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145 古墓下的秘密1,茅山捉鬼人第2145 古墓下的秘密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145 古墓下的秘密1

  吴天乐一听大喜,各种给毛小方敬酒,又让吴巧出来陪酒,毛小方窘迫得不行,一个劲地拿眼睛瞪叶少阳,不过在吴巧出来敬酒的时候,他还是表现得有些激动,叶少阳看出苗头,暗自觉得好笑。
  
  回去的一路上,叶少阳各种调侃毛小方,回到客栈里,两人来到毛小方的房间喝茶聊天,毛小方喝茶有个习惯,不用杯子,而是跟那些老先生一样,有一个随身挟带的小茶壶,闲的时候就沏一壶茶,慢吞吞地喝。
  
  “无聊……少阳子,你来我们这一百年前,最不习惯的是什么地方?”
  
  “没电。”叶少阳道,“连电灯都没有。”
  
  “那只有大城市才能用上电。”
  
  “在我们那个时代,差不多任何有人住的地方都有电。最不习惯的吧,没电视,没电脑,没手机玩。”
  
  “手鸡?”
  
  毛小方坐起来,像之前几天一样,缠着叶少阳跟他讲述有关百年之后现代社会的一些科技产品,听得饶有兴致,就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敲门声,叶少阳拎起煤油灯,起身过去开门,见门外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客栈的老板,另一个是个长发的姑娘,个头不高,长得挺漂亮的,穿一身很宽松的棉麻衣服,看上去像是百年后流行的那种复古风的感觉,但是在这个时代,算是挺新潮的服饰了。
  
  姑娘抬起一只手,捏了个诀。
  
  叶少阳和毛小方愣了一下,急忙也还了一个。
  
  客栈老板这时说道:“这位姑娘来客栈找外地人,我想起好像最近只有你们二位,不知道……”
  
  “是他们。”
  
  老板话没说完,就被姑娘打断了,“多谢老板,麻烦帮我开个房间住下,在他们隔壁最好。开两间。”
  
  “好嘞!”老板乐呵呵地去了,这小地方,客栈平时没什么生意,能有生意进来当然很开心。
  
  “我是妙心真人。”姑娘说道,“镇子口的法结,是你们打的吧?”
  
  叶少阳跟毛小方面面相觑,叶少阳道:“你是女的?”
  
  见妙心变色,急忙摆手说道,“不不,我当然是女的,还是个美女,我的意思是……我没想到妙心真人是个姑娘啊。”
  
  妙心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号?”
  
  “三足金蟾说的。”叶少阳道。
  
  妙心愣了一下,道:“那蛤蟆精呢?”
  
  “这……说来话长,请进来说。”
  
  叶少阳把妙心请到屋里来,没等开始聊,客栈老板开好了房间过来,把钥匙给妙心,叶少阳看到是两把钥匙,想到她之前说要开两件房,好奇地问她。
  
  “我还有个朋友,在外面买东西。”妙心坐下来,问道,“有茶水吗?”
  
  叶少阳赶紧去沏茶。
  
  妙心气质很娴静,不是那种容易着急的性子,坐下来慢慢地喝茶,一杯茶喝完,外面响起脚步声。
  
  “在这里。”妙心说了一声,外面很快走进来一个小伙,看上去二十多岁,穿着类似中山装样式的灰色衣服,头发梳着标准的那种“二八分”,即便是在晚上看,也是油光发亮的。
  
  叶少阳顿时有一种教科书插图人物走下来的感觉这人的打扮,就是教科书上讲到民国历史那一段的时候,插图上的民国大学生或是知识分子的打扮。
  
  “徐志摩!”叶少阳突然就想到符合这身打扮的一个名字。
  
  “什么?”男子倒是愣了一下。
  
  叶少阳急忙摆手,表示没啥。
  
  这时候妙心也喝好了茶,双方互相介绍,女的是妙心,地师传人,这个叶少阳也算知道了,至于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,居然也是个法师,还是昆仑山的俗家弟子,名叫曹雨兴,年纪轻轻,却早已经是天师牌位。他对妙心很黏糊,之前晚来一步,是为妙心买包子去了,进门之后就从兜里摸出用油纸包的二斤包子,放在桌上,让妙心吃。
  
  妙心也不客气,自己手拿包子吃了起来,也没有招呼叶少阳二人吃。
  
  叶少阳先介绍了毛小方,然后介绍自己,“茅山弟子,叶少阳。”
  
  “茅山弟子,外门弟子?”曹雨兴看了他一眼,脸上带着笑,叶少阳却从他眼底看到了一丝蔑视。
  
  “麻烦给我倒杯水行吗,我们一路赶路,挺渴的。”
  
  叶少阳朝坐茶几上努了努嘴,“自己倒吧,包子铺离这挺远的,跑来跑去,是挺累的。”叶少阳调侃了一句,心里也有点不爽,这家伙猜测自己是外门弟子,态度立刻就不一样了,这种情况,叶少阳也不是没遇到过,一眼就能看的出来,对这家伙瞬间就没什么好感了。
  
  “关于五通神的事,说吧。”妙心也是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,吃完了包子,用手绢擦了擦手说道。
  
  叶少阳只好把发生的事情从头说了一遍,妙心和曹雨兴听完,表现出了强烈的震惊和怀疑。
  
  “你是什么牌位?”曹雨兴疑惑地问道。
  
  “天师,有意见吗?”
  
  “我看你的实力,最多也就是个天师,你们两个天师,怎么斗得过五通神?”妙心说道。
  
  “当然有朋友帮忙,再加上一点巧合和运气。”叶少阳没把美华说出来,毕竟美华也是邪物,找一个不该留在人间的邪物帮忙,把真神赶走……这种事怎么听着都有点不对劲,很容易被人抓小辫子,叶少阳于是没有提,也没有提怎么把三足金蟾擒住,送往阴司的过程。
  
  “你们,居然敢动阴司册封的五通神!胆子可真不小!”曹雨兴质问道。
  
  这口吻叶少阳很不喜欢,叶少阳皱了下眉头,没做声。
  
  妙心慢悠悠地说道:“三足金蟾,是我祖父上表所封,在这里镇压古墓,你们把他擒住,送往阴司,什么居心?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古墓什么的我不清楚,不过他在这里祸害姑娘,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。”
  
  妙心语塞。
  
  曹雨兴哼了一声说道:“三足金蟾所做之事,自然有阴司来管,如果阴司都认为他功大于过,默许他这么做,你们强出什么头,真把自己当宗师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