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083 求死,茅山捉鬼人第2083 求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    没有别的路可走。虽然,她心中万分舍不得,但是理智告诉她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  
      自己死了,叶少阳虽然会痛苦一段时间,但也不用再保护自己,一切的麻烦迎刃而解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她,只是很后悔当初没有跟叶少阳在一起呆太多时间,不过想到这样叶少阳将来忘记自己的时候,应该用的时间也会短一点,心中也是感到一丝酸楚的欣慰。
  
      后卿猜出了她心中的打算,面色发冷,之后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不会杀你,有我在,任何人也杀不了你,你好好呆着,我过阵子再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毅然走出了洞府。
  
      芮冷玉瘫坐在地上,情绪爆发,哭成泪人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切,一切的一切,叶少阳并不知道。他还在为了实现心中的想法在奋斗。现在,他在赶尸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三人,每天晚上赶路,白天住进沿途的赶尸客栈——因为公堂义庄经常赶尸,不管是往东西南北都有几条常走的路,算好脚程,会联系一些山民,开设类似湘西的那种赶尸客栈,有的地方没有人烟的,就会搭建一个庵子,用来停放尸体和歇脚,总之一定不能让尸体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。
  
      赶尸的前三天,一切都很顺利,有陈三这个老司机领路,叶少阳控尸,配合得非常好。翠云跟在叶少阳身边,起初晚上走夜路的时候会有点怕,后来也就习惯了,作为一个长期干农活的农妇。如她自己所说,她的体力也没什么问题。唯一不方便的是路上方便,翠云起先有点不敢自己一个人去草丛里,后来实在忍不住,只好拿了叶少阳给的灵符,去草丛里方便。慢慢也习惯了。
  
      陈三估摸着,如果一路顺利,还有三四天的路程,就能够走到目的地,然而在第四天的时候,最让他们不想卡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  
      这天快黎民的时候,他们赶到了一处义庄在路上搭的庵子,住下来,打算在这里呆上一天,晚上再赶路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把尸体全赶到庵子的嘴里侧,竖成一排站着,然后三人在外侧睡觉。
  
      赶了一夜的路,三人本来都很累了,结果睡下没多久,就被哗哗的雨声吵醒了。
  
      雨下的很大,狂风暴雨,几乎将庵子都要吹垮的感觉。三人只好将蒲团往庵子里面挪,离那些尸体近一点。本因为这种暴雨下不了太久,没想到一直下到下午,虽然雨势转小,但还没有停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,三人只好在庵子里呆着,用庵子里简易的土灶做了饭,吃完之后干坐着聊天,希望雨早点停,这样晚上赶路的时候,地面能稍微干燥一点,不然人还好,有很多地方尸体不好走。
  
      下雨之后,天色转冷,三个人都找出了略厚的衣服,坐在庵子里看雨。
  
      “叶先生,我听说你们茅山一向分南北二宗?”陈三摸出一管旱烟,坐在蒲团上啪嗒啪嗒地抽着,跟叶少阳闲聊起来,说了半天,发现叶少阳一言不发,表情凝重,盯着外面发呆,不由说道:“叶先生,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有东西。”叶少阳双眼紧密在对面的山林里巡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!”陈三急忙站起来,朝外面望了一圈,结果什么也没看到。
  
      “脏东西。”叶少阳吐出三个字。
  
      “啊!”陈三倒吸冷气,又看了一圈,还是什么都没发现,却是吓的舌头都打结了。“哪、哪里有,我怎么看不见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看不见,但是我感觉到了,就在周围。”
  
      陈三听他这么说,一下子就慌了,赶尸的最怕遇到孤魂野鬼之类的,因为现在的尸体属于有体无魂,对这些孤魂野鬼来说,正好是一个容器,一旦借尸还魂,修炼起来好处颇多。荒郊野外,孤魂野鬼之类肯定是会有的,不过赶尸匠贴在尸体上的灵符,会掩盖大部分尸气,免得被这些孤魂野鬼发现,假如真的遇到了,只好赶走,实在赶不走,就只好斗法了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比的就是双方的手段。
  
      陈三听见叶少阳说附近有鬼,立刻就头大了。毕竟在他们赶的几具尸体中间,有一具与别的都不同的尸体,一旦有鬼魂附体,引起尸变的话……人形煞也不是闹着玩的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一只小皮鼓,走到庵子前面,一边腰鼓,口中一边拿腔作调地唱了起来:“大河有水小河满,大河无水小河干,水涨船高路途顺,全靠西风把吹鼓帆……嗨嗨,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,莫让路人心为难,我家祖上吃皇粮,八路神仙皆有缘,做人做鬼留一线,青山绿水好相见……哎,青山绿水好相见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三唱完了之后,从屋里拿出个劳盆,摸出一大把准备好的纸钱,在盆里烧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翠云缩在叶少阳身后,本来听说闹鬼,她已经完全吓呆了,听了陈三的连唱带吆喝,逐渐也被吸引住了,好奇地打量着他,有一种想听他继续唱下去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心中也是惊奇,但没有时间多问,继续感知周围,已经没有了那种被邪物偷窥的感觉。难道陈三唱的这一段起了作用?
  
      “好像是走了,我们警惕一点。”叶少阳说道。
  
      陈三嘿嘿笑道:“估计是个过路的孤魂野鬼,被我这一嗓子给吓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这唱的是什么路子,我怎么没听过?”危机解除,叶少阳的好奇心也上来了。
  
      陈三道:“这是赶尸匠唱的‘安魂歌’,是唱给孤魂野鬼听的,先礼后兵,让对方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,一般只要不是真正的恶鬼,都会拿了纸钱走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什么安魂歌,是你们自己发明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哪能啊,我也是照葫芦画瓢,跟别个学的,我听说这安魂歌最早的出处,是东北跳大神的那群萨满唱的,被赶尸匠学到,改了词,就成了我刚唱的这个。”
  
      萨满,是早年流行语东北满人中的一种巫教,叶少阳是大致听说过的,据说萨满的起源比道佛二宗还要早。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