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147 孔雀明王1,茅山捉鬼人第2147 孔雀明王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147 孔雀明王1
“呃……会一点点,我在大城市呆过。”叶少阳给她又倒了一杯茶,说道,“不聊这个了,跟我说说,那个古墓到底怎么回事,是谁的古墓?”
  
  “我……先去房间一下。”
  
  “干啥?”
  
  妙心没理他,脸色有点不自然,拿着之前老板给的钥匙,去了隔壁。
  
  “她干啥去了?”叶少阳好奇。
  
  “还用问,方便去了。”毛小方白了他一眼。
  
  “哦……”叶少阳有点尴尬地吐了吐舌头。
  
  曹雨兴翘着二郎腿坐在板凳上,跟毛小方攀谈起来,毛小方是天道宗弟子,虽然不是几大门派,不过是正儿八经的传人,他已经认定了叶少阳是茅山外门弟子,内心里实在瞧不上,又想找人聊天,就选择了毛小方。
  
  不过因为叶少阳的缘故,毛小方对曹雨兴实在有点看不上,不怎么搭理他。曹雨兴讨了个没趣,知道了毛小方跟叶少阳是一伙的,也懒得聊了。
  
  过了一会,妙心回来,坐下之后,就开始说起了正事,问叶少阳二人:“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有,那个蛤蟆谷所在的山谷走势,是一处龙脉?”
  
  叶少阳二人点头。
  
  “那你们可知道,华夏一共有多少条龙脉?”
  
  没等叶少阳开口,毛小方先说道:“十一条龙脉,都在昆仑山和余脉上,大半都被朱元璋封死了,剩下的几个让鞑子入关的时候封了,有一条在辽东,传说努尔哈赤就是靠这条龙脉崛起的。”
  
  妙心点了一下头说道:“大清封的那几条龙脉,就是我祖上封的。我祖上,是大清国师。”
  
  此言一出,叶少阳和毛小方都惊呆了。
  
  “你是……满人?”毛小方道。
  
  “我是汉人,但我祖上是大清国师,康熙朝开始的,不算是汉奸吧?”
  
  “不算,当然不算。”叶少阳和毛小方都表示不算。毕竟那时候满人已经入关了,生在那个时代,为朝廷办事那是没办法,像吴三桂、施琅这样做过汉臣再给鞑子卖命的,才算得上是汉奸。
  
  “说满人入关,靠的是风水,这是不实际的。不过满人入关之后,确实担心有汉人抢夺江山,所以从康熙朝开始,就命令我祖先,到各地寻找龙脉,历时几朝,总算找到并毁坏了大部分龙脉……这里的龙脉,就是其中一条,不过当时风水已经毁了,不知道是否是前人所为,而且我祖先测出这座山中间有一座大墓,当时很好奇埋的是什么人,于是下墓查看。
  
  当时在主墓室的外面,就已经发现了很多机关,而且下面邪气衡生,我祖先怕有怪异,当时带了很多人下去,至少有近百个人,在打开墓道的机关之后一起下去,结果……全死在了里面,当时我祖先是父子俩一起下墓,老父亲拼尽全力,将儿子送了出来,他出来之后,便召集法术界同人,一起下墓,在主墓道外面布下了一个大阵,将其中的邪物封印起来,又将墓道从外面修复、封锁起来,从外面完全看不出痕迹,再毁去这里的风水,一定程度上能避免被人找到。”
  
  说到这里,妙心停顿了一下,喝了口水。
  
  叶少阳满心好奇地问道:“墓中有什么邪物?”
  
  “炼尸缸。”妙心缓缓吐出这三个字,随即又补充道,“被邪物占据的炼尸缸。”
  
  “什么!”毛小方一听就叫起来,“炼尸缸被邪物占据?那……”
  
  妙心听懂了他的意思,说道:“炼尸缸本身就是天下罕见的邪器,如果被邪物占据,简直不敢想象。据我家传下来的线索,这墓中的邪物,是一只妖王……你们可曾听说过当年炼尸缸出世的事?”
  
  毛小方立刻点头,道:“听说过,说是一只炼尸缸被一个妖王得到,本来想用她来修炼,结果自己被炼尸缸反噬,被吸收之后,灵智也被炼尸缸的邪气控制,成为了邪灵。不过……后来不是毁了吗?”
  
  “我也听说是毁了,这件公案,时间久远,就不清楚了,不过这墓中埋的炼尸缸,应该就是这一只。不过我祖先下墓的时候,炼尸缸处在蛰伏的状态,只是苏醒了少许,因此他才有机会将儿子送出来……”
  
  叶少阳听的心惊胆战,这什么鬼炼尸缸,只苏醒了少许,就杀了上百个人,妙心那个祖先,既然是大清国师,想来也是功参造化,居然被逼的牺牲自己,将儿子送出来……这炼尸缸里的邪灵如果完全觉醒,那会是什么概念?
  
  妙心接着说道:“后来,我的那位活下来的祖先……就是那位父子中的儿子,连父亲的尸首都没有挖出来,就将古墓封锁上了,并且留下话来,我们家的每一代后人,都要负责这座古墓的封印,以免让炼尸缸重现人间,祸患无穷。
  
  几十年前,我爷爷那个时候,这里赶上地震,外层封印松动,他不得已,正好重新封印,并且封了三足金蟾为山神,作为个活的阵眼所在,一直延续到了今天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她定睛看着叶少阳和毛小方,意思自己说完了。
  
  叶少阳二人沉吟起来,消化了半天,总算明白了这座古墓的来龙去脉。叶少阳说道:“不过你说这么多,你还是没说,这座古墓的墓主人是谁?”
  
  妙心随身带着一个针织的包,在这个时代很是时髦,是大城市才有的东西,不过在叶少阳眼中却显得复古。
  
  妙心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物件,放在桌子上。
  
  叶少阳二人立刻定睛看去,这是一块四方玉印,白色中有点泛绿,晶莹剔透,在煤油灯下放着流离的光泽。这玉印有小孩的拳头大小,上面有雕刻,叶少阳看了一下,大吃一惊,玉印的上面,是一条蟠龙,光是看上去雕工就很精细,惟妙惟肖。
  
  “这是皇帝用过的?”叶少阳反应是快的,在自己那个时代,龙形的雕塑随处可见,但是在古代,除了皇帝之外,龙形象的东西绝对是没人敢用的,不然那就是死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