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11 破碎的丹田,茅山捉鬼人第2011 破碎的丹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11 破碎的丹田
    说到这,翠云笑了笑,“留一个陌生汉子在家,我本来是挺怕的,不过想到你受伤了,暂时也不能咋的,你要是坏人呢,等醒来我就去报官。要是好人,就继续当我表弟呗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现在看我是好人坏人?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看还是挺好的。我不会看走眼的,好了你刚醒来不久,别说话了。早点歇着吧,我就住隔壁,有啥事叫我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翠云走后,叶少阳坐在床上,脑子里差不多一片空白。
  
      穿越了……
  
      电视上看过那么多穿越剧,自己也曾幻想过,穿越回古代,各种YY,找当时最牛逼的法师斗法,靠着当代的知识去当个先知之类的……
  
      但是真的穿越之后,叶少阳内心几乎是崩溃的,靠在床头上,陷入了对芮冷玉和小九的思念之中,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,最终叶少阳也是不得不接受了现实,并且安慰自己,首先,小九虽然魂飞魄散,但是魂魄并没有真的散去,而是依附在了东皇钟上,既然广宗天师声称有办法帮小九复活,叶少阳绝对相信他,毕竟他是第一个知道东皇钟在那里的,他肯定还知道很多秘密。
  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在小九生死这件事上,叶少阳相信广宗天师绝不可能欺骗自己。
  
      至于芮冷玉……叶少阳想起来就心如刀割,恨不得立刻从后卿手上把她抢回来,但现在这个情况,也只能忍耐了。
  
      至少有一点,让叶少阳还是有些安慰的,芮冷玉在后卿的手中,安全肯定是有保证的,这一点叶少阳还是相信后卿的,而且反过来说,芮冷玉现在转世鬼童的身份已经暴露了,不管在哪里都很危险,在尸族的保护之下,反而会安全一些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摊开左手,上面那些魂印都还在,叶少阳挨个激活,但是每一个都没有反应。叶少阳叹了口气,一种深深的孤独感,在内心深处蔓延开来。
  
      就这么几乎躺了一夜,天亮时分,叶少阳的情绪好转了一些,开始仔细分析情况,思考几个问题:
  
      第一,自己穿越回到民国,很可能是徐福所为,也只有他的山海印才能逆转乾坤、穿越时空,至于徐福是什么时候出现,又是怎么样把自己带回民国的,反正也都想不通,叶少阳干脆就不去想了。他现在最最想知道的是,是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穿越了!
  
      如果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,那真的就悲剧了!
  
      从经验来分析,如果自己那些门人也回到了民国,魂印一定会有感知,从激活魂印没反应这一点来看,他们应该是没有穿越,那么……叶少阳回忆了一下当时站在东皇钟上的几个人,四宝和吴嘉伟,不知道他们穿越了没有?
  
      这些,都是自己不得而知的问题,包括徐福为什么要把自己送到民国,这些问题,估计只有徐福才知道,叶少阳也因此确定了自己在这个时空的首要目标:找到徐福!
  
      只有找到徐福,才能弄清楚这一切,并且有机会回到自己的世界去!
  
      自己的第二个目标,是找到广宗天师……不知道他有没有穿越,东皇钟也不知下落,不过这些也只有找到广宗天师才能去打听了。
  
      窗外天已经亮了,叶少阳凑近窗户,朝外面打量出去,那些青砖红瓦的房舍,是属于民国的特殊风格。这个陌生的世界……叶少阳深吸了一口气,下定决心,自己的首要目标其实不是这些,而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活下去,只有活下去,才有机会去探查这一切的真相!
  
      叶少阳坐起来,尝试吐纳,结果刚运气,小腹的地方立刻传来一阵针扎般的疼痛,疼的倒在床上,半天才缓过来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感觉到了疼痛的位置,顿时提心吊胆起来,不会是……丹田出了问题吧?
  
      缓了一会,叶少阳小心翼翼地提气,这次没有之前那么猛烈,丹田只是隐隐作痛,有微弱的气息流出来,叶少阳用这股气息包围丹田,感知了一番,得出了一个悲伤的结论:自己的丹田穴几乎碎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结论,让叶少阳感到了巨大的恐慌。
  
      法师作法,靠的是罡气。修炼罡气,来自气海,存于丹田,气海的强度,会随着修炼逐渐加强,是法力的源头和上限,同样的一个天师和一个灵仙,在耗尽罡气,吐纳恢复的时候,气海的强度不同,恢复的速度和上限也就不一样,而丹田是用来储存罡气的,丹田一旦破碎,就算气海再强,生成罡气的速度再快、数量再多,也没有地方贮存。
  
      丹田穴除了存储罡气,并没有什么别的用处,如果不运气,完全感知不到丹田穴的存在,因此叶少阳没有吐纳之前,并没有察觉到丹田的异样,而一旦运气,气海生成的罡气对破碎的丹田形成了冲击,这才感到了疼痛。
  
      丹田碎了……
  
      叶少阳苦笑,丹田破碎,不会影响任何行动,就是一点:不能作法。
  
      这对于身份法师的叶少阳来说,简直是致命的打击。
  
      好在他是灵仙牌位,对道的理解,已经有了极深的造诣,要是天师以下,丹田破碎,靠自己绝对没办法修复,但叶少阳是有办法的,从背包里摸出朱砂笔和灵符,画了一张养气符,中间裹着一枚铸母大钱,贴在自己肚皮上,他现在没有罡气作法,养气符没有罡气浸入,自然无法激活,只能靠着铸母大钱的灵力来激活,隔着肚皮,对丹田进行温养修复。
  
      假如时间足够,叶少阳是有能力修复破碎的丹田,恢复如初,但这个时间……叶少阳初步估计,怎么也得有两个月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差不多得有两个月的时间,只能使用最基本的法术,成为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法师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内心很不平衡,但也没有好办法。现在最困扰他心头的,是丹田破碎的原因,他仔细回想,可能是自己强行操控东皇钟的结果:不光一身法力被吸走,法器的瞬间反噬,也将丹田穴打碎了。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