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37 旅途凶险3,茅山捉鬼人第2037 旅途凶险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37 旅途凶险3
    这些人的货物,都放在马车的中间,堆了一大堆,有一些散口的袋子,露出里面的货物,叶少阳扫了一眼,见大部分都是水果,还有一些瓷器之类的。
  
      略让翠云和叶少阳尴尬的是,车上有一个乘客认识翠云,是她同村的一个小伙子,看到翠云上车,吃惊了一下,再看到她跟叶少阳同行,更是震惊地不得了。
  
      翠云只好说自己是跟着表弟去他家里一趟——他父亲是自己的舅舅。
  
      小伙表面上当然不会说什么,不过看叶少阳两人的眼神,明显就是觉得两人是去私奔的,不过叶少阳一副绅士的打扮,让他也不敢冒犯。
  
      八个人,两条板凳,四个人一排,相对而坐。叶少阳让翠云坐在最里面,自己在她边上。人都坐好之后,马车行驶起来,翠云趴在小窗上看着外面,看着自己一路离开了县城,这个自己生活了若干点的地方,心里头有些留恋,同时她也感觉到,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马车蹬蹬蹬地走在官道上,一路小跑,车子开始颠簸起来,晃晃悠悠的,叶少阳还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坐马车,很不习惯,翠云也有点不舒服,从包里拿出两个芦柑,两人啃起来。
  
      对面那些人显然是经常坐马车的,没什么不舒服的感觉,马车行驶起来之后,他们就开始聊天。
  
      这些小商贩,用五十年后的话说就是二道贩子,一张嘴讨论的就是国内格局,各种品头论足,加上街头巷尾听到的那些传闻,说的绘声绘色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虽然好笑,不过从他们的谈话中,也算是得知了一些政治方面的信息:眼下是皖系掌权,占据中央,所以作为皖系的大本营,安徽一带目前还是很太平的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听他们谈话中总是谈到安徽的“段公”,还有东北的“张麻子”,说是两边针锋相对,很可能就要开战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上学时候没怎么听课,不过也是上过学的,对民国历史稍微也知道那么一点,猜测他们口中的段公,应该就是总理段祺瑞,也是皖系的首脑,至于张麻子,肯定不是《让子弹飞》里那个土匪,从他们谈话之间得知是东北军的首领,那应该就是张作霖了。
  
      这些历史书中的人物,没想到自己竟然跟他们出现在了一个时代,蓦然想起这个,叶少阳内心有点凌乱……
  
      随后他们又提到了一个名字“孙先生”,从他们谈话之中,叶少阳得知了一件事情,孙先生因为战争失败,被人赶到了广州,目前正在那边发展势力。
  
      在提到孙先生的时候,他们的言语中充满了尊敬,但是对他的前途有些悲观,认为他斗不过这些狡猾的军阀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说的孙先生,是孙文吧?”叶少阳实在忍不住插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大伙蓦然听他说了这么一句,都停声看他,眼神中有一种“这还用说”的神色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孙先生一定会成功的。”
  
      几个乘客都露出疑惑的神色,一个乘客问道:“这位先生何出此言,是有什么依据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叶少阳挠了挠头,他也没研究过历史,能有什么依据,不过孙文后来当上了民国的大总统,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实。
  
      “孙文先生是一心为了国家和人民,有有道之师,自古邪不压正,孙先生自然能够成功。”
  
      虽然他没给出大家想要的信息,不过他说的这番话也算是合乎大家的心意,一个个纷纷点头,表示他说的不错。
  
      马车在官道上奔驰了半天,天快黑的时候,停在一家客栈门外,车夫表示今晚就在这住下不走了,各位可以自行住店,明天起早再赶路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下车看了一下,这间客栈不大,因为坐落在官道上,远离市镇,不可能有别的客人,估计做的只是这些马车乘客的生意。
  
      客栈的客房分上中下三等,叶少阳现在有三条小黄鱼在身上,本来要开两间最好的房间,但是翠云这个管家婆却坚决不许,非让他开一间房。
  
      “一间房,我们两个……”叶少阳为难地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你姐,怕啥。省钱就好了。”翠云理直气壮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无法,最后双方各退了一步,开了两间下等房。下等房自然好不到哪去,条件简陋,床铺还有点返潮,不过两人都不是不能吃苦的,也就无所谓了。
  
      在马车上晃了一下午,两人身上都很难受,在客栈里随便吃点了家常的饭菜,也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。
  
      之后的路程,也都是重复这种枯燥和乏味的过程,因为马车一直在官道上走,远离市镇,叶少阳想要见识一下沿途风土人情的计划也泡汤了,每天都憋在马车里,那几个乘客起初几天还侃侃而谈,聊各种天下大事,后来总算也是累了,基本上没什么可聊的,大家就是在一起干坐着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与翠云相处的很愉快,虽然翠云处处让他省钱,将来好娶媳妇,但叶少阳还是很享受这种有人照顾的感觉,毕竟他在这个世界是孤独的一个人,翠云又是他救命恩人,叶少阳自然觉得跟她很亲,但也只是姐弟之间的这种感觉,并没有其它。翠云对他也是一样,处处当成弟弟一样照顾。
  
      在马车上颠簸了大概有一周左右,总算是到了安徽与江西的交界处,眼看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,叶少阳内心也是充满了憧憬,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在到了皖南之后,就听说了北京城打仗的是,说是皖军和东北军打起来了,皖军的主力已经北上,这样一来,邻省的一些军阀就趁虚而入,骚扰安徽的边界。
  
      这本来就是一个军阀混战的时代,这个时代的人对这种小规模的战争早就习惯了,同车的乘客都没觉得战争跟自己有什么关系,反而多了很多谈资,在车上兴奋地讨论起来。
  
      然而真正到了两省交界的地方,一切都变了。
  
  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