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891章 又见死对头2,茅山捉鬼人第1891章 又见死对头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891章 又见死对头2
    “叶少阳,你!”木子大叫。?火然?文????w?w?w?.?
  
      “你真当我傻的啊!”叶少阳一边说,一边往来时的方向奔跑起来,“我不知道你是谁,但你肯定不是木子!”
  
      对修为上的怀疑,只是一方面。
  
      主要是后来这些对话,让叶少阳确定,眼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木子!
  
      虽然长的跟木子一样,但是木子就算救出自己,也根本不可能说这么多阴阳怪气的话。
  
      在认定他不是木子之后,叶少阳并没有急着揭穿他,不然就得开战,自己现在这个状态,基本上就是自寻死路。
  
      因此,他才强迫自己沉住气,假装让他帮忙查看自己手腕上的封印,把他骗到自己身边,再突然让他注意自己的印堂,在那种情况下,不管对方是谁,基本上肯定会本能地抬头看一眼,然后……叶少阳施展了天眼之光,也是他目前唯一能过施展的法术。
  
      施展天眼之光,靠的不是法力,而是精神力。这是一种无法被封印的力量,因为只能使用一次,也只能伤到一个人,所以叶少阳自从被关押之后,就一直把天眼之光当成保命的手段,轻易没有使用过。眼下也是被逼到了绝境,只能铤而走险,然后也不看他被伤的情况,死了没有,赶紧就跑了。
  
      相比心中的那些谜团,眼下最重要的是保命。
  
      “叶少阳,叶少阳,我早知道你诡计多端,本不应该跟你说这么多!”
  
      身后传来木子的咆哮,“幸亏贫道我而今有了肉身,修为大进,不然挨了你这一下天眼之光,真的要让去见三清了!”
  
      贫道?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中疑惑,这家伙还是个道士?而且虽然是木子的声音,但是听上去感觉有点熟悉似的?
  
      叶少阳回头看了一下,木子已经追了上来,脸上被自己天眼之光击中的地方,皮开肉绽的形成了一个坑,不断往外流着血,嘴角却是带着一抹冷笑,这个样子看上去狰狞无比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身罡气无法施展,靠着体力,奔跑的速度比普通人要快上不少,但是跟身后那个可以用修为飞行的家伙相比简直差太远了,叶少阳正跑着,突然一道人影从自己身边闪过,挡住了去路,叶少阳一看是木子,差点就要跪了,干脆也不跑了,望着木子的脸,疑惑地说道:“你到底是谁,认识我?跟我有仇?那你把我救出来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救你,又不是为了杀你,我跟你说过多少次,我要的是你的身体!”
  
      我的……身!体!
  
      叶少阳浑身一颤,立刻想到了对方的身份,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是通玄你个阴魂不散的老畜生!!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!
  
      这个从一开始就跟自己作对,但怎么也死不了的家伙,居然又阴魂不散地找到自己了!
  
      “你居然还变化成木子的样子,卧槽,你这无耻地也是没谁了!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嘿嘿笑了一声,“你错了叶少阳,不是我变成了他的样子,而是……我夺了他的身体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浑身触电般地惊了一下,夺舍……当下恨恨说道:“他元神何在!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耸了一下肩膀,道:“我最喜欢的是你的身体,但是一直没有机会,正好你有了这么一个替身,是你精血所化,比你的身体是不行,不过暂时也可以一用……
  
      不过说来也怪,我本意是炼化他的元神,完全得了他的躯体,不想他元神强度极大,竟是无法炼化,并时常想要把身体夺回去,很是麻烦。我只好将他的元神封印起来了,免得给我打岔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停顿了一下,朝叶少阳慢慢走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这身体我也只是暂用罢了,归根到底,我还是对你最感兴趣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对你不感兴趣!”叶少阳听说木子没事,也就放心了,看着通玄道人,真是有欲哭无泪的感觉。一边后退,一边苦兮兮地问道:“我真的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缠着我啊,你为什么不去找别人,而且你要我的身体,到底有什么用?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嘿嘿一笑,习惯性地想捋胡须,伸手一摸下巴是光秃秃的,于是改成摸了摸下巴,说道:“我也要斩三尸证道啊,我连肉身都没有,拿什么斩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听了这话,真是感到心累。“所以你就想夺我的身体?我说,咱们也是老熟人了。咱俩商量一下,你别夺舍了,我送个法器给你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笑着摇了摇头,“除了你,我对世间一切都没兴趣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脸颊抽搐了一下,“大哥,你这么说我压力很大啊,我都快有老婆的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一脸狞笑地逼近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突然想到什么,拔出七星龙泉剑,横在自己脖子上,“你要的是我身体是吧,你再过来,我立刻自杀,我就不信你还有恋尸癖不成?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笑道:“你死了活了,跟我没关系,我要的你的身体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我就把头砍下来,身首分离!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愣了一下,身首分离的话,那身体确实就没用了,自己总不能顶着个无头尸去斩尸证道,当下慢慢走过去,盯着叶少阳,冷冷道:“我不信你舍得死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步步后退,跟他保持距离,说道:“我不舍得啊,但是想必让你夺舍,那还不如死了算了!你可别过来啊,你再过来我就死给看!”
  
      通玄道人真的有点犹豫了。死,对一般人来说意味着终结,但是对法师来说并不是,尤其是叶少阳这种身份地位,死后魂魄去阴司,弄个司主之类的阴神做做,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所以尽管知道他一定舍不得人间,但如果自己真的逼人太甚,他说不定真的会狠心自杀也说不定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通玄道人真是肠子都悔青了,早知道就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,在梨山就直接噼死他夺了舍,哪里还会给他看穿自己的机会,如今成这个局面,也只有冒险一把了,当下一只手托着下巴,另一只手背在身后,对叶少阳道:“你别冲动,咱们从长计议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