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954 警兆1,茅山捉鬼人第1954 警兆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热门推荐:
      叶少阳从背包里找出一根桃木枝,在空中抽打出破空的声音,口中念念有词,是道门的祈福祝祷词。www.shumilou.co这所做一切,是一种对劫数的禳补,能够化解掉冥冥之中劫数的业力,可以减低劫数的程度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种禳补只对死劫有点作用,便是小鱼之前经历过的那种,死中带生,完全看有没有足够的毅力和气运闯过去,但如果是生死簿上的命数已定,那就必死无疑,谁都救不了。
  
      作法禳补之后,叶少阳怔怔呆地站在房间里,甚至想到走阴去天子殿,找崔府君看看生死簿……不过随后便否定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,生死簿不是随便看的,自己之前找崔府君几次帮忙,已经算是严重违规了,最关键的是,自己现在根本不知道劫数应在谁的身上,就算崔府君给自己看生死簿,难不成一个个名字去看?
  
      这太夸张了,除了酆都大帝,估计没人能做成这种事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开始思考有可能遇到的变数,最后暗中做出了一个决定,希望能将这种危险降到最低!
  
      眼下,他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。
  
      林三生跟着小九一起回到了青丘山。
  
      林三生还是第一次真正上山,一路观察,感觉青丘山风景修炼,青山绿水的,猜测“青丘”两个字应该就是这么来的。亭台楼阁应有尽有,美轮美奂,色彩也十分艳丽。
  
      林三生猜测应该是跟主人的身份有关,毕竟是妖族,在各方面都追求极尽的妖艳华丽,不像梨山那样简约清单,古色古香。
  
      小九一直带他走上了山峰的顶端,在一片灵秀的风景之中,立着一座妖宫,殿门外四个身穿银甲的将士分立左右,见到小九,一起躬身下拜。
  
      从他们中间经过时,林三生扫了一眼,见这几个将士虽然都是男的,但是唇红齿白,看上去很是俊俏。
  
      进了内殿,身边没人了,林三生方才道出心中的感慨:“我还以为青丘山上都是姑娘,原来也有男人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道:“什么话,光是姑娘,狐族如何繁衍。不过因为我是女儿身,所以近侍都是女子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三生道:“青丘山的狐族,都在这山上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过了青丘山主峰,后面连绵八百里都是我们青丘山的领地,我们狐族都在哪里繁衍,能在主峰上行走的,都是修成人形、有一定修为的,将来有空了,我可以带你去山顶后面看看,最近是不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内殿很大,两人进去之后,立刻有两个身穿纱裙的女子走过来,一个穿紫裙,一个穿黄裙,两个也都见过林三生,知道他是捉鬼联盟的人,并不好奇,微微躬身行礼,阿黄对小九说道:“主上,智深禅师来了,我给请到厅堂喝茶,一直等着你呢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一听,心中顿时激动起来,往前走了两步,这才想起林三生,转过身来说道:“军师,我们自己人,我也不跟你客气了,你把情况跟阿紫说,她会尽力配合你去调查。”
  
      林三生点头道:“没事,你自去忙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安排阿紫领着林三生到后厅去,自己立刻动身去了厅堂。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盘膝坐在茶桌前,正在品着茶,同时观察着挂在对面竹帘上的一些字画。
  
      小九暗暗吸了口气,让自己稍微定了定神,走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对她微微颔,继续盯着那幅画,小九转头看了一眼,那幅画上是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子,画的很传神,女子神色婉约,飘飘欲飞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小九笑道:“大师也欣赏美人?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道:“不知这画是何人做作,从人间来的吗?”
  
      小九道:“不是,这是一个误入青冥界的书生,被我一个狐族女子收留,在青丘山居住了一段时间,留下了这幅画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公子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据说是恋上救他的那位女子,但青丘山有规矩,人狐不能相恋,当时我尚在人间被封印,那公子据说被几个长老强行遣送人间,后来自尽而亡,狐女得知后,也自尽了,遗物中有这幅画,画上的人便是她,阿紫心怀怜悯,而且画作也极好,所以把画挂在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缓缓点头,目光落在画上的落款处的人名,说道:“狐王是不是觉得很可惜?”
  
      小九道:“若我在,不会让这种事生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道:“为情而死,是否可惜?”
  
      小九心中一动,听出智深禅师话外之音,道:“情到深处,必然所向无悔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叹了口气,道:“你道这一对可怜,那狐女我不知道,这位公子魂归阴司,因崔府君怜之,落轮回,三世为君,福源深广,也是托了当世之福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听他这么说,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,说道:“大师的意思,是劝我放弃?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微微笑道:“看来我前番跟你说的那四句箴言,你悟明白了?”
  
      小九道:“明白的,总之就是历经情劫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颔说道:“退可生,进便死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听了这话,静静地站了片刻,道:“我听闻禅师为人指点迷津,为了不泄露天机,一向都不会把话说得太尽,不知道这次为何如此垂爱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端起茶杯,吸着凝聚在茶杯口的清气,一脸的陶醉。
  
      “青丘山当日于我有恩,你也与我有缘,我不忍见你踏上死路……再者你若死,青丘山必乱,不知会产生多少祸事……我是不忍见这种事生,这才不惜违反原则,第二次上门,求狐王莫要嫌烦。”
  
      小九忙道:“禅师这是为我好,怎么敢嫌烦,只是……我已决意这么做,可能会让禅师失望了。”
  
      智深禅师望着她,眼中却是出现了一丝罕见的茫然,说道:“只为一个‘情’字,放弃千年修为和基业,果真值得?”
  
      小九微微低头,声音喃喃,仿佛在对自己说:“我不去管值不值得,如果我的死……能换回少阳的性命,那就是值得的。”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