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138 神娶新娘2,茅山捉鬼人第2138 神娶新娘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138 神娶新娘2
有些法药,小镇上根本就没有,而且就算是有,叶少阳也不敢在镇上买,这里是五通神的地盘,如果五通神提前产生警惕,那自己的计划也就泡汤了。
  
  一天时间,两人来回。之后叶少阳灵魂出窍,潜入之前窥探过的那个宅子,找到那个被三足金蟾看中的姑娘,跟她说明了一切。
  
  那姑娘自从被选中后,这两天来整天以泪洗面,想到未来三年的凄惨的生活,恨不得一死了之,又怕五通神在她死后报复她的父母,这才咬牙活着,听说叶少阳要救自己,自然惊喜万分,但是听说他要杀了五通神,还是骇然得说不出话来。
  
  在当地居民的眼中,五通神那是真神,虽然好色,但权威性也是不容亵渎的,在一般人的认知中,神肯定都是不死的,他不明白眼前这个人——应该说是鬼,怎么可能有办法杀得死神灵。
  
  叶少阳也有点后悔直接跟她说了要杀五通神这件事,但是已经说了,只好一再跟她保证,自己绝对能做到。
  
  “你自己考虑一下,要么你就被他羞辱三年,每天陪他睡觉,我听说五通神喜欢很多变态的玩意,折磨姑娘,你要是忍得住,你就忍。”
  
  姑娘听了他的话,吓的六神无主,在经过一场犹豫挣扎之后,总算是答应了。
  
  只要她答应,那就好办了。
  
  叶少阳跟她约定好了计划,然后又说了很多安慰的话,让她缓和下来,魂魄这才离开。
  
  第二天早晨,道渊真人和毛小方一起回来了,道渊真人在路上听说了叶少阳要斩神的事,如叶少阳所料,以他嫉恶如仇的性格,根本就不用考虑,甚至当场就要把五通神剥了。
  
  叶少阳把计划跟他们说了,两人都表示赞同,又在一起商量,完善了整个计划。当天下午,镇上敲锣打鼓,好像接新娘一样,很多村民都聚集在镇上,叶少阳之前从里吴巧——就是那个要配合三足金蟾的姑娘——那里打听代到五通神迎娶她就在今天,早就在街上跟几个小伙伴一起等着,每个人身上都贴了好几道隐气符,只要不是贴身感知,一般绝不会被邪物发现。
  
  三人一鬼,远远地站在人群后面,观望着“送亲”的队伍,是一副很盛大的场面,八抬大轿,上面坐着盛装打扮的巧儿,吴巧一脸地紧张,看上去稚气未脱,在自己那个时代,十六岁的孩子一般不是初三就是高一,还在上学,但是吴巧却要承受一个丑陋的老南方人带给她的苦难。
  
  想到这几十年来,被三足金蟾糟蹋过的女子,个个都是巧儿这样的小女孩,却要承受这么难以忍受的痛苦……叶少阳不禁恨得咬牙,心中更加坚定了要屠杀三足金蟾的念头。
  
  有的时候,不一定杀人才是重罪,像三足金蟾的所作所为,在叶少阳看来简直就是罪不容诛。
  
  吴巧身边,跟着她的父亲,旁边还有一个妇女,应该就是她母亲,两人穿的周周整整的,但是面容凄苦,眼睛都是肿的。不管五通神为他们这些村子带来了什么,但是总顶不上自己女儿的亲,只是既然五通神不幸选中了他们的女儿,他们也没有办法。
  
  送亲的队伍一路吹吹打打地上了蛤蟆峰。叶少阳一行三人担心被人发现,躲在山对面的树林里,毛小方问叶少阳:“你那个鬼仆呢?”
  
  “已经悄悄上山了,先观察情况。”
  
  毛小方好奇问道:“五通神就在山上,不怕被发现吗?”
  
  “五通神现在洞府里,不在山上。”
  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
  叶少阳跟他说了五通神手下有个水鬼暗恋美华侍女的事,五通神不在山上的消息,自然是他透露给美华的。美华提前上山,去为行动做好准备。
  
  “既然五通神不在山上,那我们怕什么?”毛小方不解。
  
  “笨啊。”叶少阳白了他一眼,“我们不是怕五通神,是山上人多,怕被认出来我们不是本地人,引起他们的警惕。”
  
  山上八成是在进行什么祈祷的仪式,叶少阳三人在树林里等了有一个小时左右,才看到送亲的队伍从上面下来,这时候天也差不多黑了。等他们都走了之后,叶少阳三人这才贴上了隐气符——叶少阳用茅山秘法制作的“加强版”的隐气符,效果好,不过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,因此之前没用,到关键时刻才用上。
  
  快上到山顶,叶少阳三人从后面绕到庙宇的后面,爬上墙头,可以看到院子里有一口井。
  
  叶少阳看了一眼,对左右压低声音说道:“行了,美华已经布置好了,到时候能助我们一臂之力。”
  
  “你如何得知?”毛小方精气地说道。
  
  “井岩上放着三块小石子,这是我们约定的暗号,是告诉我一切就绪,让我放心对付三足金蟾,那些手下交给她来对付。”
  
  三人潜伏在一棵树下,借着树的枝叶挡住月光,静静地望着庙宇。等了有快到半个小时,一个矮胖的身影,从山神庙里走了出来,借着月光,能看到他脸上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,急不可耐地走向对面的房间。
  
  那曾经是云儿住的房间,现在又成了吴巧的新房。
  
  三足金蟾上前用力推开门,哈哈大笑了两声,扑了进去。
  
  叶少阳跟毛小方一脸苦笑地互相看了一眼。道渊真人却是冷哼了一声,以示愤慨。
  
  “新房”之中的香案上,点着两对红烛,“新娘子”吴巧就坐在床上,脸上没有盖头,只是很紧张地坐在床边上,听见三足金蟾进来,急忙把头埋低,不敢看他。
  
  “美人,让你久等了。”
  
  三足金蟾口中流淌着涎水,走了过去,往床边上一坐,一只手挑着吴巧的下巴,借着烛光,细细地打量她的脸。
  
  十六岁的姑娘,豆蔻年华,又化了妆,那模样简直嫩得像水豆腐。三足金蟾看了一眼,就有点忍不住,捉着吴巧的手说道:“美人放心,我只要你服侍我三年,三年之后,我便给你找个好人家,过一辈子富贵生活,你看是怎样?”
  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