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873章 黎山老母3,茅山捉鬼人第1873章 黎山老母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873章 黎山老母3
    叶少阳心中明白,这是黎山老母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门内的一些情况,故意领他们走小路。?????  w?w?w?.?
  
      一路来到山顶大殿之后,却没有进殿,而是来到一片开阔的道场上。道场边上,有一个好像是观礼台的所在,看上去像是玉石雕刻而成,一共三层,最高处有一方石台,上面立着个身穿素色道袍的女子,背朝着三人,一头银发披在脑后,好像在凭栏眺望山下,身边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女子,倒是面朝这边,警惕地看着四人。
  
      带领叶少阳一行人上山的两个弟子恭敬行礼,“禀告仙娘,叶天师一干人带到了。”
  
      然后躬身后退,自行下山去了。
  
      仙娘,是对黎山老母的尊称,跟圣母一样,反正叫什么都行,就是不能直接叫“老母”,不然一准直接就被噼死了。
  
      阿紫对着黎山老母的背影行了一礼,口中说道:“参见圣母!”随后对叶少阳三人使了个眼色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三人急忙跟着行礼。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这才转过身来,脸色平静,无悲无喜,打量着三人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之前见过她一回,不过当时离得远,看得不仔细,现在面对面看着,黎山老母满脸皱纹,看上去有点严厉,不过五官端正,眉目之间可以看出年轻时一定是个美女。
  
      呃……有点走神,叶少阳急忙止住胡思乱想,冲黎山老母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一个个望过去,说道:“一个和尚,一个道士,一个恶鬼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小马立刻说道:“老……圣母这话说的,我是鬼,但我不恶啊,我是风之谷白云城主……哎呦!”
  
      小马嚎了一嗓子,是叶少阳踩了他一脚。叶少阳真是后悔带他来了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提什么风之谷!
  
      果然,黎山老母听见“风之谷”三个字,盯着他说道:“风之谷,可是道风那厮在鬼域组建的势力?”
  
      言语之间,带着一丝不屑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赶紧把话题引开,拱手说道:“圣母,我们这次找你来,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咨询……嗯,从哪说起呢。那个,你可听说过天劫将至?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淡淡说道:“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无奈,干咳两声说道:“那个,可能没人告诉你,反正阴司这边很流行这种说法,说是天劫将至,人间和阴司将遭到颠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打断他,说道:“怎么样的颠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我也真不知道,反正很厉害吧,总之大家都在想办法应对,我师兄道风组建风之谷,就是为了应劫,据说需要找到四位应劫之人,青牛,玄武,朱雀和白狐,现在后三个已经找到了,只差青牛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边说,一边注意打量着黎山老母的神色,却是古井无波,没有任何反应。
  
      “说下去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犹豫了一下,耸了耸肩说道:“青牛祖师下落不明,据说是在青冥界,用的法器是金刚琢,也就是一个金属的圈子……嗯,所以我跟道风前段时间才针对这个,来青冥界到处查找,结果都不是。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慢吞吞说道:“所谓查找,便是将疑似之人全痛打一顿,逼他们用类似金刚琢的法器,再去分辨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十分尴尬地咧了咧嘴,“这个,是他的主意,跟我没关系,我当时跟过来,是为了盯着他,怕他弄出大事,事后我也对他批评教育了一番,他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所以他这次不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也没就这个话题说下去,道:“你来找我作甚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犹豫了一下,该说的总是要说的,当下嘿嘿一笑,故意表现的谦卑一些,“是这样,听说圣母也有一个类似金刚琢的法器,所以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黎山老母身边一个道姑大声呵斥道:“放肆!你想来验证圣母是否青牛?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抬起手,让她不要说话,低头看着叶少阳,道:“所以道风这次没来,换你来检验了,你是不是也要跟我斗法以求检验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头一紧,连忙拱手说道:“不敢不敢。只是想来确认一下,假如圣母真是青牛祖师转世,还望以大局为重,共同对抗天劫……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,淡淡说道:“我从人间来,数千年来,你是第一个敢问我出身的人。我想知道……是谁给你的勇气,让你敢这么做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哑然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在人间张扬跋扈,争强斗狠,与我无关,只是……你们真当这里是人间,可以任凭你们胡来?”说到这,黎山老母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,冷冷说道:“敢上梨山来质问我的出身!”
  
      四宝合掌说道:“圣母,我们是真心来请教的,真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望着黎山老母,道:“圣母说我们在人间张扬跋扈什么的,请问我们在人家做什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悬空观在人间的道宗,不是你们所毁,无极天师,不是你们所杀?”
  
      果然是为了这件事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深吸了一口气,道:“这件事,一时半会还真解释不清……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袖子一挥,“我也不想听,你与悬空观之间的因果,与我没关系,只是你居然敢上门来质问我的出身……叶少阳,你真当有因阴司罩着你,我不敢把你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耸了耸肩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  
      “我能见你,并且跟你说这么多,完全是看你祖先的面子,所谓的茅山掌教,在我眼中还不值一提!”
  
      “我祖先?叶法善?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不答,反问道:“若我是青牛,你们打算把我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希望圣母以大局为重,配合道风,抵抗天劫。”
  
      黎山老母嘴角噙着一丝微笑,“我若是不同意呢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对我用强,逼我答应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耸耸肩,“这肯定不会,我们肯定会来劝你,打是不会打的,因为以圣母的法力,我们肯定不是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马屁也没派上什么用场,黎山老母表情不变,说道:“道风何在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