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21 惊人的真相1,茅山捉鬼人第2021 惊人的真相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21 惊人的真相1

  看着腊梅在血渔网中挣扎,叶少阳拿出一罐七星草液,对着她喷了几下,让他在秋镇长眼前现出形来。秋镇长一眼看见腊梅,吓了一跳,半晌才平复下心情,走到叶少阳身后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
  
  “斩草除根,找出她的主人。”
  
  叶少阳让他把等候在院子外面那些人都叫进来,绕着腊梅围成一圈,这些人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一只鬼魂,一个个吓的脸色发白。
  
  叶少阳也不让他们做什么,一个个手里捧着提前准备好的铜镜,按照指定位置站好,叶少阳自己站在阿兰居住的小屋外面,找准位置之后,让大伙把火把点起来,人手一个,对着自己手中的镜子照亮。本来用射灯之类的效果最好,但是火把也勉强可以。
  
  火把都点亮之后,火光通过各自的镜子折射出来,投出了一束光斑。叶少阳站在台阶上,指挥他们调整角度,七束光斑,聚集在一起,射向叶少阳手中的阴阳镜,汇聚成了足够强烈的一束,然后折射在腊梅的身上。
  
  “啊……”腊梅呻吟了一声,从血渔网中跌坐在地上,强烈的光线,让她有了一种被日光直射的感觉,以她普通幽魂的修为,还无法抵御这种强光直射。
  
  不过,这才只是开始。叶少阳右手抓着阴阳镜,左手小拇指弹出朱砂,用手指在阴阳镜上画了一道符文。
  
  “七星拱照,日月齐明;烁烁光华,证尔本心!急急如律令!”
  
  “啊!”
  
  呻吟变成惨叫,腊梅在血渔网中挣扎起来,不过被血渔网扣得死死的,逃不出去。
  
  叶少阳面对她说道:“我本来还准备了很多东西来对付你,不过现在不想用了,这洞灵咒能灼烧你的神识,这这种痛苦想必你已经感觉到了,我也没什么要求,只要你说出你主人在哪,我立刻就超度你。”
  
  “你……休想!”腊梅恨恨地盯着他,咬牙切齿地说道。“贼道士,我做鬼也不放过你!”
  
  这本是活人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腊梅情急之中脱口而出,倒是没想太多。
  
  叶少阳噗嗤一笑,“好吧,你现在已经是鬼了,求放过。”
  
  光束打在她身上,不断对她的神识进行炙烤,这种痛苦,从她不断挣扎这一点就表现了出来。叶少阳其实并不需要她开口,他这个简易版的七星拱照形成的光束,在洞灵咒的配合之下,不断炙烤着腊梅的灵力,只要她心神失守,叶少阳立刻就可以通过光束直达她的魂核,通过她与主人之间的魂印的联系,向上反溯,追查到她主人的位置。
  
  然而,腊梅为了保护她的主人,一直强忍着痛苦,就算在地上翻滚不停,也不屈服。
  
  对这个,叶少阳是没什么好的办法,神识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,只能刺痛,但不能用外力驱散,这个跟作法者的法力没有直接关系。
  
  这就好像是刑讯逼供一样,你手段多、本事大,也只是增加了让别人屈服的可能,但如果对方就是不松口,你再强的手段也没用。
  
  “你应该知道,你的主人在利用你,有邪修的手段养鬼仆的,没一个好东西,你没必要为他卖命,增添自己的罪孽。”叶少阳循循善诱。
  
  “你不要跟我说这么多,他杀人,我不管,我只知道,没有他,我根本没有今天,根本没有复仇的机会!你休想……休想让我背叛他!”
  
  腊梅痛苦得话都快说不清了,仍然咬牙死死坚持,抱着脑袋,不断发出惨烈的嚎叫。
  
  这是真正的鬼嚎,传进周围几个捧着镜子的人耳朵里,简直是莫大的煎熬,七个壮小伙子,脸色都是惨白惨白,豆大的汗珠不断落下来,如果不是秋镇长下的死命令,让他们站着不要动,他们恐怕早就扔下镜子逃走了。
  
  叶少阳看着这七个人,知道再这么下去,可能腊梅还没崩溃,这几个人先就受不了了,心中不免有些着急,突然灵机一动,对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秋镇长说道:“把你家阿兰叫出来,她不是有话要跟腊梅说,现在就出来说。”
  
  秋镇长怔了一下,推门进屋,过了一会,亲自扶着阿兰走出来。
  
  阿兰早就醒了,经过一下午的调养,身体少许恢复,人一直清醒,在屋里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只是因为叶少阳的嘱咐,不敢擅自出来,秋镇长进去接她,她立刻就出来了,一眼看到腊梅的惨景,立刻哭了出来。
  
  “腊梅,腊梅!我是阿兰,你怎么样了!”
  
  “不要假惺惺的!”腊梅望着她,在地上不住翻滚,从牙缝中挤出了一串颤抖的笑声。“你不就是想看到我这样吗,呵呵呵,我真是傻,早知道早就结果了你,也免得第二次被你所害……”
  
  阿兰几乎瘫倒在秋镇长怀里,抹着眼泪说道:“腊梅,我一直很愧疚……你的死是我造成的,不过,我一直想告诉你真相,但却没有机会……其实,你的阿明早就成婚了你知道吗?”
  
  叶少阳半支手掌扣在阴阳镜上,减轻灵力对她的神识造成的伤害,让她有机会开口说话。
  
  “哼,我当然知道。我修炼所成之后,立刻去寻访他,他……是已经娶妻了,现在过的很好……不过我是理解他的,毕竟我已经死了,他总要好好活下去……呜呜……我没有去打扰他……”
  
  腊梅哭了一阵,冲着阿兰又大骂起来,“都是你,都是你啊!若不是你,现在跟他在一起的就是我了啊!”
  
  阿兰摇着头,甩掉一脸泪水,说道:“不,你死之后,他被你父母赶出镇子,他并没有很悲伤,一两个月之后,他就认识了现在的妻子,一个县长的女儿,立刻就娶了她……”
  
  腊梅听见这话,当场怔住,随后喃喃说道:“那有怎么样?”
  
  “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你可知道……阿明曾经试图轻薄于我?”
  
  “什么!!”腊梅惊叫i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