茅山捉鬼人第2157 意外的来者1,茅山捉鬼人第2157 意外的来者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
95996868九五至尊vi > 茅山捉鬼人 > 第2157 意外的来者1
“你说的这两个人,是谁?”叶少阳茫然地问道。
  
  这句话如同一盆冷水,泼在了曹雨兴的头上,随即冷哼一声说道:“不要故作惊人之语,你怎么可能不认识这二位师兄。”
  
  “我为什么要认识他们?”叶少阳更是一脸懵******小方走到叶少阳身边,低声说道:“这两位,都是法术公会从各门派选的弟子,重点培养的,是二代弟子中的佼佼者。连名字都是按照辈分取的,都有个‘晓’字。”
  
  叶少阳恍然,“哦”了一声,算是回答曹雨兴的话了。
  
  曹雨兴本来是想跟叶少阳装个逼,表示自己跟陈晓宇和卢晓清额关系好,用他们的名头震他一下,结果叶少阳直接说不认识,在毛小方的提示之下,也只是“哦”了一声算作回应,这让他大失所望,恨恨地看了叶少阳一眼,说道:“你别跟我装傻,你怎么可能没听过他们的名字?”
  
  叶少阳有点不耐烦,道:“没听过又怎么样,就算我听过,他们再强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  
  曹雨兴一时语塞。
  
  叶少阳不再搭理他,对妙心说道:“你非要等到他们两个过来,才肯去古墓?”
  
  “我怕遇到危险,多一个人,就多一份安全。”
  
  这话叶少阳也无法反驳,再说自己现在的实力……实在有点不堪一击,也没什么资格说大话了,只好接受。
  
  因为懒得跟曹雨兴打交道,叶少阳跟毛小方一起混,吃饭也不叫妙心一起。从毛小方口中,叶少阳得知了陈晓宇和卢晓清的一些资料。
  
  这两个人,今年都是二十多岁,大约在十年之前,法术公会在民间选材,几大门派的弟子当然是不能抢的,于是只有打那些小门派的主意,明察暗访,从一批少年之中,选出了一些好苗子,然后法术公会跟这些小门派交涉,将这些弟子带走,传授法术公会的法术,给这些小门派的好处就是,这些弟子不必改换门庭,将来成名之后,仍然算是他们的弟子。
  
  对那些小门派来说,能够出一个有机会成为宗师的弟子,当然是莫大的荣耀,因此眼都不眨就答应了。之后,这些少年被法术公会带走,悉心调教,十年之后的今天,这些天才少年都成长起来,法术公会让他们回到各自的门派,游历人间,不过他们名义上属于各自的门派,实际上谁都知道,他们是法术公会的人,完全受命于法术公会的命令。
  
  当初,法术公会一共选了好几十个少年,不过也有看走眼的,有一些是废材,被放弃了,也有一些在某些危险的行动中额送了性命,最后真正名扬天下的,只有七个人。
  
  “这七个人中,张晓寒的实力最猛,是法术公会最为看中的,一力扶持,虽然暂时还没什么身份,不过已经是法术界公认的二代弟子中的最强者,这个卢晓清和陈晓宇,也很厉害,听说两年前晋升了地仙牌位,在年轻一代弟子中,也算十分了不起了。”
  
  叶少阳听完,笑了笑,说道:“毛哥,如果是你,当初被选中,你会接受法术公会的培养吗?”
  
  “我……”毛小方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,愣了一下,仔细想了一会,说道:“我会的!居然法术公会是轩辕氏一脉,掌握着很多上古失传的法术,不过最核心的是,他们有一套内修养气的法门,比六大门派的吐纳法门还要好的多,我们这些小门派,就更不用比了。”
  
  说到这里,毛小方有些愤然地叹了口气,“没有办法的,起点都完全不一样,就算是有天赋的,在小门派呆着,也会埋没自己的,到最后差距只会越来越大。”
  
  叶少阳道:“毛哥,我这几天跟你相处,也观察了一下,发现你天赋其实好得很,十年前,你也不过是一二十岁的少年,为什么他们没有选中你?”
  
  毛小方看了他一眼,道:“其实,当初是选了我的,不过,因为家师跟法术公会之前有矛盾,被法术公会的人报复过,暗中整了他一次,一生郁郁,襟报未开,甚至可以说是有仇在身。在我被选中之中,家师为了我的前途,是赞同我去法术公会修行的,只是……我考虑再三,最后还是放弃了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
  
  “大丈夫有所为,有所不为。法术公会虽然谈不上是我师父的仇人,总归是十分不合,我做不到背叛我的师父。”说到这,毛小方苦笑了一下,“我也知道我错过了什么,但是……如果让我重新选一次,我还是会跟当年一样的选择。”
  
  “好!”两个人正在房间里喝酒,叶少阳听到这里,忍不住端起杯子,跟他碰了一下,一口喝完,说道:“不过,如果没有你师父的这档子事,你就去了?”
  
  “那我会去的,追求实力并没有错,不过我会坚守我的道心,就算学成归来,我也不会帮助法术公会打压人间法术界。”
  
  叶少阳点点头,道:“毛哥,我传授你一门吐纳心法,怎么样?”
  
  “你?”毛小方愣了一下,随即摆手说道,“你们茅山的内门心法,我一个外人,这是绝对不行的。我知道兄弟你是好心,但此事不用再提。”
  
  叶少阳抓了一把油炸花生米,塞进嘴里,在他脏兮兮的袖子上抹了抹油,道:“不是茅山内门法术,我再冲动,也不可能把茅山法术传人。我要传授给你这门吐纳心法,比茅山的心法要强的多,不过对天赋有极深的要求,所以我极少传授给别人,悟性普通的人,修炼之后,容易走火入魔,反而是害了他。”
  
  毛小方怔怔地看着他,知道他不是闹着玩的,说道:“这是什么心法?难道比法术公会的心法还要神妙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他们修行的是什么心法,不过我这门心法,绝对不会比他的差,哦,你可能也听说过,叫做大周天吐纳心法。”