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148 孔雀明王2,茅山捉鬼人第2148 孔雀明王2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148 孔雀明王2
    就算在这个时代,大清亡了,但民间的这种习俗也没转变过来,应该不会有人雕刻龙形象的物件,而且这东西看上去就透着一种古朴的感觉,应该是古物。叶少阳因此大胆地说出了猜测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这个东西,当时就是我那祖先从古墓里带出来的唯一的东西,一直传到我的手中。”妙心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,当时因为太过仓促,没法断定古墓的年代和背景,又遇到了变故,我祖先只是把这东西带了出来,是想通过它来推测古墓的信息……后来四处求证,才知道这是宋度宗赵禥当年用过的印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惊,道:“玉玺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玉玺,是赵禥的常印。”妙心说着,把玉印翻过来,叶少阳看到下面写着“太乙玄门”四个字,登时一惊,“怎么会是这四个字?”
  
      妙心说道:“宋度宗信道,这是他身边带的常印,把玩的,用在一些非正规的地方。”
  
      毛小方在征求了妙心的同意之后,把玉印拿在手中,把玩了一会,喃喃说道:“这难道真的是宋度宗的东西?”
  
      妙心道:“当然不会有假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这古墓的主人,是宋度宗?”毛小方惊得两眼瞪得老大。
  
      妙心摇头说道:“并不是,据我祖先查证,这座墓的主人,是宋度宗赵禥的一个子孙,姓名不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宋度宗的子孙?”毛小方愣住。
  
      妙心刚要开口,叶少阳抢着说道:“等会儿,那个……你们说的什么,宋度宗是谁?原谅啊,我这人没文化。”
  
      三个人一起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。毛小方解释道:“宋度宗赵禥,算是南宋实际上的末代皇帝,在他之后他三个儿子轮流做皇帝,不过都是在逃亡之中了,最后崖山一战,南宋灭亡。‘崖山之后无华夏’这句话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妙心哼了一声道:“什么‘崖山之后无华夏’,都是后人自己假象的,空牢骚而已。”
  
      毛小方笑道:“你祖上做过满清国师,自然会这么说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忙说道:“得得,你们别扯远了。说正事,那个……妙心妹子,你接着说,这个古墓怎么了。”
  
      曹雨兴不爽叶少阳把妙心叫作“妹子”,讽刺了叶少阳几句,好在妙心也没太在意,说道:“这座古墓,极有可能是元朝建造的,因为时隔久远,很多事没法调查,不过可以猜测到建墓的人是怎么想的:这是一处龙脉,按照风水的说法,埋在这里的人,后代极有可能会出一位皇帝。把赵禥的子孙埋在龙脉,自然是希望将来赵家能再出一位皇帝,驱逐鞑虏,光复大宋。因此,建墓的人一定是大宋的遗民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和毛小方听了这番分析,也都觉得有理有据。毛小方问道:“那这炼尸缸又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想要在龙脉里下葬,也不是乱来的,需要极其复杂的结构,这种结构没有固定的,就算是我们地师一脉也无法确定,否则我祖先也不会死在里面了。这炼尸缸,可能就是布置墓葬需要的东西。”
  
      毛小方沉吟不语。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我倒是有一种猜测,也许……弄这个炼尸缸,就是为了防止被人盗墓。”
  
      曹雨兴一听,笑道:“别瞎说,这古墓里有那么多机关,一般盗墓贼绝对进不去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幸亏这墓不是你修的,不然凭你这智商就完蛋了,人家在龙脉上修墓,如果只是为了防一般盗墓贼,那就趁早别干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!”曹雨兴听不懂智商两个字,不过听叶少阳的口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词,刚要反驳,妙心说道:“少阳子说的也没错,龙脉关系到一国命脉,既然修墓,当然要做好一切防备,如果不是这炼尸缸,我祖先当年也不会死在里面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既然那个什么姓刘的被埋在龙脉里了,那他家后人也没当上皇帝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天数有定,如果没有帝王之命,光靠风水又怎么能强撑出一个皇帝出来。我祖先当初发现这处龙脉时,这龙脉就已经损毁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一怔,道:“谁干的?”
  
      “非人力所为,可能是山海移位,这山谷里的河道当时已经干了,龙无水,势必蛰伏,这风水已经破了。”
  
      山势地壳,河流溪谷,都是在运动的,因此就算是龙脉,也不能保证风水不变,一旦有变动,最好的风水也有可能变成最坏的。这也算是自然界中的规律,也可以说是天数有变。这个道理,叶少阳自然也是懂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咱们现在怎么办,下墓?”
  
      妙心想了一下,道:“去看一下吧,不过我要先睡一觉,明天早晨我叫你们,你们两口子早点睡。”
  
      话一出口,妙心和曹雨兴都是一脸窘迫,妙心怒道:“谁跟他是两口子!”
  
      “哦,不是吗,我看你们是一起来的……”叶少阳挠了挠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一起来的就是两口子?那我还说你们是两口子呢!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看了毛小方一眼道:“那不会,我不搞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鸡!”毛小方一听就不爽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。这个基不是你想的那种鸡。”叶少阳急忙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无聊!”妙心狠狠瞪了叶少阳一眼,转身出门。曹雨兴横了叶少阳一眼,也跟着走了。
  
      毛小方走到叶少阳身边,低声道:“真要跟他们一起下墓?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道: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墓中有炼尸缸,我有点担心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少阳想了一下道:“这妹子是地师传人,应该会有分寸,再说我们就是先去看看什么情况,之后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毛小方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桃花山,一个身穿紫衣的道士疾行在山路上,一路来到山顶,远远看到小亭子里,一道人影端坐在栏杆上,面朝悬崖,正在打坐调息,身边环绕着数道紫气,状入花瓣,在他周身环绕着,画面看上去透着一股庄严和神秘。
  
  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