。”叶少阳指着路边一家大型市的门头说道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瞥了他一眼,“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市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还要看名字,勒天……有什么不对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都不看新闻的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上厕所的时候还真是会扫一下微信推送的新闻,被芮冷玉这么一提醒,立刻就想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市这么大,门口怎么一个人没有呢,哼哼,原来是棒子的。”
  
      车子经过正门的时候,叶少阳放下车窗,暗自运用罡气,把手里的纯净水瓶对准招牌砸了过去,正好击中“天”字,把上面一横打掉了,变成“勒大”两个字,边上几个人看见这一幕,大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也哈哈大笑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瞪了他一眼道:“你这可不是理智的行为哦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不理智一回吧。”叶少阳心里还是很开心。
  
      最后找到一个市,覃小慧和高高进去买了一些养生的保健品,叶少阳知道她们不是特别精通这个,本来是来帮一谷治伤的,还能想到买礼物拜访,叶少阳明白这是给足了自己面子,心中很是感动。
  
      来到一谷大师住的机关小区,下车步行过去的时候,芮冷玉又想起了胡旺的死,一阵心塞,叶少阳看出来,握住她的手,轻轻捏了捏,给予安慰。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早就在家里等着,见到他们,表现的很热情。姚梦洁送了一箱法国的红酒,没有多做介绍,她相信一谷大师这种身边的人,一定知道这些酒的价值。
  
      寒暄片刻之后,覃小慧便问起一谷大师的情况,听完之后,请求让自己检验一下,一谷大师自然从命。
  
      覃小慧先给一谷大师搭脉,然后给了他几根丝状的药草,让他嚼碎了,然后吐在一个小碗里,接着让高高作法,将一个蚕茧状的东西烧着之后,对着碗底烘烤起来,一谷大师吐出的药渣被烤干之后,变成血红色,上面遍布着一些粉红色的小点,好像蚜虫一样,看上去有点恶心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芮冷玉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覃小慧和高高一起端详片刻。
  
      “是本名蛊!”覃小慧道。
  
      高高跟着点头,道:“不是一般的本命蛊,那个巫师修为很厉害,一谷大师,说真的,你能活下来,是真是个奇迹。”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点头叹道:“是了,那个家伙十分了得,不然也不至于让我中蛊……请问大巫仙,这蛊能除吗?”
  
      高高道:“大师,如果你是刚中蛊,不出一年,蛊没生根,我可以很容易就帮你清楚,现在过了这么多年,这蛊早就在你体内生根,与精血相融,很是麻烦。大师,不是我夸口,普天之下能解这蛊的只有两个人。”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一听之下,急忙问道:“哪两个?”
  
      高高指着覃小慧和自己说道:“当然是我们俩了。”
  
      覃小慧瞪了她一眼,“在大师面前,不可以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爽朗地笑起来,道:“说的没错,一个是大巫仙,一个是巫灵信女,能给老夫治伤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  
      高高笑道:“大师,你这本命蛊想要清除,也需要耗费我们很多心血的,说句实话,要不是看在叶天师的份上,我们绝对不会出手的。”
  
      覃小慧斥道:“高高!”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扫了叶少阳一眼,点头笑道:“我有个好女婿。”
  
      覃小慧一听这话也愣住了,转头朝叶少阳和芮冷玉望去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吐了吐舌头,咧嘴笑道:“还没正式拜堂呢。”
  
      覃小慧笑起来,拱手道:“提前恭喜少阳哥了,抱得美人归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嘿嘿傻笑,随即敛色问道:“那个,师父这蛊,真的还有救?”
  
      “有的,就是需要大师配合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当然配合,按照覃小慧的要求,来到卧室,让一谷大师脱下上衣,趴在床上,覃小慧让高高帮忙,在一个小碗里化开了,然后口中吐出冰蚕丝,掺入其中,然后把粘稠的液体抹在一谷大师的后心处,说道:“大师,接下来可能会有些痛苦,您忍着点。”
  
      一谷大师笑笑;“劳驾。”
  
      覃小慧在床边坐下,双手结了一个巫术的印法,对高高点点头,高高立刻拿出一些碎屑,铺撒在液体上,覃小慧一只手指按在上面,开始念念有词,语十分飞快,粘液逐渐沸腾起来,冒出青烟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和芮冷玉手拉着手,在一旁紧张地等待着。眼前生的一幕,对他们来说倒没什么,但是对姚梦洁来说,却是感到十分的神奇,眼睛一眨不眨地关注着。
  
      覃小慧猛然停止念咒,手指用力按下去,粘稠的液体立刻向着中间聚拢起来。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