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1996 绝望的开端3,茅山捉鬼人第1996 绝望的开端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1996 绝望的开端3
    李浩然正在同杨宫梓和建文帝激战,根本没想到道风会突然杀过来,仓促之间用罡气顶开二人,举起金刚琢去顶打神鞭。
  
      道风这一击算是偷袭,几乎用上全力,就算强如李浩然,仓促之间组织起的反击,也无法抵挡打神鞭的进攻。
  
      打神鞭撞击在金刚琢上,爆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的能量波,余波几乎将杨宫梓和建文帝一起从塔上弹射下去。
  
      李浩然倒飞出去,坠下铁塔。道风也被反噬之力所伤,晃荡了几下,却立刻飞身过去,抖开了山河社稷图。
  
      长长的画卷从塔顶飞快地落下去,从下面兜住了李浩然。
  
      什么东西?
  
      李浩然转头看去,从画卷上没发现任何异样,但是担心是什么了不得的法器,举手打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师兄不要,这是山河社稷图!会把你收进去的!”
  
      正在山谷后面养伤的苏沫,看见这一幕,放声大叫起来。
  
      在人间的悬空观一战之中,她是见识过叶少阳使用过山河社稷图的,知道这东西的可怕,它不是真正的法器,而是黑洞,能将一切生灵都吸进去。
  
      李浩然听见喊声,急忙收手,但是手掌已经接触到了画卷,顿时觉得画卷一闪,上面的山水景物全都变成了真实的,而画卷的整个框架,看上去像是一个窗户,现在窗户推开,外面的风景尽入眼帘。
  
      一股强大的吸力,从手掌与画卷接触的地方产生,以一种无法阻挡的势头将他朝画卷中拉去。
  
      不光是身体,连魂魄和元神都跟着一起被拉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在这电光石火之间,李浩然反应极快地做了一个决定:
  
      左手握着金刚琢,对着自己的右手臂用力砍了下去,将右臂从臂弯处整齐地斩断。鲜血喷射而出,坠入了华中世界,画卷上连一点血沫子都没留下。
  
      与画卷失去接触之后,李浩然觉得压力顿时减退,但是画卷的吸力却还在向外蔓延,几乎无法抽身。
  
      李浩然不敢怠慢,大喝一声,一瞬加激发出了所有的修为,在空中翻转了几圈,居然逃脱了那股吸力强大的球牵引,纵身飞出了山河社稷图的法力范围之内,再回头看去,图上的山水又变成了淡雅抽象的水墨画。
  
      “了不得!”站在山谷最远处一座山峰上的广宗天师,看见这一幕,忍不住拍手叫好。“这是我见过第一个能逃脱山河社稷图法力的人!这修为,只怕离证道混元也只差一步了!”
  
      普法天尊点头叹道:“毁去一手的这份果决,也是三界罕见。”
  
      李浩然修的是轮回,虽然早就飞升空界,但跟很多这里的法师一样,他也是有肉身的,不是鬼也不是邪灵。
  
      肉身的任何一处,毁了就是毁了,虽然可以用法术再生出一只手来,但跟人装上假肢一样,跟自己原本的手相比,完全就是两回事。
  
      为了活命,自毁一手,这在修行者中间并不算什么,如果深思熟虑,就算是一般人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。毕竟性命才是最重要的,不过在那种电光石火的瞬间,就能如此果决而迅速地做出这种选择,这就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。
  
      普法天尊转头对广宗天师说道:“别管他们了。咱们继续论道,我几百年没跟人论道了,刚才跟你一番激战,真个痛快。”
  
      广宗天师很是无奈,虽然论道激辩,对他来说也是很享受的事,但他这么做,其实也是找了个舒服的方式——如果不跟普法天尊论道,那就得打,普法天尊能有“天尊”这个称谓,实力自然不弱。真打起来,广宗天师也是觉得很麻烦。
  
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不想陷入混战,不是不想帮叶少阳,一来他得拖住普法天尊,二来他也有一个能够总揽全局的角度,在与普法天尊论道这段时间里,不少空界的修行者想要来对付他,都被普法天尊赶走了。
  
      广宗天师相信,事情并没有结束,他所期待看到的那一幕,他相信一定会发生,因此他只能陪普法天尊继续轮论道。
  
      “道法天,天法地,地载万物,万物通灵,依水而生,水何有灵?”
  
      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百物而不争,怎与苍生无干?”
  
      “水自是水,生灵泯灭,本不相干,世上无生灵,水依然是水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论述真是大胆!”普法天尊喝道,“花无绽放,水无定流,若是无心,怎知花是花,水是水?若世上无人,道焉有哉?”
  
      “道法法不可道,问心心无可问。天地无始终,万物无生灭,人心无善恶,道法自长存!”
  
      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若无名状,便无道法,天地有始无终,人心自有善恶,人若有心,道在其中,人若无心,天诛地灭,哪里还有什么道法!哪里有什么道理可讲!”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两人极其玄妙的论道经过,并没有别人在注意听:
  
      眼看着失去一只手的李浩然坠落在地上,道风没有任何停留,喝了一声:“走!”
  
      卷起山河社稷图,飞身下塔,往叶少阳的方向落下去,一鞭子敲下来,将叶少阳对面一个道士的肩胛骨直接打碎,三清鬼符一瞬间飞出,光芒万丈,在人群中一同绞杀,冲叶少阳三人喊道:“走!”
  
      “我的罗汉金身抗打,我殿后!”四宝施展出了罗汉金身,用法术往前推出去,挡住追兵,转身奔逃。
  
      吴嘉伟在他前面,用自己的藏锋宝剑,不断击杀从左侧扑过来的对手,建文帝则用鱼肠剑保护右侧。杨宫梓用混沌真气,为他们提供保护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和道风并肩在前,劈杀来者。
  
      道风看了一眼追上来的上古邪神,自己十二门徒,其余十一个都被斩杀,只剩下上古邪神一个。
  
      “殿后,若不死,赐你面目!”
  
      “领命!”
  
      上古邪神飞到队伍的最后,张开双手,体内强大的妖气尽数从双手中间喷出,形成一道红色的烟雾状,他虽然强,但这种程度的防御,并不能对眼前这些空界的强者构成太大的威胁,也只是为道风等人的逃走,多争取一些时间。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