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46 七子穿心2,茅山捉鬼人第2046 7子穿心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46 七子穿心2

  刘老头给他倒了一杯五毒酒,自己却表示年纪大了喝不了这种酒,去另一个缸里打了点米酒自己喝,两杯酒下肚,刘老头心情舒畅,骄傲地说道:“给村子取名叫“思故村”,是思念故主的意思,后生,你可知道我们祖先是哪一个?”
  
  叶少阳摇了摇头。
  
  “我们这个村子的老祖宗,是当年大明朝建文帝下的一位大将,姓刘名童战,当年帮建文帝守城,立过大功。”
  
  “哦哦,了不起啊。”叶少阳恭维着,脑海中浮现出了建文帝朱允文的模样。
  
  “我跟你说,当年建文帝其实并没有死,听我祖先留下来的说法,建文帝跑到了南方,然后漂洋过海,去了一座孤岛上,在那里善终……”
  
  叶少阳笑了笑,这些民间传闻和野史,总是跟真正的历史相去甚远,如果自己没见过建文帝的话,可能还真信了,然而……就在自己来这个世界之前,还跟建文帝并肩作战过,更不要说当初第一次见面,自己还打他到魂飞魄散,并且杀了他老婆。
  
  这些陈年往事,现在想起来真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,却又历历在目,好像就在眼前。
  
  关于建文帝的下落,叶少阳当然是不会说的,免得被刘老头当成神经病。不过……他猛然想到一个事实:这个时代的建文帝,还在那座古墓里呆着……自己如果有足够的实力,甚至可以把他给放出来。
  
  突然想到,建文帝在这个世界,也算是自己的一位故人了,如果自己把他从古墓里放出来,他一定会帮助自己,不过叶少阳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别的不说,单就是那座古墓里随便一具铜甲尸,就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对付的,更不要说还有一只凶残至极的铜甲尸王。
  
  叶少阳不再想这些,继续听刘老头说起村子的事,这几百年来的繁衍过程中,也有一些人离开山村,到了城里生活,目前山上就有很多是这样,只是如今又赶上了乱世,在山下住的一些村民又回到了山上的家中,大家都很庆幸,生活在这里,可以完全不受外界局势的干扰,更加不想下山了。
  
  不过因为这里离县城也不远,村里人十天半月会下山一趟,出售在山上采的山货和猎捕到的野鸡野兔之类,购回一些生活用品,因此各方面其实跟山下的世界差距不大,只是更加悠闲恬静,生活虽然清淡,但因为自给自足,反而比山下乱世中的人要舒坦的多。
  
  叶少阳好奇这个山村孤悬在山里,为什么没有土匪骚扰。刘老头犹豫了一下,说出了实情,思故村附近几十里内,是有几股小的土匪,之所以不来骚扰思故村,没别的原因,只是因为思故村出了一个牛比的人物,叫刘震匀,是清末的一个武状元,在赣州掌管兵权,后来跟着袁大头起兵,成功之后受到封赏,也算得上是个人物。
  
  后来袁大头逝去,各方势力大战,刘震匀也参加了混战,后来兵败逃亡,带着自己的残余队伍逃进了家乡一带的深山之中,本来是想卧薪尝胆,等机会东山再起,后来慢慢地就做起了土匪。
  
  虽说刘震匀当时进山的时候,身边带着的只是少量残余部队,但也比周围那几股小土匪的人数多的多,而且刘震匀的部队毕竟是正规军,枪支弹药也充足的很,根本不是那些土匪所能相比,因此几年下来,刘震匀的山寨成了方圆百里之内最大的一股土匪,当地人闻之胆寒,没有不知道的。
  
  叶少阳听到这里,不由赞道:“这个人这么牛逼啊,了不起了不起!”
  
  刘老头哼了一声道:“了不起是真的,不过最终也当了土匪,我们全村人都以他为耻,他曾经派人给我们送礼物,让我们全给扔了出去,并将他从族谱中革名,他自惭形秽,也不再回村了。不过这里毕竟是他的家,他暗中还是颇有照顾的,有他在,哪里有土匪敢上门来?”
  
  原来是这样。
  
  刘老头喝了一口酒,叹了口气说道:“说起来,这位刘司令还是我近门的侄子,在他落草之前,我们全村人都以他为荣,可是现如今……”
  
  叶少阳起初有点不理解,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,在自己那个一百年后的时代,没有了“土匪”这个说法,乍一听土匪两个字不会有什么感触,甚至觉得挺牛逼的,但是过去却不一样,所谓落草为寇,就算整天吃香的喝辣的,依然是被人唾弃,这就是为什么宋江总是想招安的原因。
  
  刘老头一边喝酒,一边杂七杂八地跟叶少阳说了很多,也问了他们的目的地,叶少阳当然不敢说实话,只说是打算出山。
  
  刘老太跟翠云聊的很好,吃完饭就去张罗烧水给他们洗澡。因为两人说了是姐弟,不可能住一间房,老夫妻家里虽然大,但是没有多余的床铺,只有两张床,于是刘老太跟翠云睡一间,叶少阳跟刘老汉一起睡。
  
  刘老太找出儿子的旧衣服,让叶少阳洗完澡之后换上,翠云则换上了她自己的衣服,两人吃饱喝足,又换上了干净衣服,浑身上下都舒服,各自去睡觉。
  
  叶少阳跟着刘老头去了一间卧房,挺大的一张木板床,刘老头喝完了酒,反而没了谈话的**,自己躺到床的里侧,半袋烟没抽完,就打起了呼噜。
  
  叶少阳见刘老头睡熟,自己坐在床上吐纳起来。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等两个周天结束,已经是后半夜了,叶少阳感知对比了一下,自己丹田里积蓄的罡气,比最初要多了一些,如果之前自己只有一成法力的话,经过这几天的吐纳和修炼,提升了应该有半成还多。这个速度,让叶少阳感到一些欣慰。
  
  枕着双臂,叶少阳静静地躺在床上,睡不着,想到了很多人和很多事情。
  
  谢雨晴,周静茹,叶小萌,张小蕊……还有捉鬼联盟的伙伴们,如果两边的时间一致的话,那自己从那个时间消失也有一周了,这一周里,他们找过自己没有?他们此刻在做什么?
  
  在这样一个深夜,他们,是不是也在思念自己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