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72 点天灯1,茅山捉鬼人第2072 点天灯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72 点天灯1
    陈三带他们走进一家宅院,就像湘西的赶尸客栈一样,两扇巨大的门打开着,叶少阳赶着尸体站在门的后面,可以避免被阳光照射到,如果被阳光照射太久,尸体吸收阳气太多,容易腐烂,不能再驱赶。
  
      宅子里没人住,但是锅碗瓢盆都有。一共有两个房间,是给赶尸匠和尸工准备的,叶少阳让翠云睡床,自己想办法,但是翠云心疼叶少阳走了一夜,借口自己害怕,硬是把叶少阳留在房间里,两人同睡一张床,翠云有些羞涩,靠墙躺着不动,叶少阳当然也不会骚扰她。
  
      走了一夜的路,两人都很累,很快也就睡着了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觉睡醒,天已经大亮,他起床到外面去看,从日头来看,已经是中午了。隔壁的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,过去一看,翠云正在厨房做饭,见到叶少阳,问候了一声,抱怨这里的锅碗瓢盆都不干净,自己从井里打水洗了好几遍,这才开始做饭,让叶少阳先去洗漱,待会儿才能开饭。
  
      虽然嘴上抱怨,但是叶少阳看得出她脸上的开心,作为一个持家的妇女,她最拿手的就是干家务活,本来还以为自己没用的她,能够为叶少阳做饭,自己也感到很满足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先去院门后面检查了几具尸体,都是好端端的,这才放心。
  
      陈三还在自己的房间熟睡,叶少阳在外头就听见了响亮的鼾声,自己去厨房帮翠云打下手。这个宅院虽然有锅碗瓢盆,但是没有食材,好在两人从张道长那里弄了不少干粮,翠云找出米下锅煮饭,在上面蒸了一些咸肉和香肠,饭还没熟,就闻到肉香和米饭混合发出的那种香喷喷的味道。
  
      陈三在自己的房间也闻到香味,饿醒了,等饭好之后,翠云帮他们盛饭,都是狼吞虎咽。
  
      陈三直夸翠云贤惠,表示自己每次赶尸,都是两个大老爷们,没人会做饭,遇到没有客栈的地方,就直接啃干粮凑合,从没在路上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。
  
      翠云被他夸的很是开心,更加觉得自己也是有作用的。
  
      三人先吃完饭,陈三拿出一瓶酒,跟叶少阳就着咸肉和香肠,喝起酒来,两人闲聊起来。叶少阳打听到他以前其实也是道士,而且是全真道士,是关东人,早年闹长毛,一般来说,不管是官兵还是匪兵,在占领一个地方之后,除了拉壮丁,让老百姓纳凉之外,是不会真的把人怎么样。
  
      一来是没有必要,二来不管是想占领一个地方还是想鼓动百姓造反,一定要得到老百姓的支持。近代史上,屠杀过百姓只有蒙古铁骑和满清鞑子,根本就没把汉人当人,而且是抱着抢一票就走的心理,无所谓什么民心不民心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就算是蒙古人和鞑子,对一种人也基本上不会动,那就是僧和道,蒙古人因为丘处机在蒙古传道,得到成吉思汗的信任,虽然没能阻止蒙古大军南侵,但成吉思汗自己信仰道教,基本上不让士兵毁道观。
  
      鞑子信佛,顺治帝本人更是虔诚的佛教徒,所以入关之后,南下打击南明的时候,一路上也是对寺庙的道观保持尊重,一般不会为难出家人。
  
      陈三是关东人,很能侃,说到这里,话锋一转说道:“只有长毛,一个个全都是疯子,不对,是蝗虫,什么都抢!当初占领我们当地之后,把男的和女的全都分开住,就算是夫妻也不行,说什么上帝不允许,凡是偷偷见面的,全都打屁股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听,歪了歪嘴说道:“打屁股有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有什么,天呐,你是没赶上过,那打屁股可是用棍子打,一直打到肉全烂了,只剩两条腿骨,打的人宁愿斩首都不愿意再被打下去,那肉烂的……就跟我们吃的这香肠一样,剁碎了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正夹了一块香肠在嘴里吃,听见陈三的话,咀嚼的动作立刻僵硬了,直勾勾的表情怪异地望着陈三。
  
      陈三看他的样子,也明白知道说错话了,笑着说道:“你吃你吃,你吃的是香肠,不是人屁股肉。”
  
      他不说屁股肉还好。叶少阳一听,哪里还吃得下,将香肠吐掉,大口喘气,看着盘子里红扑扑的香肠,再也没食欲了。
  
      陈三却不客气,吃着肉,喝着小九,继续讲述:“这些长毛可真不是东西,搜刮老百姓,居然连我们道观也呗他们占领了,找我们掌教要钱,当时比这还乱,道观里哪有什么钱啊,全给他们,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。长毛们就说我们掌教是把钱藏起来不肯给,一怒之下把他点了天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听,皱眉说道:“点天灯,就是把头上开口,灌入灯油和灯芯,然后把人烧死?”
  
      陈三冷哼两声:“你这烧不了一会就得死,长毛点的天灯,可比这残忍,据说是他们那个什么天父发明的,把人全身上下割出伤口,然后泡在油缸里一天,让灯油浸入人身体,那泡出来的呀,白花花红扑扑的……”一眼看到桌上的咸肉,眼前一亮说道:“那颜色,就跟这蒸过的咸肉似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妹啊!”
  
      香肠不能吃了,叶少阳正在咀嚼咸肉,听到这句话,实在忍不住发飙了。“我说你是成心的是吧,杀人酷刑这么沉痛而严肃的事情,你不要老是跟我这比喻行不行!”
  
      陈三不好意思地讪笑:“我这不是怕你听得不够真切吗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没必要听那么真切,我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!又不是杀我也不是我杀人,我知道那么真切干啥!你快说,你要是再乱比喻,我可不听了!”
  
      陈三只好正儿八经地往下说,“人被灯油浸泡之后,然后倒吊起来,在脚底板上挖两个洞,放入灯芯,就可以点了,这时候人就像一盏油灯,会一直烧下去,据说一般人烧到小腿肚子就死了,但我们掌教一直被烧到大腿才死……唉,现在想起那画面,我还是浑身颤抖……”
  
      (抱歉更晚了,三章奉上)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