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80 天弃山1,茅山捉鬼人第2080 天弃山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080 天弃山1
    这里是尸族势力范围的核心,山上有无数的洞府,越往高处,居住者的身份越高。在天弃山的山顶上,住着三大尸王:后卿,赢勾,和女魃。
  
      一个身穿长袍,衣着素雅而严谨的高个男子,缓缓走在上山的路上。
  
      虽然空界之战已经展开,但这里作为尸族的大本营,还是有很多尸兵镇守,以免被零界的那些不服管的邪恶生灵趁虚而入。
  
      路上那些守兵见到男子,都会跪下,口中叫一声“主上”或是“真主”,他是尸族的主宰,是这个永夜帝国的主宰:后卿。
  
      后卿一路上山,途中遇到一个尸族的将领,问了下天弃山的防御情况,之后一路上到山顶,来到自己的洞府前。洞府外面是一道水晶的拱门,两扇门的中间,有一个转盘,上面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贝,这并不是装饰,而是五行石,五块石头,元素不同,好像八卦一样有相生相克,按照特殊的规律摆放在一起,会形成封印的力量,并且会一直保持。
  
      后卿把手贴在圆盘上,轻轻用力,让自己体内的力量倾注进去,转盘上的封印,就像指纹锁一样,能够识别出力量的源头,确认主人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接着门好像卷闸门一样缓缓打开。
  
      指纹锁配上卷闸门,简直堪比人间的高科技了。
  
      门打开后,显示出来的洞府的内部,完全不是一个山洞的样子:洞府的四面都修成了横平竖直,细看是一块块石条镶嵌而成,每隔少许距离就掏出一个壁洞,里面摆放着龙眼大小的圆形宝石,发出蓝色的幽光,勉强能将山洞照亮。
  
      山洞狭长而幽深。
  
      后卿一路走进去,转过了两道石门,进去了一个好像大厅的所在,大厅很空旷,与外面的山洞不同,通体都是蓝色的玉石打造,将整个大殿映照的透亮。
  
      在大厅的最中间,有一道环形的玉石平台,周围有一波清泉,绕着平台徐徐流动,水中不断冒着泡,形成的水汽在空中维持不散,远远看去如同一道半透明的纱帐。
  
      玉石平台的中间,摆着一张雕花木床,床前还有一副沙发,和一个玻璃茶几。
  
      在这种空灵的地方,这几件现代化的家具显得十分格格不入,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就坐在这张雕花大床上,听见脚步声,立刻站了起来,抬头望去,一眼看到后卿,愣了一会,本能地朝他冲了过去,结果被那道看似柔弱的水帘挡住。水帘好像一道坚不可摧的玻璃,芮冷玉两手拍在上面,纹丝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不要费力气了,这道封印,你是打不开的。”后卿在她对面不远处站住,定定的望着她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后卿,这是什么地方,我怎么会在这!你又怎么会在这!”总算见到个人,虽然是后卿,芮冷玉还是忍不住大叫起来。
  
      后卿想了想,道:“你还记得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我记得我跟少阳一起去星宿海……后来我们为了救少阳……好像苏沫摇铃,想要唤醒道风作为鬼童的意识……啊,少阳才是鬼童啊!少阳怎么样了!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瞬间想起了这些事情,开始为叶少阳紧张起来。
  
      后卿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,盯着她看了一会,说道:“之后的事情,你不记得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记得了,后面发生了什么?我为什么一点印象没有,还有,这里是什么地方,我怎么会在这,为什么会跟你在一起?”
  
      后卿缓缓说道:“我还是一件一件告诉你吧,第一,鬼童觉醒了,但不是少阳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一下怔住了,捂住了嘴巴。“难道……是道风?”
  
      后卿摇摇头:“也不是道风,而是……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怎么可能是我!”芮冷玉愣了一下之后,冷冷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真的是你,不然你怎么会来这里,你刚醒,很多事情想不起来,我来慢慢告诉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后卿不厌其烦地将她觉醒之后的事情讲了一遍,芮冷玉在震惊中听完,饶是一向处变不惊的她,在听完这些事之后,也近乎崩溃,双手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,蹲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后卿很想过去安慰她,但是想到这是她必须经历的过程,也只好默默在一边呆着了。
  
      但芮冷玉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,这个痛苦的过程没有经历太久,就冷静了下来,开始根据后卿说的经过,在心里回忆起来,似乎感到有一点像是经历过,但是没有具体的记忆。
  
      “我想不起来了,为什么我自己做的事,我会想不起来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你那时候刚觉醒,戾气爆发,你自己做的事,完全不受心智控制,不然你怎么会伤了叶少阳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伤了少阳……”芮冷玉伸出手,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,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,从指缝中滑落。
  
      最后她捂着脸痛哭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后卿默默想着她,说道: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我没有必要骗你,我也永远不会骗你。”
  
      芮冷玉哭了一会,擦了一把眼泪,问道:“听你说的,少阳被人救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对,一个我不认识的老道士,很是厉害,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,把他跟东皇钟一起收了,但是我派人打听过,他不在人间,也不在贵族这样的地方,去哪了没人知道。也许他已经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,少阳不会死!”芮冷玉有点愤怒地看着他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有直觉,他没死,他不会死!”
  
      与其说是直觉,不如说是她心中的信念,她相信叶少阳一定不会死,一定还活着。
  
      “后来,你就把我掠来了吗?这是什么地方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我的洞府,你昏迷了很久。还好你恢复了。”后卿对她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柔和,跟平时那个在战场上那个冷酷绝情、威凌天下的他截然不同,“全天下都在追杀你,人间法术界,阴司,都要杀了你,没有人可以保护你,除了我。所以我把你带到了这里,这是我的洞府,只要我还活着,这里就是绝对安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