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974 钟馗天师1,茅山捉鬼人第1974 钟馗天师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974 钟馗天师1
不过这个空间已经越来越小。本来两个人一起作法抵挡,橙子灯枯油尽、被叶少阳抱在怀里之后,自己顿时感到压力倍增,他知道自己也撑不了多久了。
  橙子抱着他的胳膊,声音发颤地说道:“老大,我们是要死了吗……”
  叶少阳努力摇了摇头,递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,“坚持下去,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不能放弃。”
  “道风!就算钟馗前去,一样救不了叶少阳!你还不束手就擒!”
  山顶上,双方的战斗也是进入了白热化。
  道风双眼通红,陷入了癫狂的状态,手持打神鞭,将一身修为毫无保留地发挥出来,死命攻击着黎山老母。
  黎山老母一时间竟然有点顶不住,用幻灵花海一边防御,一边冲道风吼起来。
  “道风,你师弟顷刻之间就要殒命,你真要看着他死不成!!”
  “他若死,你们全要抵命!”
  道风看了一眼悬崖下面,心中一片惨然。
  如果自己投降,就可以换回叶少阳的性命,真到了这份上,他会这么做的,就算失去一切,就算自己数十年来所经营的一切灰飞烟灭,他也毫不犹豫,毕竟叶少阳其实才是最适合的应劫人选,他相信,少阳一定会扛着自己的理想走下去,并最终完成它。
  然而,这一切建立的基础,是自己真的是转世鬼童,而不是少阳……
  假如自己投降,他们也一定会验证自己的鬼童身份,如果确定不是自己,叶少阳必然暴露,到时候失去自己的保护,他也绝对没有生还的机会。
  他也不知道钟馗那边有没有机会救出叶少阳,但自己所能做的,就是尽自己所能去破坏阵眼,这个念头让他疯狂,体内的杀气燃烧到了极致,手持打神鞭,在三花聚顶五朝元气的掩护之下,宛如黑风中的一翠绿,不断对着黎山老母展开疯狂的进攻……
  少阳,坚持住。
  在星宿海北方,远处的一座山的山顶,在一棵参天古树的顶端,一男一女两个身影,在一股潜伏的神秘力量的包围下,一直眺望着摇光峰这边。他们的两颗眼珠子都是红颜色的,没有眼神,能看到的只有深邃,仿佛远处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。
  后卿和女魃。他们已经在这里观战很久了。按说,星宿海方圆数十里之内,都有门派下的禁制,一旦有邪物闯入,很容易就被发现,但是眼下,禁制早就被破坏了。星宿海从上到下,都陷入进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的战争之中,根本没有人有机会注意到他们的存在。
  “混战总算开始了。”女魃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意,“情况还将更加复杂。是时候了。”
  后卿望着摇光峰上下,沉吟半晌,抬起左手,在面前摊开,拇指按住掌心,一道漩涡般的存在,在掌心出现,缓缓扩大。
  女魃也做了同样的事情,等到漩涡成形之后,两人一起对着漩涡,轻轻吹了一口气。
  这是一种发送信号的方式。
  “这阵法是借用了七座山峰中蕴含的灵力,不可能打的碎!”
  钟馗手握旗杆,站在山谷入口处,望着面前层层叠叠的灵力网说道。他早料到情况会是这样,其实如留在山顶,跟道风他们一起发动进攻的话,钟馗相信,一定能够击退他们,打碎阵眼,不过,这需要一定的时间,毕竟对方那些阐教金仙和佛宗大能都不是好对付的。
  叶少阳跟橙子是等不起的,正因为此,钟馗毫不犹豫地冲下悬崖,直面北斗七星大阵。
  “橙子,橙子!!”萧逸云望着眼前的一幕,心急如焚,但又不知道怎么办好。
  钟馗拉住萧逸云,左手捏了三枚玉符,一扬手打在手中的旗杆上,从腰间解下一个酒葫芦,喝了一口,对着玉符喷了过去。三枚玉符一起亮起来,符文化作灵光,从玉符上飞出,绕着旗杆旋转起来,整个旗杆散发出一种阴冷至极的煞气。
  周围的萧逸云等人都心神一凛,动容地望着眼前的旗杆。
  钟馗这件法器,在阴司也是无人不知,是他当年率领十万阴兵,在鬼域南征北讨时候用的帅旗,长期在战场上吸收恶鬼死灵的煞气和灵气,经过钟馗长年祭炼,成为通灵法器,是整个鬼域最具凶名的一件法器。
  “这北斗七星阵集合山岳之力,人力不可抗衡,进去就是个死,咱们一起努力,只要把这旗杆送进去,我就就接到小天师和橙子姑娘,来!”
  钟馗大喝一声,将帅旗朝着叶少阳二人所在的方向掼了出去,旗帜一震,黑气在前方集结,产生了一股旋流,生生地将灵力网打出了一个缺口,挺了出去。
  北斗七星阵是一个按照道门生克之理布置成的阵法,一旦某个地方产生缺口,灵力立刻汹涌而来,填入缺口,朝着中间挤压着旗杆。旗杆顿时摇晃起来,仿佛一只被巨浪包围的小船。
  “九方无极听天命,四象造化衍乾坤,三生三灭,扶摇青云,急急如律令!”
  钟馗抬起右手,在身前凌空画了几下,形成了一道类似三角形的符文,手指一拨,转动起来,中间形成了一个类似镜面的存在。
  “快快,一起动手,把旗杆推出去了,别磨蹭了,你娘的,这可是为了救你媳妇!”钟馗冲萧逸云大声骂道。
  “这……要怎么做?”萧逸云怔怔问道。
  “把你们体内的法力灌入这面镜子中,投射进去,将帅旗送进去就行,你们几个呆子也别闲着,妈的,赶紧!”
  萧逸云伸出右手,手掌对着符文形成的镜面,法力喷涌而出,形成了一道紫色的气流,汇入镜面中,被符文转换成为波纹状的灵力,汇入旗杆的底部,推动着旗杆不断挤进灵力网中。
  他身后的金甲和银甲鬼武士们,也立刻做法,将自己一身法力毫无保留地灌进去。
  芮冷玉自然不甘落后,也跟着他们一起作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