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17 小黄鱼1,茅山捉鬼人第2017 小黄鱼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17 小黄鱼1
    一道虚影坠落,阿兰也软软地倒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“天地无极,如山如岳!给我过来!”叶少阳大喝一声,左手凌空一抓,抓住了腊梅的头发,同时错步后退,用力一拉。右手已经从腰带里捏住了一枚铸母大钱,只要将她扯倒,将铜钱往她额头上一扣,立刻就能收了她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这一套程序下来,动作极为流畅,衔接的也是天衣无缝,这得益于对战局的把握和长期的锻炼,没有天师牌位以上绝对做不到。然而……叶少阳却忘了现在的自己已经不是天师,这一套程序习惯性地使出来,本以为收到擒来,结果在铸母大钱即将扣在腊梅脸上的一刻,腊梅迸发出全身修为,用力挣扎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只觉得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掌一麻,本能地放松,结果腊梅趁着这个机会,猛然窜了出去,回头恶狠狠地看了叶少阳一眼,从门外飘了出去,等叶少阳追出去,她已经顺着屋檐下的阴影逃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妈个蛋的!早知道不这么浪了!”叶少阳气的直跺脚。
  
      站在屋外的那些人,却是傻傻地看着他,那腊梅有些修为,能幻影遁形,他们普通人肉眼看不见,只看到叶少阳一个人打来打去,好像面前有一个人似的,知道是鬼,一个个吓的两腿发软,站着不敢动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回到房间里,将阿兰从地上扶起来,按了一下脉搏,有些微弱,但是三魂七魄都还在体内,放下心来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秋镇长已经回过神来,上前抱住阿兰,问叶少阳她怎么样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把阿兰交给他,走到门外去,四下看了一眼,摇了摇头,检讨自己的失误,这次真的是装逼装大了,确切说,是忘记了自己现在只有一成法力,不然之前多在外面布置一下,腊梅的鬼魂绝对走不了。当然,别人不知道的是,就算在最后一刻,其实他也有把握将腊梅留下:
  
      别的不说,当时自己只要拔出七星龙泉剑,用开天咒祭出,就算不靠自己的法力,光是七星龙泉剑的灵力,杀一个幽魂不在话下,不过那样腊梅必定魂飞魄散,而作为法师,叶少阳觉得她并没犯下必死的罪行,属于可以挽救的那种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打开背包,找出一只粗瓷碗,画了一张固魂符,化成符水,让秋镇长喂给阿兰喝,毕竟她身体被别的魂魄占据了那么久,魂力受到腊梅魂魄的排斥,必然有所损伤,需要养固一段时间。
  
      阿兰喝下符水,叶少阳又检查了一下,脉象趋于正常了,于是让秋镇长搬一张床过来。秋镇长立刻找人去办,床搬来之后,叶少阳把床摆在院子里,过去的床是上面有架子的。叶少阳差人将一张床单搭上去,遮住阳光,然后抱着阿兰进去躺下。
  
      “叶先生,这是何意?”秋镇长好奇地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屋里阴气重,她吸收了太长时间的阴气,对身体不好,现在正好日头好,可以多晒一会,驱除阴气。不过她长期没晒太阳,突然被暴晒,体内容易阴阳失衡,所以要循序渐进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说着,挑起床单的一头,让阿兰的双脚暴露在阳光下,嘱咐秋镇长,先让双脚承受阳光,等一个时辰之后再揭开床单,晒到太阳下山就可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是是。多谢叶先生,秋某人感激不尽!”秋镇长当着一干下人的面,一个劲地对叶少阳鞠躬打拱,态度与之前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坦然受之,看了一眼翠云,翠云早就是一脸懵逼,怔怔地看着他,一个字说不出。叶少阳对她笑了笑,然后对秋镇长说道:“镇长大人,我们先换个地方,说下后续的安排。”
  
      秋镇长一愣,“后续?不是已经把鬼吓跑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吓跑了,难道人家就不回来了?她流连人间,就是为了找你家阿兰报仇,眼下只是先躲起来避难,将来肯定还会回来的。其次,她背后八成还有帮凶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!!”秋镇长和几个家丁听说帮凶两个字,吓了大跳,愣了半天问道:“是人是鬼?”
  
      “有可能是人,也有可能是邪物,是人的可能大一点。”叶少阳解释道,“腊梅不是死了才三五年吗,这么短的时间,她依靠正修,是绝不可能修炼成幽魂的,幕后一定有人帮忙,可能是某些邪修的法师,喜欢收拢这样的残魂,蛊惑并且帮助他们复仇。”
  
      秋镇长一听女鬼背后还有高人,顿时有些惊慌,想了想问道:“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了能收下鬼仆,为自己卖命。”叶少阳解释道,“先蛊惑鬼魂复仇,帮她邪修,然后必然帮助她报仇,报仇之后的鬼,心愿已了,又感激这个法师,最重要的是,杀害活人,对鬼魂来说,基本上是十恶不赦的重罪,到了阴司之后,要下地狱的,所以法师这么做,也是断了这个鬼魂的后路,让她只能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,认主之后,为自己卖命。”
  
      秋镇长等人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情,一个个面面相觑,吓的说不出话。
  
      “叶先生,你的意思,腊梅背后,很可能有这样一个高人?”秋镇长十分担忧地说道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哼了一声,“什么高人,都是一些旁门左道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秋镇长一听,上前抓住叶少阳两只手,恳求道:“先生,我现在只能指望你了,请一定救救阿兰,也等于救我了!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们先回去慢慢说。”
  
      秋镇长又叫来两个老妈子,和几个家丁一起伺候阿兰,自己带着叶少阳和翠云又回到之前的偏厅,这一次吩咐沏了茶,又拿出一些点心招待。
  
      翠云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,很是新奇,但是有点不敢吃,叶少阳给她剥了一个,让她不用客气。
  
      “这件事让我撞上,我会管到底,只要你按照我的安排,保证能擒住腊梅,包括他背后的邪修法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