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906章 林三生的愿望1,茅山捉鬼人第1906章 林3生的愿望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906章 林三生的愿望1
    叶少阳听他说完,沉吟半晌,问道:“我还没问你,什么叫做元辰生相,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个词?”
  
      徐文长笑道:“你自然不知道,就算在阴司,除了三王一判,没几个人知道元辰生相,元辰生相,说的直白一点就是生魂在转世轮回中留下的印记,除了转轮王,没人能提取到生相印记。书迷楼
  
      人死为鬼,鬼死之后,元神俱灭,与精魄同存,若有修为者,元神或不灭。元神是生死簿上的印记,只要生死簿上的名籍不抹去,就算修为再深,也可通过修改生死簿上的信息,来判定生死……只不过这件事有违天地大道,几乎从未使用过。
  
      徐福身怀山海印,算是阴司犯,若能通过生死簿上的元神信息追查到下落,阴司定然会破例而为。若生魂不灭,只有跳出五行轮回之外,才能免去生死簿的追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所以徐福已经跳出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并没有,不然我何以在这浪费唾沫跟你解释这么多,徐福的情况很奇怪,之前我们以为他是跳出轮回,是以追查不到魂魄的下落,如今他蓦然出现,生死簿上却有他信息,但无法追踪……小天师,你道为何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别卖关子,赶紧说。”
  
      徐文长道:“只有一种可能,他一直穿梭在时空之中,不同时空,能隔绝一切魂魄和元神之力,所以平时感知不到,而他一旦回到这个空间,生死簿上立刻就有信息了……不过信息只出现一次,之后又没了,他在空间之中来回穿梭,出出进进,无从琢磨,因此转轮王采提出了他之前在轮回之眼中留下的元辰生相的印记,刻进孽镜碎片,一旦他的元辰生相与魂魄相遇,会立刻产生一种吸引,让他再也逃不掉。小天师,就是这样。”
  
      不枉他作了这么长一番话解释,叶少阳听是听懂了,但是要消化一下,于是半晌没有说话。
  
      “徐福,不是失踪了数千年吗,为什么又突然出现了?”林三生问道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钦佩地看了他一眼,感觉他总是能够提出这种一针见血的问题。
  
      徐文长道:“他既然去救白起,当然是跟白起元神被抓有关,或许也跟小天师有关,至于更多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这么说他一直挺关心白起,那为什么我们杀白起的时候,他不出手阻止,非要等到事后再去救他?”
  
      徐文长摇摇头,表示这个问题自己也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突然想到道风,这个想法也没什么原因,就是觉得道风跟徐福之间,隐约有着某种联系……不知道道风是不是徐福的对手?
  
      一个疑似真仙牌位,一个斩却两尸,这两人如果遇到,估计真的有的打。
  
      “小天师,一定要慎重,这徐福手中有山海印,可在空间之中往来穿梭,他若走了,再想抓他就几乎不可能了。”徐文长很是认真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点点头,也算是接受了这个任务,第一,不用跟徐福死磕,这个很重要,如果还是像当初对付白起那样,叶少阳就算得罪阴司,也绝不趟这浑水,第二,自己跟徐福之间……可能还真有某种联系,叶少阳很想弄明白其中的玄机。
  
      林三生突然问徐文长:“徐公,我记得你上次跟我说过一回,关于时空的关系,你说徐福藏在不同的时空里,不同的时空是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徐文长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佛门说,三千大世界,亿万小世界,不是没有道理的,时空之间的关系,错综复杂,我也不甚了解,应该就是像蜂巢一样,每一个窟窿都是一个世界,但所有世界的根系,又都长在一起,牵一而动全身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青冥界,无量界,恶灵界,这些都是不同的时空吗?”
  
      徐文长点头说道:“不过这些空间是与我们的空间紧密相联的,彼此间也是有着相连的部分,但很多空间之间是并不相连的,只有凭借山海印才能进入,阴司抓捕徐福的根本原因,其实就是怕他逆转时空,造成某些不可收拾的局面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不大能听懂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三生道:“我也不甚了然,我只想问一个问题,请徐公明言,如果穿越时空,人是否可以回到过去?”
  
      徐文长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山海逆转,自然可以,不过那却是不同的时空,与我们这个时空未必有因果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要的就是这样!”林三生突然有些激动,随后自己也意识到失言,对徐文长拱手一笑,徐文长也没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小天师,事便如此,我这就走了。”徐文长从衣袖里摸出几枚玉符,递给叶少阳,上面写着他的名讳,让他遇到徐福,立刻找机会烧符,他会引人来人间收伏徐福。
  
      “徐公,既然你来了,有一件小事,希望能帮我处理下,也省的我去轮回司走一趟。”
  
      迎着徐文长疑惑的神情,叶少阳笑道:“是一件私事。那个,我有结婚的打算,除了我师父……我还想跟我父亲说一声,虽然他已完成前世因缘,跟我说起来没什么关系了,但他毕竟没去转世……我觉得必须得跟他说一声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中早就惦记这个了,因为父亲在轮回司服役,职业的特殊性,让叶少阳从来不敢去拜访他,倒不是为自己着想,而是怕连累父亲,毕竟父亲在轮回司只是一个小吏,任何罪名都是难以承担的,因此自从上次见了一次之后,尽管内心一直对父亲怀有思念,但叶少阳极力克制,一直没有去见过。
  
      徐文长笑了笑,道:“你不想亲自见你父亲一面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中一动,没等开口,徐文长道:“小天师,我今日在这里,跟你说一件事,规矩是人定的,就算是阴司,也是讲情面的,这个你也清楚,以你我的关系,我早该报之以李,让你父子相间,你可知我为何只口不提此事?”
  
      (最后一周,双倍月票,求一下)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